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从北京到伦敦】彼得・库克:我眼中的中国当代建筑师

彼得・库克:我眼中的中国当代建筑师

 

 

文 / 彼得・库克(爵士,"建筑电讯"创始人,当代英国建筑领军人物)
文章来源:《 Architecture Review》杂志

 

 

 

 

由于建筑学院教育的不成熟,18 世纪,一批知识青年从英国出发,被派往希腊和罗马参观当地的建筑遗址,并利用从参观和学习中所获得的经验建立起一套系统的建筑设计体系。19 世纪末,又有一批同样的青年人从美国前往巴黎美术学院,接受建筑构造和先进的建筑表现风格的教育。

 

即使是温和而细心的人也乐意花一些时间,思考重新诠释或者刻意曲解能多大程度上带来充满生命力的建筑。英国人对工艺和琐碎细节的偏爱有时会导致温和的,甚至是杂乱的砖石产物(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霍克斯莫尔),而在美国则要求有意识地适应强硬的工业社会。所以亨利•霍布森•理查德森(HH Richardson)带着开放的思想和从欧洲大陆获得的众多灵感从巴黎返回美国。

 

由此可见,西方建筑正张开双臂热情地欢迎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及周边国家的年轻求学者。过去的几个月我走访了很多学校,包括耶鲁大学、康奈尔大学、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巴特莱特建筑学院和AA 建筑学院,演讲中50% 的听众来自亚洲,而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不再为走上台与我见面或对我的观点提出疑问而感到害羞。事实上,这些精英院校已经开始认同(巴黎美术学院也应如此)他们拥有一些先进和珍贵的资源,而这些正是雄心勃勃的家长和精明的奖学金委员会所重视的。因此主流的建筑事务所很容易产生同样的想法,并将所有的生意当做一次绝妙的单向宣传。

 

但是五天前,我见到了"从北京到伦敦"展览的参展建筑师,他们来自16 个事务所,作品涉及从商业建筑到"精品"建筑的方方面面。最特别的是他们的事务所形式完全是中国式的,比如将设计和研究工作室依靠某个大学(西方世界从未停止过对这种理念的讨论,但是很少有人将其发展起来)。虽然我知道中国正在迅速地发展,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了解中国建筑作品的真实品质。

 

当然,你可以看到来自安藤忠雄、赫尔佐格、瑞士建筑师以及早期的矶崎新的影响,但我们不应感到自满,即使展览的作品具有大量的原创性。无论是李兴钢所完成的散发天才气质的作品,还是敢于进行停止解构主义实践的都市实践大芬美术馆以及令我们回想起瑞典建筑师Sigurd Lewerentz 沉稳浪漫主义的由周愷所设计的圭园工作室和天津大学的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它们都具有很好的原创性。

 

此外,王辉的演讲提醒着我们,在中国,一切事物的建造速度都非常快。坐在那里,我陷入了对西方为自己所建造"蛛网"的思考,每一个建筑的建造都耗时长久,而那些经过深思熟虑的建筑则耗时更长。我想知道那些学子需要在我们的学校待多久?或者尽心地在我们"名下"的事务所供职多久?如果这一"伟大的旅程"可以持续二三百年,或者(巴黎)艺术学院的经验可以推行80 年。我们还有多长时间?而我们是否值得被这样学习呢?

 

四年前,我曾评论过张永和领导的美国麻省理工建筑系和马清运带领的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这只是华人建筑影响世界建筑的开端。因此王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部分缺失报道正是" 政治"刺激的表现。

 

上个月的《Architecture Review》中,迈克尔•韦伯从更理智的角度给予了我们更多思考的空间,而王澍自然成为了很多年轻建筑师的榜样,不论这些年轻人来自何方。但是我同样需要指出的是,他的成功来自作品中"点睛理念"散发的独特气质、所运用的多元化知识、成功的演讲者气质(英语)以及易于相处的个性。

 

总之,成功是所有要素的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