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从北京到伦敦】王辉:展览主导思想——零距离把握,并用智慧的方式去映射建筑师的思考

王辉:展览主导思想——零距离把握,并用智慧的方式去映射建筑师的思考

 

采访 / 孙思瑶

 

 

UED: 作为一名参展建筑师兼展览设计人,您在展览的形式和内容上都做出了精心的安排,那么在概念的构思、组织的逻辑、形式的安排上面都有哪些考虑?

 

王辉: 本次展览需要反映当今中国建筑师的品位、理念和水平,因此不能说没有压力。策展人崔愷和彭礼孝很成功地组织了两次布展的方案研讨会。我们展示了设计理念后,大家开诚布公地提出了意见和建议,讨论会是一个灵感的迸发点,可以产生独自冥想所无法达到的结果。例如以书为主题,并不是一开始的主意,初始主意是展示模型。通过第一次会议,我们得到两个回馈,一是由于没有时间做模型;二是大家并不看好国内做模型的水平。王昀等人提出了做厚书的方式,而刘克成还强调极简。这些建议促使我在会后非常激动地给所有人写了封信告诉大家:"本次展览不使用任何模型,而以书籍形式作为展览道具,在这个新思路下,如果每本书能够做到位,这个展览会是个有历史价值和学术地位的展览,会是一个能代表国家形象和达到国际水准的展览。为了达到这个值得付出的目标,让我们一起努力吧。"在第二次会议上,来自扎哈事务所的李红娣说,英国人对中国建筑史不熟悉,这能否展示中国建筑的历程,这使我意识到只有在中国建筑史中反观我们这一代人的来龙去脉,才能真正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往哪走这些问题,因而也迸发了时间轴这个理念。

 

展览设计重在制作,这里要提到的是我们的设计团队。Jerry Wang 是我在清华大学国际硕士班上认识的,他较强的动手能力让我第一时间想到他是最合适的助手。同时,我很庆幸没有把它作为公司的一个项目,而是作为一个课余作业。这样我和Jerry 就能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安安心心地切磋任何想法,例如书台的构件组合是通过足尺模型一点点推敲出来的。柳青、赵茹她们领导的平面设计团队也做了许多看不到的工作。为了做书,她们派了几组人到不同的印刷厂做样书,花费了数天的时间。墙上上千张图片的贴法,也是经历了许多个夜晚,一次次实验出来的。

 

布展设计上有三个理念:第一,在历史的框架下,能找到每一个个性化努力的坐标;第二,在趋同的混沌迷离的背景下,能够展示出独立的个性;第三,通过不同方向上个性化的努力,去捕捉时代的发展脉络。这三个理念是通过清晰的设计元素实现的。

 

赞助商大庄提供的竹板做的书台,造型很有纪念性,每个设计师一个书台,似乎每个人都站在那里。书台数量也造就了一种集体的气势,能够在较小的展陈空间中抓住观众的视觉注意力。作品用书的形式陈列,既契合伦敦书展,又是一种让观众可以细读的方式。造型大气、做工考究的书台和书,也体现了参展建筑师的品位和气质。三个半围合墙面上的上千张图片,用《建筑学报》赞助的从1977 年至今的封面组成时间轴,勾勒出了当代中国建筑的一部清晰的图像史。这个图像史既有助于把每个人定位到历史的坐标上以理解他们轨迹的形成;也有利于把历史放到每个人的肩上去探究各自的使命。这个图像史也有助于观众理解近30 年来中国建筑业法制化的历程。在logo 墙上,用五星红旗构图排列的一大四小显示屏,还展示了这十六位参展者之外的建筑师的作品,使中国当代建筑的全貌能够得到一个丰满的展现。

 

设计元素使整个展陈设计在形式和内容的关系上十分清晰,展示内容和展场的空间关系、和观众阅读的时间关系也比较合宜。在这个意义上,这个展览还是比较有思想性和视觉性的,也得到了观展的中外建筑师的认可。我个人认为这个展览用适合不同层次的人的手段,向伦敦业界展示了我们的建筑师和建筑。观众和媒体的积极反馈让我们都感到非常欣慰。

 

UED: 对于这次的参观交流以及同英国建筑界同行朋友的沟通,您有什么感想?

 

 

王辉: 在伦敦和新老两代建筑师深入交谈,也让我受益匪浅。在AA 和哈佛教书的Chris Lee 是我的老朋友,去看了他的工作状态使我感想很多。他对图纸的要求非常严格,在这点上, 虽然他还没有我年龄大,但他的图绝对是属于上代人的,我敢肯定国内没有人能超越他。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许多项目的代表图,都是用轴测线条图的方法、大小足以做博物馆收藏的作品。每个线条背后,都渗透着思想。

 

彼得・库克是我很景仰的大师。这次见到他, 虽然已逾古稀之年, 但还是个老顽童。彼得给我们看了他的手绘图,是一套用许多A2 图可以拼成一张大图的轴测,画的是一个社区的场景。每个场景中,都洋溢着设计师对生活天真烂漫的想法,渗透着童趣和热情。这种在纸面上自由流动的情感令我汗颜,因为即使是像我们这样的事务所,都不能够进入到一种"游戏"的设计状态。而更让我惭愧的是,一个长我一代的长者,仍然保持着比我辈更年轻的心态。

 

我举的这两个例子,恰恰是在我们中国设计环境中所不能看到的。中国建筑虽然在近年来有了巨大的提升,但要突破瓶颈很难。这个瓶颈就是我们没有一个让人能坐得住的环境,没有建筑学意义上深刻的话题,没有独立的人格。我们看了太多人家完成的作品,我们也过于聪明地模仿,但我们没有学到生产的过程,更没有一种和人家一样的职业精神的环境。这也是虽然所有的外国人都上门服务了,我们还是应当上门访问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