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从结构到解构——这就是英国】霍普金斯

MICHAE HOPKINS

 

 

 

我与妻子帕蒂相识于学生时代,当时我们都就读于伦敦的AA 建筑学院。我们所接受的,与其说是建筑师教育,不如说更接近于城市规划师教育。每一个建筑项目开始之前都要展开文脉调查研究,关注点不在于周围景观的实际肌理,而在于其社会框架、密度和流动模式。之后,在设计过程中,我们的全部精力都投注在平面图和剖面图的研究上,想象着它将呈现出国际化的、充满现代感的外观。

 

通过16C 木构架住宅的修复工程这个项目,我对建筑物的施工建造和物质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通过固定榫眼和框架的榫节点,我们能够分辨出哪些木材是原件以及建造之初住宅的确切形式。这一简单的乡村建筑的构造具有极强的逻辑性,令人惊叹,对本人建筑生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之后我们于1976 年在伦敦为自己建造了霍普金斯住宅。受20 世纪50 年代加利福尼亚式住宅,尤其是埃姆斯住宅的影响,我们选择了钢框架,而不是木框架。显然,我们的住宅势必将是一个低成本的项目,因此我们尽可能少地使用精心设计的组件,力求实现16C 住宅简单、优雅的结构形态。

 

我们随后的早期项目都延续了这一脉络,包括1980 年为格林王啤酒公司设计的建筑,是霍普金斯住宅的工业放大版;1982 年的Patera 工业建筑系统,是预制建筑的一次尝试,更类似于汽车生产模式。之后,在1992 年的斯伦贝榭研究中心项目中,我们全身心专注于轻量级金属结构和膜技术。

 

可以看出该时期我们的作品深深植根于传统功能和机器美学中,并主要关注建筑物本身,并不专属于场地。它们几乎可以被认为是技术物品,或仅仅是停靠在场地上的产品。建筑跳脱出施工工艺的表达,限定外观,拒绝应用装饰。在以后的城市项目中我们有了更复杂的考虑——历史文脉、场地、规模、周围建筑以及本土和传统材料。然而,我们仍然希望保留和拓展自身的基本关注点,在建筑外观中表达时代性和建筑构造工艺。我们需要赋予传统材料以新的语言。我们逐渐放弃早期作品中的简单外观,追求更加本土化、地区化的建筑。1987 年建于罗德板球场的芒得看台的影响力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在概念项目中,我们首次将文脉纳入重点考虑范围——在历史建筑聚集的都市街道上植入一个新的看台。其次,在项目中接触到了19C 砖技艺,得到学习机会,加以复制,并进一步将其发展壮大。最终建筑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混合体,扩展了19C 砖拱廊基底,上方设置钢结构的观景层,顶层被薄膜覆盖。

 

属于同一系统的是1992 年在伦敦金融城建立的Bracken 住宅,我们拆除了旧建筑的中心,出于历史原因,保留了尾翼。建筑的新核心是一个加固混凝土梁柱框架,四周被一个高级精密的承重玻璃铜立面支撑,底部有石材基底承受重量。1994 年的格兰德波恩歌剧院是承重砖砌建筑物方面的实践,由于声学和美学因素入选,该建筑与现存古老的砖砌房屋相邻。

 

1995 年我们设计了诺丁汉税务中心,该项目位于诺丁汉城市边缘的一块废弃场地上。由于诺丁汉是一个砖砌城市,因此我们考虑依然采用砖块进行建造。但鉴于建筑必须在一年内完工,因此我们在预制配件组合的基础上研发了一个结构系统——精美的砖柱支撑预制混凝土顶棚镶板。建筑同时积极响应了时下对于"可持续"概念的关注,节省开支和花费。这一目标很大程度上通过被动手段得以实现——自然照明和通风的低矮体块,最低限度地使用机械装置,利用砖块和混凝土固有的热质量来储存热量或冷气,利用玻璃热量烟囱体块实现通风。建造于2000 年的保得利大厦,即英国国会大厦扩建项目, 其基本结构原理相似。匹配石应用于预应力砂岩梁柱中,支撑预制鸥翼顶棚镶板。考虑到时间和花费因素,对其加以改良。

 

自此,我对工作中的保障措施和对于全球资源的保护意识更加警觉。这不仅与世界人口日益增长的背景及全球化趋势相背离,而且和化石燃料的继续使用及伴随而来的大气污染相背离。对于建筑师和城市设计者来说,这意味着对于可持续性更广泛层次的考量。有时我感觉作为一名建筑师,最佳的可持续措施是重新使用和解读现有的建筑,以延长其使用寿命。

 

我认为这种进步非但不是与过去的背离,反而是一种延续,将诸如石材和木材等传统元素与先进的环保技艺融为一体。这明确地传达了建筑理念,即出于社会和文化认同因素的考量,建筑不仅要反映自身的时代特色,同时需要跳脱出自身场所的历史。现在,我希望自己能够信心满满地在建筑中灵活运用多种结构类型和材料,为特定业主在特定场地上建造独一无二而又合乎时宜的建筑。

 

作品

 

项目名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弗里克化学实验室
设计者:霍普金斯建筑事务所
委托人:普林斯顿大学
项目地点:美国 新泽西
建筑面积:22 296 m2
建成时间:2010 年
 

 

该实验室建筑为化学系注入了新生活力,并将教学和高水平研究空间融合在一个设施内,增强了互动、合作和创造力。设计使员工办公室和实验室研究空间的主要项目因素通过体块进行表达:办公室位于面朝校园林地的塔楼,而实验室位于后方一个隐蔽的线型体块内。弗里克坐落在邻近历史校区南侧主入口的一处十分明显的场地上,是巩固相关院系、力求将校园打造成为更大的新"科技园区"的行动中的一部分。设计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为全美范围内的化学研究建筑设立节能设计新标准。为此,项目融入了若干可持续性特征,包括美国最大的集成光伏阵列之一、预先制造的外立面、灰水回收系统和冷梁;此外,项目广泛应用自然照明,室内整体安装日光感应器。

 

 

 

 

 

 

 

 

项目名称:诺里奇大教堂餐厅和接待区
设计者:霍普金斯建筑事务所
委托人:诺里奇大教堂
项目地点:英国 诺里奇
建筑面积:991 m2 (餐厅); 1 078 m2(旅馆)
建成时间:2003 年 (餐厅);2010 年(接待区)
 

 

将诺里奇大教堂西面和南面的中世纪回廊改建成一个教育和游客中心的构想激发了一门建筑语言,表达出如何将新旧事物合二为一。为了互相适应,建筑形态不可避免地偏向传统,材料的选用也大抵如此,比如铅、木材和石灰岩。但是,材料的组合方式,尤其是材料和历史建筑之间现代化的连接方式却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可能,设计重新利用现存的构造,或重建一排被拆毁的结构,但新旧结构之间通过开口或无框架的玻璃分割开来,以突出差异性。西部接待区的首层为一个展览和教育空间,其上方是一个合唱团排练室和礼堂。设计重新利用原有的已荒废的尖拱入口。西面的餐厅提供了餐馆和厕所设施,并形成了通往高层回廊图书馆的新入口。建筑现有的结构墙和场地的考古价值定义了对于两个新建筑深层次的理解。挖掘过程中,随着对现有构造的结构和功能的深入理解,墙壁遗迹数量和定位逐渐清晰,建筑外部设计的演变也随之经历了无数阶段。此外,大量的研究表明石头的类型、规模和粘合方式是对建筑文脉的最恰当的回应,同时也是对英国遗产和CFCE 大力支持的体现。

 

在诺里奇项目中,建筑师的主要工作是认识到周围环境神圣特殊的特质,并创造出具有完整风格的当代建筑。建筑师秉承对中世纪构造最低限度的改动,成功地建造出新的结构,其位置、功能和形态都如同原有古迹的复制品。就这一意义而言,新建筑保证了对大教堂的历史结构更深层次的理解。

 

 

 

 

 

项目名称:2012 伦敦奥运会自行车馆和单车场
设计者:霍普金斯建筑事务所
委托人:伦敦奥运交付管理中心
项目地点:英国 伦敦
建筑面积:21 700 m2
建设时间:2009—2011 年
 

 

自行车馆的设计概念是为2012 伦敦奥运会和残奥会室内场地自行车赛事提供比赛场地。这个永久性结构和标志性事物将成为奥林匹克公园及其所在的利亚谷地地区永恒的遗产。自行车馆是奥林匹克公园4 个永久性场馆之一,所有的6 000 个座位既在奥运会期间使用,赛事结束之后也将被保留,并将以最小程度的改造和适当的方式对以上两种情况做出回应。

 

自行车馆的心脏是长250m 的获得FSC(森林管理体系委员会)认证的西伯利亚松杉赛道。为了能够得到观众不间断的支持与喝彩,较低层的座位环绕整个赛道。然而,为了获得最佳的视线,要求大部分碗状场馆的上层座位沿赛道的直线路段分布。两个主轴线不同的高度要求意味着双曲面屋顶将是最理想的建筑形态,同时索网式屋顶结构的使用极大地降低了承重和能量消耗。上层碗的形状同样是最适合的,保证了自然通风。高度绝缘的木质屋顶和场外预制的护墙板既减少了高空作业,也减少了施工时间和浪费。

 

高层和低层的观众席被主要的公共流通通道,即进入场地的主入口分隔开,并保证了观众在建筑四周走动时能够时刻关注赛道上的一举一动。这个玻璃通道使观众可在欣赏建筑内外的风景的同时,将西部红雪松所覆盖的上层和首层从视觉上分割开来。首层为后台供给区,大部分隐藏在被美化的护墙后方护墙形成了建筑东端和西端视觉上的柱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