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香港:大都会建筑师】香港建筑活动与创意产业的共同繁荣

 

姚嘉姍是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院助理教授,从2000 年以来,一直研究香港和珠三角的文化景观。她是2009 年由香港建筑师学会、香港规划学会和香港设计师协会组办的香港- 深圳城市\ 建筑双城双年展的香港策展人。她是ESKYIU 事务所的创始人,代表作品包括下曼哈顿文化局委托设计的"中国城工作";AA 建筑联盟学院展出的"Nutritious: an aeroponic facade";第11 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展部分展出的可持续性装置。她同Eric Schuldenfrei 一起,获得了颇具声望的2010 年建筑联盟奖。

 

CO-PROSPERITY OF ARCHITECTUR AL EVENTS AND CREATIVE INDUSTRY IN HONG KONG

香港建筑活动与创意产业的共同繁荣

 

 

interviewee_姚嘉珊(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ESKYIU事务所创始人)

interviewer_高岩

 

 

 

在前湾仔警署暨前湾仔已婚警察宿舍举行的2012 年Detour 展览

 

 

回首过往

 

高岩:您从何时开始在香港从事建筑策展活动?您如何看待建筑活动近年来的发展?

 

姚嘉珊:我在香港以首席策展人的身份策划的第一个大型活动是2009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策展团队包括邵达辉、罗扬杰和余啸峰,在与香港建筑师学会(HKIA)、香港规划师学会(HKIP)和香港设计师学会(HKDA)的合作下,我们共同组织了为期三个月的活动。由于友好城市合作的特殊性,欧宁出任深圳区总策展人,并确定了"城市动员"的主题;而我则选择了"自备双年展"的主题与之呼应,建立对话和交流。我们的目标是吸引新观众和创造新的参与模式,提升建筑双年展的互动性——减少展览和作品展示,更加关注与环境的相互作用和社区居民的广泛参与。当时,我们选择了已荒废十年之久的西九文化区海滨长廊作为场地。这一决定出人意料,并承担了巨大的挑战,但最终的结果却令人喜出望外,将典型的空间实践呈现给公众。比如,我们在场地内组织了一场由2 000 名老年人参加的盛宴;通过建立互动式农场使年轻人参与到可持续性课题中,并建立了首个纸管活动展馆。这定义了香港临时性结构的建造规范。在这之前,我一直在支持非营利性机构"香港设计大使"的各项首创活动和展览,如一年一度的Detour(为期两周的设计节)以及一些小型活动,如Pecha Kucha(一种演讲方式,每位嘉宾展示20 幅图片,每一幅图片有20 秒的时间,共6 分40 秒)。这种活动形式起源于日本,目前已扩展至全球500 多个城市。它使得演讲变得简洁、快速,用中心话题把来自不同设计背景的团体和演讲者汇聚一处。我仍然记得自己在中环的一个小型地下俱乐部里参加几场基层民众活动的情形。毫无疑问,群众和设计群体中蕴藏着浓厚的文化和建筑兴趣及巨大的能量,而且其需求正在悄然转变。

 

高岩:在您看来,引发这一趋势的原因是什么?

 

姚嘉珊:组织机构的推动一直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如香港设计中心(HKDC)作为公立机构,始终致力于发展香港的"创意产业"。政府部门也明确指出了创意产业对香港未来发展的重要性。HKDC 擅长通过战略性地利用设计来创造商业价值和为社区谋福利,并通过设计和创意达到在社区进行专业教育宣传的目的。一年一度的设计营商周会议逐渐发展壮大,影响非常之大,我在其中负责帮助调和文化和城市轨道。HKDC 还启动了一个首创项目,推动香港向设计指标迈进。这证明设计的力量在全球创意经济中越发明显,是产品、服务,甚至是城市创新的催化剂;这种研究有助于平衡设计文化的双重角色,既是工具,也是调研对象。2006 年香港首次亮相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2007 年由王维仁策划的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同样标志着香港已经迈向国际大舞台,具备主办和组织建筑相关活动的能力,而不局限于单纯呈现建筑的学院化制式。这种和公共空间相关的范例的转化和当代文化遗产课题对香港而言意义重大。香港一直缺少进行有建设性研究的平台。自20 世纪70 年代开始,香港的成长开始以住房开发和贸易为中心。20 世纪80 年代,香港的建筑主要关注商业性,设计以市场为导向。这些与建筑环境相关的进化和建筑事件已经成为建立城市对话的催化剂,对于进行文化交流和珠江三角洲地带的未来角色发展而言都是如此。同时,以开放的心态对待建筑实验的趋势愈加强烈,以电影和数字化等新的制造技术作为推动力;而香港的接受速度却相对滞后。在香港,物质文化占据主导地位,以房地产为龙头力量的"服务"产业塑造着香港的建筑"文化"。我们需要着力培养社会创新力、实验精神和超越服务建筑之上的综合进步;但更加迫切的是积极倡导更能反映社会——环境问题的实践。

 

 

左图:Ingeborg M. Rocker, 2011 年香港双年展

右图:在中环奧卑利街已婚警察宿舍举行的2009 年Detour 展览

 

 

组织

 

高岩:这些建筑活动的授权人和资助者是谁?

 

姚嘉珊:就深港双城双年展中香港部分而言,组织者包括香港建筑师学会(HKIA)、香港规划师学会(HKIP)和香港设计师学会(HKDA),来自这些专业社区的成员代表组成了指导委员会,选举出每年的策展人。2009 年双年展的主要赞助者是民政事务局(HAB)。这一香港政府机构致力于促进和支持艺术、文化、体育和娱乐产业的发展以及文化遗产的保护,并以此培养社区居民参与公众事务的主人翁意识和丰富市民生活。双年展选址西九龙,依然属于民政事务局(HAB)的管辖范围;指导委员会的成员相互合作,确定民政事务局(HAB)的资金支持。2007 年首届香港双年展的主要赞助商是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中区警署翻新项目是保护和活化中区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维多利亚监狱地区场的重大举措,这些遗产地在调整后重新投入使用。最近一届在九龙公园举办的2011—2012 双年展的主要赞助商是新近成立的名为"创意香港"的专业机构——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它主要负责协调与创意产业相关的方针政策和举措,关注用于促进和加速香港创意产业发展的政府资源。近期,双城展更名为"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可以看出,历史上双城展香港方面的资金来源前后不一,并由不同的投资机构采取不同的战略措施操作完成。由于资金时常直到最后一刻才最终确定,导致了安排规划的草率性,造成了策展人和参展者的困难。实际上,深圳双年展的计划工作在双年展结束之后就早已展开——为选举产生的策展人提供了一年的准备期;而香港更倾向于提前5 ~ 6 个月指定策展人。无论如何,随着"创意香港"的成立,更多的活动得以展开。比如,在"创意香港"和香港艺术发展局的支持下,香港得以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这无疑是发展途中提升连贯性和远见性的重要一步。

 

 

M+Mound,by Tomas Tshang 2011 年香港双年展

 

 

影响力

 

高岩:香港的广大民众是如何理解建筑的价值的?如同RIBA 在英国发挥的作用一样,香港建筑师学会(HKIA)在人们看来应该是提升公众建筑意识的机构。您如何评价HKIA 在这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您认为是否存在贯穿所有建筑活动的潜在因素?举例来说,在内地会专门鉴别"中国性"。如果不存在此类因素,那么香港文脉中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姚嘉珊: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香港建筑师学会(HKIA)在提升公众对于建筑的理解能力以及对建筑环境相关课题的关注度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就这一方面我的观点如下。HKIA 在双年展活动和展览中起到的先锋启蒙作用无与伦比,而且我十分希望这一点能够传承下去。由于HKIA 从很大程度上而言是由产业领导的、以专业为导向的机构,因此其为广大民众所呈现的活动大多是在委员会每年制定的组织结构和优先条例下完成的。HKIA 并没有全职的团队或员工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来专门进行系统统一的领导,策划主题展览或活动、扩大服务范围等。香港其他的专业机构,如美国建筑师协会(AIA)香港分会也在通过举办活动扩大公众影响力,并取得了显著成效;然而,归根结底,AIA 还承担着为成员提供支持的责任,使他们能够履行自身学习单位的职能、持久开展专业实践。因此,香港的机构更加关注专业方面,较少关注新思想的进步,举办辩论或策划以主题研究为基础的展览等。目前承担这一职责的机构少之又少,只有大学在扮演这一角色,但也依然处于萌芽期。而一些独立组织,如于2006 年成立的民间组织香港建筑中心,其目标之一就是填补这一空白,以更加独立的建筑组织的身份介入公众中间,举办本土徒步旅行和展览;但就其所能承担的观众容量而言,规模还相对较小。但是,我们秉持着乐观的精神,出现了动力和态度的转变 ,比如正在进行中的激动人心的西九文化区开发项目。即将到来的新的名为M+ 的视觉文化博物馆对于刺激新对话的建立十分必要,探讨20 世纪和当代建筑设计的角度;香港、中国内地和亚洲的视野;以及从亚洲角度看待艺术、设计、建筑和移动形象的发展等。同时,新设立的起动九龙东办事处关注的是在启德机场和观塘工业区原场地上一个混用区的建立,目前正在进行场地测试。另外,亚洲协会香港中心的新址已于近期开放,成为新的活动聚集地。去年,我受亚洲设计论坛(由建筑实录杂志资深编辑克利福德·皮尔逊领导)的邀请,策展一个名为"设计萝莉特——连续对话"的活动讨论会。我与合作伙伴美国建筑师协会香港分会以及亚洲协会共同组织了一场活动,话题为"建筑:美与伦理之间",引发热烈讨论。活动形式以8 位嘉宾一对一逐一互访展开,每位参与者在五分钟之内展示五张图片,阐明针对香港地位这一话题自己的观点,并进行辩论。参与的嘉宾包括建筑师、教育者、社会工作者和开发商等,如阿部仁史(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阿部仁史事务所代表/ 日本)、大卫·希艾莱特(OMA代表/ 香港)、严迅奇(许李严建筑师事务有限公司代表/ 香港)、邵达辉(香港大学和ESKYIU 代表/ 香港)、赖锦璋(圣雅各福群会代表/ 香港)、Shideh Shaygan (Shaygan 事务所代表/香港)、蔡宏兴(南丰发展代表/ 香港)、Joo Ryung Kim(JRK Associates 代表/ 韩国)以及担任仲裁人的设计师兼零售商杨志超(心仪货品 CEO)。其中一个惊喜是林郑月娥(香港特别行政区发展局前局长,现任香港政务司司长)也参与了此次活动,并分享了自己的观点。我十分欣赏这些平台,它们为各种不同的声音提供了展示空间。这些讨论或许不能即时生效,但从长远看来充满希望。

 

比较

 

高岩:您在欧洲和美国都曾经生活过。现在您回到了家乡香港,与伦敦、纽约、巴黎等拥有举世闻名的建筑活动的世界级城市相比,香港有何明显的不同之处?

 

姚嘉珊:"活动"的巨大潜能令人心驰神往。我一直致力于研究空间活动的主要形态,激发香港和其他亚洲城市等高密度区域内临时性空间的活力。文化区和创意区的全球化趋势逐渐加强,但不幸的是,该类型文化项目价值的交流趋于平庸,需要独一无二的身份特质,保持与本土文化、用户和社区的互动和联系。身份的确立、邻里的互动、正式和非正式规划策略的协同作用以及观点的多样化对于任何世界级"文化"之城而言都非常重要。伦敦建筑联盟的活动密度之高令人钦佩,辩论、对话和令人热血沸腾的各项活动、循环展览和当代艺术装置等非常频繁。这些活动如同一个十字路口,为专家教授、学生、校友和公众提供了自由选择参与和交流观点的平台。2006 年,汉斯·尤而里奇·奥布里斯特和雷姆·库哈斯在蛇形画廊24 小时通宵达旦,展开了与65 名文化名流的马拉松式对话,这一事件无论从评论家的空间对话或建筑在对话中所发挥的作用而言都将被载入史册。在纽约生活的十多年中,我最喜欢的地点之一是临街屋艺术与建筑艺廊,它本被设计为临时性展馆,由艺术家维托·阿肯锡和建筑师斯蒂文·霍尔完成,作为一个活动集中地,集艺术与建筑于一身,是进行思考和创作的绝佳场所。该小型临街建筑位于纽约城唐人街、小意大利和soho 商业区肯莫街围合而成的一个独特的三角形场地上。艺廊所在的市中心主道穿过三个截然不同的文化区块,吸引着形形色色的观众。建筑长约30.48m(100in),自东向西由6.10m(20in)逐渐缩减至0.91m(3in)。极小的空间里蕴藏着广阔的思想和全球化视野,这无疑证明了精心策划的小型空间可以产生深远影响。

 

高岩:目前似乎越来越多的西方一流建筑师和学者积极参与到内地的建筑活动中来。以深港双城双年展为例,十分重要的因素之一是资金的规模,换而言之,深圳政府大力资助和支持了此次活动的举办。与内地、欧洲(如伦敦)和美国(如纽约)相比,在香港组织建筑活动的优势和劣势分别是什么?

 

姚嘉珊:香港和内地确实为西方建筑师和学者提供了许多良机。城市化水平、城市产品与追求发展和进步的热情催生了开展研究和实践的场所,相互作用,携手进步。这种模式并不是片面的,而且充满吸引力。植根本土文化的学术研究与别种文化之间的对话十分重要。诚如你所言,深圳政府作为合作伙伴,以开发商和有关机构的强有力的支持作后盾,为将深圳打造成为设计和学术之都而积极努力。

在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深圳广电集团、深圳报业集团和深圳大学以及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的支持下,深圳市政府为双年展活动倾注和奉献了宝贵资源,我被这一点所深深打动。这是首个关注全球城市生活和城市化的国际性双年展,呈现的资源有助于城市水平的提升、城市品牌的树立和批判性思维和分析成果的交流。将城市的软实力和关系网融入到其他城市中的策略是保证"合而不同"的有效方式。只要这些活动和双年展不是"蜻蜓点水",而是以塑造新的思维和实践为目标,思考如何为下一代创造更好的、更加可持续的城市,那么这些平台就将成为社会发展强有力的助推器。

 

形象特质

 

高岩:在香港举办建筑活动的特别之处和机遇有哪些? RIBA、AIA、HKIA 和诸多其他地方建筑师间的合作与融合会产生什么效果?换句话说,您认为这种混合性会实质性地降低香港建筑活动的形象特质?或者有助于塑造香港建筑活动日渐清晰的品牌特征吗? 或者说您是否并关注这一问题?

 

姚嘉珊:我感觉您似乎已经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或许我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即后英国殖民时期和香港回归后特别行政区时期文化的碰撞是否模糊或阻碍了建筑讯息向公众的传达?或者说它是否会培养新的鲜明的身份特征和社会关系,创造更好的城市?我认为多样性的文化之间的交流碰撞可以建立独特、自由的文化氛围。但这却相当有难度。我认为香港的文化和建筑活动繁多但缺乏经过缜密思考的组织系统来提升其凝聚力。同时我在思考创立一个独立的建筑基金会吸收资源,发挥如同建筑联盟般的全职主办方功能,或许能够解决这一问题。每个建筑评论家或策展人作为领导每五年轮换一次。我坚信建筑不仅要呈现最好和最高的高楼大厦,而是要建立对话和美好的社区,并激发批判性思考。我在香港看到的隐患是贸易型的展览会和促销战役,而不是透过凝聚力较高的空间展览活动来探索紧急问题的解决方案。建筑仍然只展示建筑本身,就研究层面和以未来的长远视野看待问题方面而言还远远不够。

 

价值

 

高岩:建筑活动越来越多的价值何在?参展人和主持者得到曝光率,扩大影响;参与者增长新知识,拓宽视野。其他的呢?大家共同的努力是否有助于香港新的建筑文化的建立?您为何对在香港组织各种建筑活动感兴趣?

 

姚嘉珊:从历史上来说,博览会、展览、双年展等一直都是展示城市进步或产品创新的政治舞台。游客或参与者只能被动地观看。然而近年来,如果增强建筑活动的立体性、互动性和参与度,展示多种可能性,那么它将发挥更多的功用。在2012 年底Detour 的一个活动中,一个名为N55 的哥本哈根团队受到交通工具的启发建造了难以置信的人力车,提供了一种新型的交通运输手段,鼓励公众骑车出行。"开放式单车工厂"(XYZMobile Factory)以他们所设计的空间框架交通工具为基础。这种人力驱动的交通工具平价、轻便、耐用,为日常城市生活提供便利。2009 双年展两年后,我和搭档邵达辉在2011 年编辑出版了 《速食文化:建筑与城市化的共同进步》一书。随着香港的快速变迁,"速食"文化也随之诞生,欲望、市场力量、全球性与本土化的交织、科技和对即时利益的追求主宰着文化景观和社会行为。这本书集合了来自设计、建筑、艺术社区等各个领域的声音,共同探讨这一普遍现象及其引发的波动。亚洲当代文化的何种特质有助于多角度、多层面地重新审视社会可持续性多样化的表现形式?秉持着共同进行创新实验的精神,书中的项目、装置和文章都致力于提升文化和创意设计,建立富有成效的对话。这项研究重新表现了建筑和城市化所扮演的角色的转变,将其重新定义为推动香港和内地文化进步的工具。书中集合了来自香港本土及世界各地建筑师的文章和投稿,包括阪茂、雷姆·库哈斯和大卫·希艾莱特、李立伟、冯永基、斯坦·艾伦、Daniel Chua、地图事务所、朱涛、阿克巴·阿巴斯、徐冰、Dan Wood、严迅奇及K.SWong 等。该书将展览和活动分门别类,包括在西九文化区举办的深港双年展时期的教育巡讲和论坛集锦等。主题围绕文化宣传、社会可持续性、教育、公众参与和未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创意性发展等课题展开。对我来说,这些活动是真正地对设计力量、互动性和空间性的探索,既是知识的交流,也是公众需求的试验场。我真切希望建筑和设计文化不仅要与英国文脉、广东文化相连,采取自上而下的更随意的规划模式; 同時要鼓励多样化、 实验性和渐进式的发展模式。我们需要放慢脚步,多多思考和研究;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建筑文化。三思而后行。地图上的线条或过时的建筑条例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建筑环境和社会行为。我们今天的一举一动也将影响城市和居住环境的未来发展。我期待对未来文化的展望和空间活动实验能够创造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