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从结构到解构——这就是英国】诺曼·福斯特

NORMAN FOSTER

 

 

 

工作室的成立

托尼·亨特 :我记得那是在诺曼和温迪的公寓,位于汉普斯特德山花园的一座住宅里。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他们每天都迸发出新的公寓布局方法,试图将其改造为办公室。当然,他们的办公室完全符合业主的一切要求。我记得当时的床上总是覆盖着一个巨大的白色木盒,木盒上陈列着各种模型,仿佛在举行小型展览。

 

旁白:四人小组时期,诺曼与夫人温迪、罗杰斯与夫人苏以及温迪的妹妹乔吉·沃尔顿彼此熟识。这一合作关系仅仅维持了短短的三年。第一个重大项目是位于斯温顿的勒恩莱斯控制工厂,同时也是英国第一个高科技建筑。理查德·罗杰斯:勒恩莱斯控制工厂是首个成功的建筑,它赢得了金融时报奖,我们令这一切成为可能!
 

 

诺曼·福斯特:那是一段非凡的岁月。我们如同一个流行乐队,共同的追求将每个个体聚集在一起。最终,受到启发,各归其位,在经历了相对短暂的时期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旁白:四人小组宣告解散,新的开始已经到来。诺曼和温迪决定在伦敦定居,并共同成立了福斯特建筑事务所。
 

富勒的影响

巴克明斯特·富勒 :我记得第一次回顾如何完美打造自己所喜欢的东西——海边的白色泡沫时的情景。我想象着自己看到了多少美轮美奂的泡沫。最终由于泡沫是球形的,不得不使用管道。

 

旁白:巴克明斯特·富勒是20 世纪美国最后一位天才。虽然他已不在人世,但他在有生之年都能够运筹帷幄。福斯特抓住了和富勒共事的机会,二人之间的探讨一直持续到富勒过世。富勒的宏伟目标是"以少制多",即用最少的资源创造出强有力的结构。他是一名工程师、建筑师和生态学家,一个反对多余劳动的人。1951 年,他宣称框架空间塑造地球,而人类的特殊形象则漂浮于迷失在太空中的脆弱舱体中。

 

诺曼·福斯特:我记得和富勒一同乘直升机去往东安格利亚大学的塞恩斯伯里中心。我们在建筑附近散步良久,回到建筑中后在不同空间里穿梭,并探讨空间问题。回到饭店时,他注意到太阳移动的方式和光影变化,对我说,"诺曼,你的建筑重几许?"当然我并不知道如何回答。

 

旁白:你的建筑重几许?这一问题甚至令诺曼都无法回答,只能陷入沉默。犹如醍醐灌顶的诺曼之后找到了答案——5 328 吨,而大部分的重量则是大众无法看到的混凝土结构。

 

诺曼·福斯特:在探寻"我的建筑重几许"的过程中,我发现建筑重量比例的不相称,建筑中最不引人注目的部分反而集中了大部分的重量。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发现之旅。因此从某种意义而言,他(富勒)总是激发自己,挑战自我,并激励他人。

 

旁白:许多人认为富勒是一个梦想家,他充满奇思妙想,曾设想将曼哈顿置身于一个穹顶之中。诺曼是一个难以超越、与众不同的建筑师。他是秩序和组织的化身。很显然,富勒对诺曼产生了明显的影响。不同之处在于当诺曼谈论起将城市覆盖在穹顶之中时,他坚信自己真的可以做到。香港汇丰银行总部

 

旁白:如果将塞恩斯伯里中心放置在香港汇丰银行旁边,两相对比,二者的区别就如同滑翔机与大型喷气式客机的不同( 轻与重)。它们都是飞行的形态,采用了新型材料处理方式、巨大的暴露结构和对角支柱。汇丰银行的桥体结构使之成为一个厚重的建筑,直冲云霄,强大有力、动感十足;而塞恩斯伯里中心则平静地漂浮着。这是首座由非美国籍建筑师完成的摩天大楼,看起来亦并非美国原创。

 

大卫·尼尔森 :在香港的历史上,建筑所需的一切,包括材料、技术和专业知识都需要从外界引入。在该项目中,我们试图从全世界范围内找到对香港而言最佳和最适宜的,我们的足迹遍布美国、日本和欧洲,试图及时找到彼时对项目而言最好的东西。我们从中领悟到大千世界的奇妙之处。诺曼选择了回到最主要的原则,解构摩天大楼,重新定义自己的规则。他将结构外置,并移动了关键空间。建筑构造精美,成为获得国际认可的地标性建筑以及银行的象征。

 

诺曼·福斯特:之前我们从未做过高层建筑,因此十分渴望这次机会,同时我们可以利用山地优势。我们承受着巨大的风险,但我认为,从某种意义而言,风险无处不在,因此我们决定在这场游戏中押下赌注。如果我们没有赢得竞赛,今天的谈话也就无从谈起。

 

作品

 

项目名称:波西亚酒库
设计者:福斯特建筑事务所
项目地点:西班牙贝拉德尔杜罗
委托人:Bodegas Faustino SL
建筑面积:12 500 m2
设计时间:2004 年9 月
建造时间:2006 年8 月—2010 年9 月
 

 

波西亚酒库作为一座福斯蒂娜集团新建成的酒库,坐落于西班牙的贝拉德尔杜罗,这里是西班牙最主要的葡萄酒生产基地。波西亚酒库项目提供了重新审视酿酒厂、将其视为一种全新的建筑类型的契机。项目利用场地地形辅助酿酒过程,并创造了最佳的工作条件,同时降低了建筑的能源要求和对景观的冲击。

 

酒库的三叶草型建筑风格充分展示了3 个主要的生产阶段:不锈钢槽内的发酵过程,橡木桶中的陈年阶段,以及瓶子中的逐渐酿成。酿酒的核心要点是运作承接,产品的每一个阶段都必须在控制范围内。酿酒用的葡萄在收获后要立即运送到酒库并存放在屋顶,使他们失掉水分后直接放进漏斗中。然后,利用地心引力酝酿葡萄,可做到能源效率最大化损伤制酒原料最小化。酿酒发酵区设置在外部,通过二氧化碳进行天然发酵。此区域中桶和地窖中的瓶子要顶部或者底部倾斜的放置。以这种方式植入建筑中有助于创造最佳的陈年酿酒过程和一种对待被动环境下的重要策略,此策略是让酒库能够开采到地球中的热力效应,结合混凝土结构的地质热调节室内的微气候。屋顶的顶棚可遮挡从门廊玻璃照射进来的光和大桶裸露部分受到的光照,以及吸收太阳能光电。此构造为一种富有考顿钢麻点结构,有助于葡萄园填充自然色调中欠缺的色彩。

 

反思成长中的葡萄园游览业和其工业化的重要性,一个位于中心酿酒厂处略凸起的公共走廊延伸进入到了建筑物的光滑夹层面之中,可以提供参观者参观不同的酿酒阶段。站在酒库两翼中间的带有平台和喷水池接待台处可俯瞰整个葡萄园。成行的板条从酒桶处成排,公共区域会使人联想到传统丰富的地方酿酒工艺。

 

 

 

 

 

 

 

 

 

项目名称:ME 伦敦酒店
设计团队:Norman Foster,David Nelson, NGiles Robinson ,Giles Robinson ,Nick Ling
项目地点:英国 伦敦 威斯敏斯特
委托人:Melia Hotels International GalliardHomes
建筑面积:28 070 m2
设计时间:2004-2006 年
建造时间:2006-2012 年
 

 

ME 酒店是第一家从建筑外部到浴室布置都由福斯特及合伙人事务所设计的酒店旗舰店,目前已在伦敦正式开幕营业。凭借完美融合、优雅美观的室内外设计,该方案用全新的建筑将 AldwychCrescent 大街装饰一新,修复都市纹理,令伦敦西区重现往日光辉。

 

新建酒店共设有157 个床位,与之相邻的马可尼住宅始建于1904 年,其室内设计经过全面重建,现共含87 个公寓。该项目将新建酒店与历史住宅的修复完美融合。新酒店建筑占据一个三角形场地,外立面采用石灰石(波特兰石),在高度和尺度上与周围建筑相呼应。

 

位于酒店转角处的椭圆形塔楼定义出AldwychCrescent 大街的终点,并且标记出街道层的主入口,上方宽大的玻璃棚顶为其提供了遮蔽。转角处的塔楼采用玻璃圆屋顶的设计,是对街区内爱德华式穹顶的重新解读,屋顶提供了令人印象深刻的ME 屋顶复式套房,可360 度欣赏城市全景。旅客穿过首层的休闲吧、公共饭店和酒吧,可上升至二层精致的酒店大厅和香槟吧。建筑整体为一个十层高的金字塔式空间,全部由白色大理石覆盖。

 

酒店房间戏剧化地运用单色质的奢华材料,将其与干净、简练的线条合为一体。每个房间的白色皮质墙面上都悬浮着黑色的亮漆陈列室,融合了电视机和娱乐系统、背光玛瑙货架和迷你酒吧。精密的灯光照明和设备被严格整合到一起,包括福斯特公司特别设计的FLO 照明桌灯。通高的三角形凸窗延长了光束范围。

 

位于十层的酒店屋顶露台是一片"都市绿洲"——屋顶电台酒吧提供宽广的视野,可以瞭望泰晤士河的壮丽美景以及威斯敏斯特天际线。更多的服务设施位于中庭下方的地下一层,包含多功能会议室、健身房和一个奢华的含25 个座位的电影放映厅,剧院的魅力在酒店中央展现无余。福斯特及合伙人事务所设计总监David Nelson说:"我们的目标是确保酒店给人一种独特的体验,高效运行,服务设施能达到ME 酒店希望给予客人的最高水平。我们将自己置身于客人的立场,确保他们的体验是尊贵独特的——我们提供了广泛的房间类型,并且为完善设计做出很多改变,保证预算平衡,并最终实现了高度功能性和精简美学特色的完美结合。"

 

福斯特事务所合伙人说:"从酒店内外设计到最后一个细节处理,我们保持了高水平的质量和连续性。在室内,黑色和白色的运用形成强烈对比——通过色调、肌理和尺度上的变化定义了每个空间的独特个性。业主的鼓励和双方共同的信念与努力使我们对项目质量的坚持始终如一,并最终成就了高品质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