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从北京到伦敦】西奥•拉里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环境及历史角色

西奥•拉里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环境及历史角色

 

 

受访者 / 西奥•拉里斯(Theo Sarantoglou Lalis)
采访 / 孙思瑶

 

 

 

 

西奥•拉里斯在伦敦巴莱特建筑学院获得硕士学位,并在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教授研究生课程。西奥•拉里斯和斯韦德自2009 年开始在AA 建筑学院第17 分院任教。两人是LASSA 建筑事务所(LASSA-ARCHITECTS.COM) 的共同创始人,这是一个国际性的建筑和城市主义事务所,在伦敦和布鲁塞尔均设有办公室。LASSA 建筑事务所现今参与了中国、埃及、希腊、科威特和韩国等国的多个项目。

 

UED :您在AA 建筑学院第17 分院任教,有许多中国学生,并参与了许多中国项目。那么在一定程度上,您对中国是比较熟悉的。在参观过展览后,您对中国建筑师的作品有什么看法?

 

西奥•拉里斯:很多事情在过去的10 年中都出现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过去的两三年中,一些中国特有的新运动不断形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表达方式。我想列举最近普利茨克奖获得者王澍先生,还有其他建筑师,比如崔愷和刘克成,他们从现有的建筑潮流转向,进而着眼于历史与文化的传统建筑以及新材料性的当代表达。他们的作品在不同的项目之间具有极高的统一性。我认为正如建筑中心展览所展示的,这是一代伟大的建筑师,他们向中国和更国际化的观众展示了自己的声音。展览表明这些做法具有能够在全世界产生影响的潜力,同时他们也保持了一种很强的文化根基,这是他们与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主流建筑师所不同的方面。问题是如何才能长期保持这种一致的论述和成果。中国许多公司无法保持项目间风格的统一,这使他们在国外的认知度大打折扣,建筑工作室内的工作无法将理念进一步深化。这些是展览方成功避免了的问题。展览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这些工作室对最新技术进步所表现出的兴趣。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对设计技术以及建筑行业不断增长的技巧性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

 

UED :您曾提到您和所任职的AA 建筑学院团队正在对中国的城市主义进行学术研究?


 

西奥•拉里斯: 去年我们对中国进行了城市研究,重点在著名的大都市外围区域和通常的金融发展区。我们的兴趣点在于为新型农业城市提出发展理念,不是将他们作为大城市外围的生产区域,而是将其与大城市的生活和公共区域完全结合起来。中国现在有数百个工业和农业城市,我们需要对这些城市有深刻的理解并为他们提出新的城市规划手段。这些城市不仅位于中国的经济中心,也是环境、卫生、社会和文化集中的地方。同时,我们相信这些城市为创新带来了新的机遇。在建筑史上,诸如ledoux 的"salines de chaux" 这样的理想工业化城市模式曾被用来作为提出城市新思路的纲领。我们相信在农业或工业城市周围创造可持续性更强的并能为人们带来福祉的城市是可能的。

 

UED :您能介绍一下您所在学院的设计手法吗?

 

西奥•拉里斯: 我们学院第17 分院,重点是对城市进行推理性的设计,解决各种环境、社会经济和文化问题,我们支持革新的新城市主义手段,这种手段将基础设施和建筑视为整体共生且有意义的复合体,能够进行分化和整合。基于能够扩张的体系,我们的学生提出了一系列城市范例。比如,vicky Chen 在珠江三角洲设计了一个能够随着时间推移重组的漂浮城市;Nikos Vatros 设计了一个与拆船场相结合的城市, Evan Weng 设想了一个可以栖居的树冠城市,从而对森林进行保护,并收获药用植物; TolgaHazan 则对农业城市进行了另一番想象。

 

UED : 您对中国城市化有什么看法?您觉得未来的解决之道是什么?


 

西奥•拉里斯: 总的来说,急需解决的是要避免一味追求功能主义,这种模式在中国的城市化过程中非常常见。即城市在覆盖面非常广的单一功能区域发展。随着城市发展的加快,汽车数量猛增,城市面临着非常严重的交通和环境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减少功能主义思维,而尽可能将工作、零售和生活空间结合起来,同时提供分布平衡的公共设施和娱乐区域。城市主义者必须知晓技术变革以及这些变革如何影响工作和生活模式,并且最终这些交流和电脑技术是如何为地域的布局提供新的可能。

 

对我来说,中国城市规划的关键问题是对城市扩张中的历史遗留建筑进行定义,并对其作用进行整合。保留并在历史区域周围创造价值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决策者和他们的城市主义顾问们应当以长期可行的手段对历史遗留区域进行整合,在这种手段下,短期内减少的建筑面积可以用长期可选择的评估模型平衡。巴黎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游览胜地原因之一就是她能够保留每个时期最精华的部分,每年吸引200 多万人,并为数千行业创造可观的收益。虽然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使长期策略很难实现,但是对我来说,长期规划能够解决社会和环境挑战,并解决中国现代城市中有关历史作用的关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