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香港:大都会建筑师】香港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化进程

香港以具备"世界水平"的城市基础设施网络而引以为豪,同时是国际商务与旅游目的地的上乘之选。

有数据表明,香港的优势包括高效便捷的本地和地区交通、顶级的通讯与连接设施以及世界领先的海上和航空货运系统与物流枢纽。

 

INFRASTRUCTURE AND URBAN PROCESS IN HONG KONG

香港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化进程

 

text_钟宏亮(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凌驾于倾斜山路之上的山道高架,香港岛

摄影:Kalson Ho

图片来源:http://www.overover.com/blog/page/10

 

 

简介:一个被压缩的四通八达之城

 

香港以具备"世界水平"的城市基础设施网络而引以为豪,同时是国际商务与旅游目的地的上乘之选。有数据表明,香港的优势包括高效便捷的本地和地区交通、顶级的通讯与连接设施以及世界领先的海上和航空货运系统与物流枢纽。香港的公共运输系统也有充足的理由被称之为"高精尖"。首先,香港地形山、港、半岛、群岛交织,因此为了与地形特征相呼应,加之城市发展主义规划策略的历史因素,公共运输门类繁多,有多样化的种类可供选择,包括飞机、火车、地下铁、地上郊区轻轨(后三类均由地铁有限公司MTR 运营)、巴士、小巴、出租车、电车、索道、缆车和渡轮,各种交通运输设施四通八达。其次,香港发展成熟的土地面积为250km2,约为特区总面积的四分之一。720 万人口聚居在这片土地上,人口密度极大。发达的运输系统的安全可靠性和平价利民等特征积极高效地解决了这一问题。不争的事实与数据令其不言而喻。

 

基础设施作为不朽的城市工艺品

 

香港如此大规模的公共交通发展得益于复杂的基础设施网络,充分的发展保证了多年来不同城市功能单元的高效运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前20 年,公共住宅和淡水库的建立满足了基本需求;20 世纪70—80 年代经济繁荣发展,公路和地下铁的引入适应了卫星城和新城人口的快速增长; 20 世纪90 年代社会局势风云不定,机场和港口经历了战略性的重建和扩建;香港回归后,内地与香港的联系得到了长足的加强与融合。项目涉及范围广泛,从全港范围的超大规模建筑和壮观的工程技艺到更具实用性、融入城市纹理的本地建筑,应有尽有。由此形成了种类繁多的基础设施连接体系,从铁路、道路隧道、桥梁、高架公路、人行道到户外扶梯、电梯和自动人行道等,众多设施都从不同层面彰显了对高难度地形的创意性回应。

 

迄今为止,香港最大规模的基建项目是20 世纪90 年代的机场核心计划(ACP),与葵青货柜码头的扩建工程共同组成了港口及机场发展策略(PADS,其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是"玫瑰园计划")的一部分,它提供了更具长远视野的城市发展规划。ACP 涵盖了一系列彼此有联系的项目,开启了一条新的西向发展长廊,远离早已饱和的市中心地区。以大屿山赤腊角新的香港国际机场建设为中心,ACP 包含了一个人工机场岛屿建设、大规模填海工程、九龙跨海港隧道以及东涌新镇的建设。项目自1998 年开幕以来取得的经济上的成功和持久的利益有目共睹,新的航空枢纽以新的海运、陆运和双重铁路网为依托,实现了本地及地区间的快速连接。

 

宏伟的青马大桥承载了机场到城市、公路到铁路之间的联系,成为区域内的地标性建筑。2009 年,制作考究的昂船洲大桥投入使用,中心建筑完善了8 号线,东西向的公路将机场与人口密布的沙田直接连接起来。长跨度的斜拉桥作为获奖项目,是目前全球第三长桥。它横跨货柜港口,提升了道路连通性,使港内及港外人流与物流畅通无阻。另一项公路成就是深圳湾公路大桥(深港西部通道),连通新界西北部和蛇口地区。作为与中国大陆的第六条和最新的连接通道,大桥提升了交通质量。该项目的环保型工艺和政府间的成功合作都广受赞誉,而其所收获的最大荣誉莫过于胡锦涛主席在2007 年7 月1 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十周年纪念日上宣布大桥的正式通行。

 

对香港而言,周期性升级港口、机场、铁路和公路等大型硬件设施是持续吸引当代国际资金、货物和人才回流所不可或缺的举措,并借此保持其经济竞争力和自我标榜的"亚洲的世界之城"地位。然而,基础设施所产生的壮观景象,如开放景观上屹立的不朽建筑形态,只有在高速行驶或远观时才能获得最极致的体验。只有当公路和桥梁近距离接触城市纤维的细节时,交通工艺逻辑的物理表现形式对于市民日常生活的巨大冲击才能显现出来。值得纪念的案例包括以下几点。首先,在制高点和居民楼附近横切狭窄街道的天桥,比如山道天桥,下方倾斜的街道使其充满了戏剧化的夸张效果;坚拿道天桥及其闻名且丰富多彩的地下室活动;知名度略低但同样充满戏剧性的清风街。其次,服务近海居民的高架沿海公路,如位于北角城市花园地产的东区走廊。第三,穿过建筑的天桥,如唐楼的加士居道天桥。尽管在这些案例中,公路与住宅体块的并置排列充满了戏剧性,但同时也凸显了其不相容性,对寓所产生诸如视觉介入、光线阻隔和空气及噪音污染等负面影响。

 

基础设施作为示范性城市催化剂

 

与之相对,意在缓解中环地区山坡与海港之间拥堵现象的行人交通工程解决方法自1994 年开始运行,它极大地丰富了区域的城市可能性。中环至半山的自动扶梯系统作为户外自动扶梯实体,经过了倾斜的湿货市场,大街走道和人行桥长度总计超过800m,高135m。由于其站点频多且散布均匀,因此为游客、通勤者和居民都提供了巨大便利,并在不经意间将更多的生命形态吸引至场地中,形成了所谓的"自动扶梯文化"。同样,位于中环、湾仔和旺角等密集商业区的宽广的人行桥网络在改善行人连通性的同时,也有助于激发城市活力。

 

基础设施融入密集区,通过提升可达性激发城市活力,这一特色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应用。在规模较大的、各种不同的公共交通设施交叉会合的换乘站,这一优势体现得尤为明显。人流的高度集中使文化与休闲、商业与住宅等不同的城市项目相融合,保证了盈利机会。在公私合资企业的辅助下,不动产及其相关消费方式与交通基础设施相融合的混合发展模式日益塑造着香港的城市形态和日常生活方式。最好的例子莫过于MTR 的"地铁加地产"模式,通常由位于或靠近铁路设施的商业或住宅塔楼组成,位于零售裙楼顶部。运输、购物、居住、工作与娱乐等项目类型分层垂直分布,通过将乘客活动压缩到车站附近,使便利性发挥到最大化。

 

在1979 至1998 年现有的五条线路完工期间,MTR 得以打磨这些以车站为中心的不动产项目的可行性。在20 世纪80 年代的首次尝试包括在MTR 拥有的九龙湾车站附近建立的德福花园以及在之前的海军船坞建立的太古城地产。20 世纪90 年代机场快线及东涌沿线的新增站点催生了更多创新型互通式立体交叉和联合的城市设计。东涌枢纽站强化了新城人行道化的公共空间网络,而在青衣站,高架轨道穿过裙楼的不同楼层,实现了空间的融合。在香港和九龙站的终点站之上,岛上88 层楼高的国际金融中心二期(2003 年)和位于半岛的118 层楼高的环球贸易广场(ICC,2010 年)分别是各自楼群里的最高点,位于超级购物中心裙楼的顶部。两个地标性的摩天大楼意在通过制作面向西方的新的巨大门户,重新定义维多利亚港经久不衰的城市天际线。因此,在30 年间,MTR 所扮演的角色已经从简单的铁路经营者转变为颇具影响力的开发商和强大的城市未来规划的参与者。(注1 :自2007 年12 月以来,MTR 已经成为香港的核心铁路运行设施,与国有的九龙公司合并后,将冲突和重复率降到最低,提升了交通运输网的效率。)

 

整体而言,香港的新机场和与铁路相关的发展项目极大地改善了连通性,更加融合的节点缓解了拥挤的中心压力,形成了有创造性的车站建筑、开放空间和公共领域设计。其他显而易见的益处还包括使大众得以保持更加倾向于使用公共交通运输方式的习惯和维持城市较低的私家车拥有量。更具战略意义的是,通过推测整合"生活方式长廊"铁路沿线散落分布的高端社区的可能性,对"线性城市"理念的学术研究试图合成交通导向的发展概念。(注2 :包含本地大学在内的多学科调查项目研究车站在城市设计和复兴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公共空间的设定。研究聚焦环境可持续性、城市和建筑形态,试图利用调查成果巩固车站设计。)据此,基础设施集合体的巨大潜力不言自明,有效调节高密度体量中集中性的人流与物流, 促进城市复合体项目的创新,并最终依托典范性建筑的象征性意义融入当代城市发展现状。(注3 :香港地区以密集的基础设施作为推动城市发展强有力催化剂的模式被认为前景一片光明。)

 

左图:中环交易广场一带行人天桥系统,香港岛

摄影:钟宏亮

中图:中环至半山自动扶手电梯系统,香港岛

摄影:钟宏亮

右图:坚拿道高架下方空间市民活动丰富,香港岛

图片来源:http://urbantoronto.ca/forum/showthread.php/8884-Hong-Kong-by-Tram

 

 

"十大主要基建项目"

 

香港"地铁加地产"发展模式取得的巨大成功触及了一个关键事实,那就是大规模的基础设施项目除了适应社区的基本发展外,同时也通过创造就业机会和推动GDP 增长刺激了经济发展。在1997 年经济危机中被中断前,机场核心计划(ACP)一直是经济持续增长的助推器。因此,为了摆脱经济危机后持续的经济低迷现象,香港政府于2007 年宣布了"十个主要基建项目"系列。尽管这一乐观的应对举措发展受阻,但它充分显示了香港政府分阶段持续推动项目进程的决心已初见成效。截止到2010 年,在启动了众多小型本土项目以对抗全球经济滑坡所引发的持续亏损后,香港政府预计在今后的五年中每年投资500余亿港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而且"十个项目"中的大部分均有望在未来十年中竣工。这无疑是香港政府加快经济复苏的决心与信念的体现。

 

在"十个项目"中,三个是中期公路和铁路加建项目,连通区域内的各个角落。第一个(西部和南部岛屿MTR 线路合并为一体)和第二个项目(沙田至中环线)已进展到最终设计或初期施工阶段,旨在加快岛上和九龙高密度区域的城市复兴;第三条线路(屯门西绕道和屯门至赤鱲角线)将极大地改善与新界西北部的连通性。

 

此外还包含四个工期较长的跨境项目,需要与其他市政政府进行沟通与协调。广深港高速铁路(ERL)香港段全长26km,始于西九龙,到深圳边界结束,并与去年开始运营的以300km/hr 的速度行驶至广州的火车相连,最终与全国高铁网络连接。壮观恢弘的港珠澳大桥(HKZMB)弥补了"三角洲末端"地带缺失的一环,将香港与珠江西岸地区连接起来。项目原计划于2016 年完工,落成后它将成为世界上跨海距离最长的桥隧组合公路。香港深圳机场合作项目和落马洲头共同发展项目的进一步规划与合作可能性以及双方经济利益最大化研究也正在进行中。

 

最后三个首创性项目为大型长工期项目。其中,西九文化区(WKCD)旨在一块40hm2 的填海场地上建立迫切需要的世界顶级艺术和文化设施。该文化中心项目首次于1998 年收回,在经历了2005 年严厉的公众批判后原有提议被废除。在广泛征询了公众意见后,项目重新启动。福斯特和合伙人事务所的"城市公园"主体规划在三个最终候选方案中胜出,并在2011 年3 月被正式采用。2012 年12 月,戏曲中心建筑竞赛的获奖者正式宣布,同时宣布的还有"M+"视觉文化博物馆项目的最终候选名单以及西九文化区的17 个核心文化场馆中的中心项目。目前,修订后的项目投资预算是290 亿港币,第一阶段计划在2020 年完成。

 

启德开发项目(KTD)占地面积320 hm2,包含原有的机场场地和邻近的九龙城内陆地区,规划中的功能项目包括中低密度的住宅区、商业区和基础设施以及一个顶级的体育场馆中心和游船码头。与此相关的一个首创性项目是正在进行中的启德明渠历史峡谷的修复工程,以复兴周边历史区域。多年来,伴随着不确定性和诸多争议,近期盛传的运动城综合体的重新选址激发了市民的热议,迫使政府重申其在2012 年10 月许下的承诺。然而,随着福斯特及合伙人设计的邮轮码头预计在2013 年6 月运营,其他相关基础设施项目,如环保型环线轻轨连接路中环九龙长廊6 号线路以及寓教于乐的"启德幻想",也进入考虑轨道,KTD 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向前推进。

 

"十个项目"中的最后一个长期项目为新界北部农村的新开发区计划(NDA),即所谓的香港"最后的边疆"。项目旨在缓解拥挤的城市地区的压力和满足未来二十年中的人口增长(预计将超过800万)需求。古洞北区、粉岭北区、坪輋/ 打鼓岭新市镇和洪水桥的选址充满战略意义,面向边界控制点。尽管与先前年代的新镇相比规模较小,但这些新开发区将仍然会经过全面综合考量,实施策略也重点突出与主要公共基础设施的协调配合,尊重现有的生态和文化遗产,平衡各方利益。

 

基础设施与城市化进程

 

香港一流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可靠、平价的公共交通运输系统有目共睹,与先进的"发达"城市完美契合。展望未来,扩大设施规模或提高可达性与质量的项目与计划都恰如其分。对于特区政府来说,提供一流的同城连接设施的承诺将巩固城市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竞争力,并增强其作为全球旅游目的地和世界级大都会的吸引力。然而,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依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即城市进程中的工具化,如何在平衡经济竞争力与社会总体可持续性方面发挥作用。

 

依靠城市基础设施项目促进经济增长的发展计划不仅局限于"十个项目"中。MTR 正在规划其他项目,如北港岛线的补充路段以及靠近深圳边界的新界北环线。启德单轨铁路(EFLS)作为高架轻轨,将启德开发项目与观塘和九龙湾相连接,目前正处于第二阶段的公共咨询阶段;而中环填海计划和机场核心计划的最后一项中环湾仔绕道工程已进入最后的施工阶段。净化海港计划(HATS)是另一个政府首创项目,旨在对抗维多利亚港周边的城市发展所带来的水污染问题。这一项目共投资13 亿港币,分两个阶段完成, 将通过污水和废水处理改善海港水质量。HATS 第一阶段的试运行已收获了显著的成效。

 

随着珠三角(PRD)地区迅速实现都市化,随之而来的是跨界和地区间不便捷的连通设施将最终导致香港边缘化的担忧。要求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诉求也随之出现,如将现有的机场与东浦新镇融合为 "机场城"的设想。这将不仅使香港继续秉持"世界城市"的特性,并且有助于塑造新兴的容纳4 000 至5 000 万人口的珠三角大都市集群,积极促进区域经济增长。

 

就领域内的市内发展而言,依然存在巨大的环境和空间挑战。高效的基础设施建设使超高密度的城市节点变得容易到达,然而在这些开发密集地区,宜居问题也相伴而生,如致命性的路边垃圾污染、城市热岛效应以及由所谓的"屏风楼"所引发的"城市峡谷效应"等。尽管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MTR 主要依靠地产税收作为资金的"地铁+ 地产"发展模式逐渐导致了地铁沿线过度紧缩的节点。因此,需要寻求可替代的收入来源以分散在关键城市结合点拥挤过度的风险。预计到21 世纪40 年代,人口将达到841 万,面对不充足的发展空间带来的迫切压力,需采取各项措施增加土地供应,包括维多利亚港外围或偏远岛屿周边海域的填海工程,探索地下空间和岩洞的开发潜能,甚至是利用香港2 000 架奇异的立交桥下方的剩余空间。

 

对于香港的社会基础设施而言,先进的物理连接设施保证了巨大的经济成就的实现,并付出了相当的代价,这显然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不平衡因素之一,而收入鸿沟也日渐拉大。2012 年香港被经济学人杂志评选为 "全球最宜居城市",然而众多棺材大小的小隔间、牢笼式的住房和非法分划的公寓依然充斥在这片土地上,成为贫困人口的安身之所。随着广深港高速铁路(ERL)即将扩大香港与中国大陆的快速连接,在四通八达的城市,没有特定机构保证经济利用公平划分、社会分化及不满情绪加剧的担忧也随之而来。在香港,公众愈加关注基础设施建设如何与城市发展的各个层面相融合——从保证高效交通运输的物理连接设施、经济发动机到城市发展与公共领域名副其实的催化剂。随着城市公民的所有权和公平追求社会经济利益的意识愈发强烈,基础设施建筑所扮演的角色已经与不断变化的城市化进程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目前规划中的基础设施项目即将在今后的几年中开花结果,这不仅将缩短香港与世界各地的物理距离,同时将提升其城市竞争力,促进资源的平衡分布、社会连通性和可持续性一体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