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人物介绍UED Figure


 

作为法国建筑的代表人物,在当年以36 岁的青年建筑师身份赢得1989 年法国国家图书馆的设计竞赛后,多米尼克·佩罗获得了国际声誉。这个项目也给他带来了很多国外公共和私人委托,比如柏林奥林匹克自行车馆及游泳馆(1992),卢森堡欧洲法院的扩建(1996),马德里奥林匹克网球中心(2002),首尔梨花女子大学校园(2004)和大阪富国塔(2010)。

 

对多米尼克·佩罗来说,不同领地被持续性地改造会带来这些领地复杂性、差异性及密度上的增加。关于领地的新的概念是,领地已经不再只是被定义为一个建筑了,不再局限于“墙”、“门”、“立面”和“屋顶”这些术语。相反,建筑应该被理解成为整体环境的一部分。这时,玻璃、混凝土和金属不再是建造建筑的元素,而是与现状领地相关联的一部分。

 

佩罗是大巴黎科学议会的成员,在第12 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2010)时被委任为法国馆策展人,以“METROPOLIS?”装置作品作为主题。多米尼克·佩罗获得过很多著名的奖项,包括:梨花女子大学获得了韩国“AFEX 奖”,2010年“Académie d'Architecture”授予的“GrandeMédaille d'or d'Architecture 奖”,1997 年“ 密斯· 凡· 德· 罗奖”,1993 年“ 国国家建筑大奖”,贝利埃工业旅馆获得了1998 年“Equerred'argent”奖。

 

他的作品在他个人主题展览中进行了集中展示:2008 年蓬皮杜中心举办的“DominiquePerrault Architecture” 展以及其后在马德里(ICO 基金会,2009)及东京(东京戏剧城艺术展馆,2010)的巡展。

UED项目展示 UED Projects

 

项目名称:马德里奥林匹克网球中心
项目地点:西班牙 马德里
设计者:多米尼克·佩罗建筑师事务所
委托人:马德里空间与会议组织机构
建筑面积:100 000m2
建设时间:2006—2009 年
摄影:Georges Fessy / DPA / Adagp, Paris, 2013

 

项目所在地原是贫民居住区,面积16.5hm2,是位于繁忙的机动车道与快轨网络中间的一块未开发之地。建筑面积100 000m2,包括带有三个室内/ 室外球场的“魔盒”,其中有顶棚覆盖的空间可容纳20 000 名观众(三个球场可分别容纳12 000 人、5 000 人和3 000 人);此外还包括5 个可容纳350 名观众的有顶棚覆盖的球场、16个室外球场、6 个训练场、游泳池、马德里网球基金会总部办公室、网球学校、俱乐部、新闻中心、体育场包厢以及私人空间和餐馆等。由钢材、铝材、混凝土和玻璃构成的建筑空间围绕一片宽阔的人工湖展开组织设计,尺度各异的体量散落在人工湖周边,如同岛屿,亦或是大自然的碎片,吸引着人们来此闲庭信步。步行廊桥系统穿插在体量之间,生成无数条路径,使人们获得欣赏壮丽美景的新视野;同时也将“魔盒”与圣费尔敏区(SanFermin neighbourhood)和由里卡多·波菲尔设计的曼萨纳雷斯河公园连接起来。 “魔盒”也成为连通两个世界的桥梁。

 

运动员区和辅助服务区位于湖面层(地下二层),包括训练场、VIP 贵宾接待室、新闻中心、技术设备室等。街道层(地面层)高出湖面层8m,是为观众观看赛事或其他活动准备的公共和服务空间。

 

网球赛场的内部设置依据综合体的不同功能定义。三个室内/ 室外球场的屋顶是巨大的可移动式平板,用液压千斤顶抬升至屋面。可移动的平板根据天气状况可以完全或局部开放,以保证空气的流通和光线的进入;在雨天或其他天气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屋顶关闭。三个由铝质材料覆盖的屋顶共提供了27 种不同的开口方式。中央球场的屋顶长102m,宽70m,重约1 200t,因此竖向开口可长达20m ;而水平方向开口宽度可以自由设定。两座较小的体育场的屋顶尺寸均为60m×40m,上翻可达25°。

 

屋面也可以水平滑移,将体育场内部完全敞露在蓝天之下。屋顶在大尺度结构体上的移动形成巨大而生动的阴影,与地景形成互动。即使在最为恶劣的天气下,马德里奥林匹克网球中心也能保证至少三场比赛的同时进行,其灵活性在世界范围内首屈一指。多功能的设计使得网球中心不单能举办几乎所有类型的体育赛事,也可主办音乐会、政治集会、时装秀等各种盛会。佩罗的标志性设计——金属网栅包裹着“魔盒”的过滤设备,依据一天中不同时段中的光线状况,时而如同镜面般反射阳光,时而呈现半透明的朦胧感。白天,它微光闪烁;入夜时分,光线由内向外透射出来,标示着室内正上演着精彩活动。该项目中首创了一种特殊的金属网栅设计。主建筑中运用的金属网板的尺度(高25m,宽7.20m)也是前所未有的。这座形象夺目的新地标式建筑中还融入了一座位于水面之上的大型公园,无论白昼或黑夜,无论是否有赛事正在进行,行人们都可以来这一公共空间内休闲、娱乐。整个区域内有3 200 个停车位,与马德里环城大道相连;步行五分钟即可到达地下车站。“魔盒”的建筑设计改变了马德里的空间结构,它既是一座永久的风向标式建筑,又是城市的新入口,高高屹立,散发强大的气场。

 

 

 

 

 

 

项目名称:鲁昂体育馆
项目地点:法国 鲁昂
设计者:多米尼克·佩罗建筑师事务所
委托人:La Crea
建筑面积:17 000m2
建设时间:2010-2012 年
模型:André Morin / DPA / Adagp
摄影:Axel Dahl, Georges Fessy, Jacques Refuveille / DPA / Adagp, Paris, 2013

 

鲁昂肯达瑞纳体育馆位于塞纳河右岸,邻近鲁昂历史中心,与周边其他新设施(如散步道、h2o科学探索中心、106 当代音乐舞台、未来的Luciline 区、第六大桥、Flaubert 生态社区和新码头等)共同组成了鲁昂城市群重点再开发项目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该设施集群位于重新开发的区内,独特的场地位置标志着该地区改善塞纳河沿岸的空间品质、创造新地区中心的决心。肯达瑞纳占据了整个区块结构中得天独厚的场地位置,位于TEOR 换乘站、76 码头和塞纳河码头之间,意味着这一基础设施将成为新的城市开发项目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

 

具有传统纪念价值的重点体育基础设施是城市肌理中最能够触发感情的一部分。然而,多米尼克·佩罗建筑事务所作为2006 年为鲁昂体育中心而举办的国际建筑竞赛的赢家,则反其道而行,利用肯达瑞纳项目激发了该城市肌理新的可能性,通过设计一座多功能建筑物增强了该地区的城市吸引力。城市中体育基础设施的选址是能否实现成功的城市开发项目的关键,因此也一直是争论的核心。为此肯达瑞纳除了具备运动设施(可用于举办超过15 种体育活动)的基本功能外,还可用于举办其他类型活动,如与体育相关的或文化活动等。非凡的建筑实践了激活和丰富城市生活的设计意图。

 

从上方看去,可以发现在运动中心矩形屋顶的后方是一个梯形形态,从建筑东南角扩展开来。这一点充当城市和运动中心的过渡区和结合点,吸引人们在此驻足、闲谈,欢迎人们进入体育场内部。利用自然地形设计出一系列的阶梯,直通抬升的公共广场,从而创造了新的地形;壮丽的观景楼俯瞰着鲁昂地区正在进行中的重大转变。基础设施东南角类似金字塔,其顶部放置着有两个底座而没有顶点的倒金字塔。

 

矿物性的台阶和环绕肯达瑞纳的透明玻璃幕墙形成鲜明对比。在建筑的核心,两个运动场由看台划分开来,从而形成了两个竞技场。运动中心中所有的技术功能都围绕区域边缘展开组织。上方广场的屋顶重复了基底的建筑语言。台阶(不锈钢)的金属色泽赋予了建筑下面和上层部分以一种非物质性的外观,光线经其反射无限闪耀,令观众眼花缭乱,使城市增添了一抹明亮、活跃的气质。西北侧光滑深邃的立面由金属和玻璃带组成,与东南角动态的矿物外观形成对比。它们提供了朝向一条安静街道的数量有限的开口。该街道供运动员、政府官员、行政人员和媒体来往使用。

 

 

 

 

 

 

项目名称:柏林奥林匹克自行车馆及游泳馆
项目地点:德国 柏林
设计者:多米尼克·佩罗建筑师事务所,APP(佩罗与合伙人建筑事务所), Rolf Reichert
委托人:柏林市,由OSB 体育城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代表
建筑面积:53 780m2(自行车馆 29 800m2,游泳馆 23 980m2)
建设时间:1993—1999 年(自行车馆1993-1997 年,游泳馆1995-1999 年)
摄影:Georges Fessy, Luftbild Pressefoto /DPA / Adagp, Paris, 2013

 

这项工程与两德的重新统一紧密相关。当时,柏林即将重新成为国家的首都,全城热切盼望获得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机会。最初,柏林参议院众志成城,强烈希望重新部署城市的两个部分,将其连接起来。奥林匹克工程作为一个统一化的项目,使规划者不仅能设立若干运动设施,还可以创造出服务于体育设施的一系列服务体系。正是在这种热情与争议并存的语境下,柏林市政府举办了一场国际竞赛,竞标奥林匹克自行车馆和游泳馆的设计。项目选址位于两个重要的都市元素的交叉点:其一为一条宽阔的城市大道,从城市中心(朝着莫斯科方向的亚历山大广场)引出的主要中轴线;其二为一段短程的地铁线路,将东西链接在一起,使整座城市之旅成为可能。

 

这是不同网络的衔接点,但同时也是不同城市肌理的咬合点。系统的凹面部位包含了一个实体,其肌理是典型的柏林体块组织形式,此外还包含了原柏林屠宰场;另一方面,在铁路轨道的远端,20km 开外的空间内都是板房公寓楼;这在当时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都市形态。为使两套体系完美融合,建筑师决定以一种明显的实验性的手法,使奥林匹克游泳馆与自行车馆这两座建筑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考虑到要在矩形的场地内搭建起两种形态的建筑,设计概念受到一定限制:自行车馆采用圆形设计,游泳馆采用矩形设计。该地区百废待兴,“百物待补”,但如此大尺度的体量在该地区的建立显然还未达到“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这非但不能促进不同地区的统一和发展,还会抑制其交流。正如法国国家图书馆为巴黎贡献了一个大型公共空间一样,这两座庞大的建筑将为城市提供一个设计良机。事务所在缝合都市肌理方面的经验多以公共空间的设定为基础,在该项目中则以一处绿色公共空间为基础。

 

项目背后的城市理念就是在一个可观的(将近200m×500m)场地上创造绿色空间,并且在空间中心植入建筑。从地缘位置和地域景观的角度来看,柏林会激发无限的创意设计,因为它几乎是一个与城市紧密衔接的城郊空间,而这座城市从任何层面而言都是高贵典雅的。在柏林,自然同建筑完美糅合;而在我看来,这种糅合是一种设计形式,可以在城市中发展发扬光大。在柏林尤其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创造无数个公共公园;正因为已经有了不少公园,因此要为这座新园找到一个与其所在街区相贴合的形象定位,区别于其它公园,同时与地块内的自然环境形成对话。建筑师意在创造一个果园,在场地内种植苹果树。在果园内漫步时会发现有两张桌子固定在地面上,高约1m。其中一张为圆桌,一张为方桌,由金属纱网覆盖。两张桌子的金属表面在阳光下闪烁着微光,乍看上去与其说是建筑,毋宁说更像流经果园中心的潺潺湖水。显然,树木是实现该建筑目标的首要因素。工作人员竭力从德国和法国寻找已经生长成熟的苹果树。目前,场地内已经种植了约450 株果树,它们承载着历史的痕迹,仿佛早已扎根于此。

 

 

 

 

 

 


项目名称:法国国家图书馆
项目地点:法国 巴黎
设计者:多米尼克·佩罗建筑师事务所
委托人:法国文化部
建筑面积:365 178m2
建设时间:1992—1995 年
摄影: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Dominique Perrault, architecte / Adagp, Paris, 2013.

 

以建筑之名打造场所

 

凡是已如期竣工的与共和国休戚相关的“重大工程”都与场地和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法国国家图书馆坐落在巴黎东端,塞纳河沿岸的一条工业废弃带上。它代表了整个13 区全面重建项目的开始。这座文化机构集宏伟壮丽和开阔的体量于一身。在巴黎朝着新领域发展的城市历史中,伟大的纪念性建筑一直是基本标志,若以此为参考,那么这座图书馆在今天能够给予巴黎的最好的礼物,就应该是更多的空间,即一处开放、自由、振奋人心的场所。相应的,这座以建筑性为考量重点的大楼被转变为一个含中空空间的项目。正如法国历史一般,建筑关注的是非物质性的精神,是不事炫耀的从容,这才是这座城市真正的瑰宝。项目理念就源自于这样的文脉背景。

 

巴黎的广场,法国的图书馆

 

这是一个独特风格的发源地,而非庞大的建筑,一半像神庙,一半形同超级市场。它是巴黎东区的参考性地标。它是塞纳河沿岸大片空地的一部分和衍生物,与协和广场、战神广场、荣军院等有异曲同工之处。塞纳河沿岸的场地被激活,变得举足轻重;13 区的山岭朝向塞纳河,背向稍逊一筹的Porte de Choisy 和Porte d’Ivry 高层住宅楼。作为整治乃至救赎这片场所的举措,图书馆引入了宽敞的空间,有助于提升项目的影响强度和广度。法国图书馆是自由和开放空间的结合,呼应首都尺度,水平舒展自身四座“灯塔”式体量。四座大厦如同书签一般,与张力杆类似,为体量之间的区域提供支柱,提供了定义虚拟体量的垂直性,并使综合体奇幻、诗意的气质得到集中体现。

 

象征性

 

四座塔楼如同四部张开的大书,彼此展翼相对,划定出一个象征性的场所。法国图书馆仿佛一个神秘的场所,通过合理调整四角的高塔,以自己独特的形式存在于城市尺度中。城市中的各个地标进一步完善了“书”的概念,对塔楼的使用充满随机性,象征着知识的积累和学无止境,这一过程是漫长的、永不停歇的。建筑还令人联想到其他补充性隐喻,它是藏书楼,是筒仓,是由无数架子构成的大书架,亦或是一个竖向迷宫。所有这些清晰的意象都集中体现在这一形象鲜明的建筑上。广场的植入加强了公众性的理念。塔楼有助于确立和彰显这一瑰宝的文化价值。作为公共场所,它将直接而自然地拉近使神圣的文化机构与街市上的行人之间的物理距离。项目中还纳入了“内置”的下沉花园,为项目场地的象征性意义画上完美句点。下沉花园提供了一处远离都市喧嚣和烦扰的净土,如同修道院里的回廊,空间内宁静悠远,使人不觉间便陷入沉思,灵感迸发。

 

奇幻性

 

该项目是一件都市艺术品,一个极少主义的装置,它体现了“少即是多”的情怀。项目中的重中之重是光线,没有光线的照射,物体和材料本身都毫无意义、恍若无物。塔楼有如玻璃结构体,双重表皮和滤光装置强化了阳光反射和高光,也放大了阴影:光衍射的奇幻魔力通过这些如水晶般透明的棱镜得到了绝对体现。花园中放眼望去都是绿色植被,正所谓 “无边林海,绿波荡漾。”步行桥悬挂在树海的枝桠之间,漫步其上如同置身于天地之间。下层丛林散发阵阵清香,不时沙沙作响,使人在回归自我的同时,得以体验另一个世界。在夜间,花园和外围服务区散发光芒,法国图书馆就沐浴在光环的笼罩下。透明精致的光线从玻璃塔楼的内部浮现,冉冉上升至四个至高点,如同四个四塔闪烁着微光。光线在广场四处流动,塔楼倒映在塞纳河上,如梦如幻。

 

都市性

 

有什么会比步行广场更能体现都市性和公众性?创造中空空间颇具挑战性,它保留了所在区域的未来,同时也指引着它的发展,提出了明晰的建筑要求,这一点在巴黎的大型广场上可见一斑。广场是一种线性空间,由连续不断的结构形成系统,结合了门廊、有顶棚的步行道和构成天际线的高起的房顶,划定出公共空间。这些环境充当背景,而不是滨水前景。它将容纳多样化的建筑语言,但它们扮演着同一个角色,那就是以各自的方式体现和提升国家图书馆这一文化机构的都市影响力。

 

 

 

 

 

 

项目名称:韦尼雪媒体图书馆
项目地点:法国 韦尼雪
设计者:多米尼克·佩罗建筑师事务所
委托人:韦尼雪市
建筑面积:5 230m2
施工起始:1999 年
施工周期:18 个月
摄影:Georges Fessy,André Morin / DPA / Adagp, Paris, 2013.

 

媒体中心与花园处于同一高度,广场及其周围设施也位于同一楼层。媒体中心是一所大房子,多功能的处所朝向市中心和四周环境全方位开放。建筑师将大楼构想成为一个 “玻璃盒子”,内部所有的功能分区集中于同一楼层,由列柱围廊式画廊围绕。画廊一面朝向周围景致开放,另一面朝向活动空间,不分楼层。结构的核心是入口大厅,在西侧广场和东侧草地之间形成一条城市走廊。从该空间可以到达小楼房内的办公空间,位于大房子的屋顶上。顶部开口穿过屋顶,使日光得以进入建筑中心。办公空间形成了独立的体量,同时与媒体空间的活动密切相连,体现了设施与民众之间的交流。

 

建筑师以家具作为分区因素,在大型的阅览空间内形成了水平线。建筑师力求创造有活力的开放空间。项目的经济效益依赖于建筑的简洁性:媒体图书馆以单一的首层空间作为基底,以小型建筑作为服务空间,结构整体简单紧凑,由未经加工的材料建造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