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天大建院校友撷英】朱剑飞:“分流与多元”

"DIVERSION AND DIVERSITY"

 

——FUTURE OF CHINESE ARCHITECTURE

 

"分流与多元"

 

——中国建筑的未来格局

 

采访/ 薛文博

 

 

 

1981年入学 朱剑飞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1 年—1985 年,就读于天津大学,获建筑学学士学位
1987 年—1994 年,就读于英国伦敦大学(巴特烈建筑学院), 获建筑学博士学位
1999 年起,执教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教研范围涵盖建筑历史、理论和设计。长期用英文写作研讨中国建筑,部分文字被译成德、法、西班牙文,多年受邀在欧美各国演讲。任中英有关杂志编委、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客座教授。主要著作有《中国建筑60 年:历史理论研究》(北京: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主编),以及两本英文著作Chinese Spatial Strategies: Imperial Beijing(1420-1911)(London: Routledge 2004) ,Architecture of Modern China( London:Routledge,2009)(第一本的中译将由三联书店出版)。

 

分流和多元

UED :您的个人经历是怎样的?对中国当今建筑界的变迁又有怎样的看法?

朱剑飞:我是1985 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系的,1987 年获教育部"中英友好"奖学金留学英国,1988 年进入伦敦大学巴特烈建筑学院,1994 年获博士学位。从1999 年到现在我一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书。

关于中国当今建筑界,根据我个人的观察,目前局面的最大特征是快速的分流和多元化,已经形成许多"平行的宇宙",互相不影响,各自为政,各有一方天地。这里有年龄的差异导致的各代之间的平行,也有地缘的差异,还有在同一个市场竞争的不同设计团队之间的平行关系。即使是在中国年轻一代中比较有影响的建筑师之间,也形成了明确的分流,在中国性与当代性之间,在理论与建筑之间,渐入佳境。总的来讲,这种分流是很正常的。它一方面来自历史的突变(1976—1978)导致社会的猛烈断层,使断层之间平行共存;另一方面也是中国的大国景象,汇纳百川于一体,自然是气象万千。以后的学者或国外的学者要来研究当代中国建筑,必须把它看成许多国家的共存,其间跨度和差异极大。

 

 

"内•外"建筑教育

UED :同时受到天大和国外院校的熏陶,这两方面对您有怎样的影响?

朱剑飞:天大的教育对我后来的研究和教学和为人处事都有影响。童鹤龄老师、彭一刚老师、聂兰生老师、黄为隽老师、荆其敏老师、曲浩然老师、方咸孚老师,还有后来给我们讲现代艺术史的邹德侬老师,都给我们树立了认真学习,严谨治学的榜样。从研究方法和理论思考的构架方法来看,我目前的工作可能受到伦敦大学的一些影响,但是从对于工作和研究的态度来看,主要还是天大的影响。另外关于建筑设计的基本判断和基本眼光,也是天大打下的基础,这种基础,可能超过所谓"巴黎美院"教育模式的构架,因为这种基础比渲染和构图更加深刻和宽泛。

 

UED :在英国留学与在墨尔本大学执教期间,您所接触到的建筑教育与国内有什么不同?有什么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

朱剑飞:总的来讲,最大的不同在于国外或西方更强调独立思考和思想内容,而中国更强调基本的理性的解决问题的基本功以及快速设计大建筑的能力。大趋势是他们重研讨和理论,我们重能力和灵活多变的适应力。他们的问题是能力在下降,我们的问题是缺乏理论培养和理论资本。他们现在要搞"后批判",就是要重新强调能力和智能(intelligence),克服理论过剩的包袱,我们则应该强调理论性和批判性,提高我们的原创动力、话语价值和象征资本。上面讲的基本上是建筑设计教育的情况。至于建筑研究的教育(以论文为核心的硕士和博士课程),西方注重论文的独特论点和论证过程,而中国似乎更重视大量的积累和全面性。

 

UED :您在国外一直致力于中西建筑相关理论的研究,请您就此谈谈国内外学术研究环境与方法的差异以及您认为的理想教育环境?

朱剑飞:国内建筑界目前最强的领域应该是中国建筑史,包括古代史、近代史和现代史,天大在这几个方面都有重要贡献。至于国内外的差异,实际上正在缩小。目前我能看到的一个差异,是国内严肃的学术性研讨都聚集在历史的和国外的课题上,而当下的中国问题以及相关的现代史和当代史问题则不受重视。这和我们缺乏设计话语和设计研讨,缺乏建立在自身现实基础上的理论和批判话语有直接的关系,也是某种学术精英主义的习惯性思维(重古代重国外)的表现。所谓理论的培养,应该包括纯粹建筑的实验性教学以及相关的历史理论教学和关于当代社会和世界问题的关注,应该充分强调建筑的人文性、思想性和社会性。

 

 

天大校友记忆

UED :您的校友中有哪些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朱剑飞:我在81 级的乙班。我和张杰、周愷、肖宇澄、刘恒谦、赵剑英、王洪是一个寝室的。我们在建筑设计上气味相投,常在一起切磋,现在想起来,实在是令人怀念。最近我有机会走访了几个设计院,看到金卫钧、卜一秋、张铮、李定在北京院、天津院和现代集团的上海民用院都是独挡一面的栋梁骨干。另外,我们的上下年级,有崔愷、李兴钢、刘恩芳和赵小钧,也都是全国知名的大师或骨干。我们的同学还有许多在天津和全国各地担任重要的工作,不能一一列出。他们的成就,让我感到无比自豪。

 

 

贡献与未来

UED :随着社会发展,中国建筑越来越向着国际化的趋势发展,您怎样看待中国建筑界的现状,又如何展望未来?

朱剑飞:现状就如我上面说到的,一种分流和多元化、差异化格局的产生。关于未来,中国建筑在世界上的贡献,或许是我们今天无法想象或猜测的。就我有限的看法,我们的个人"先锋"建筑师,也许还会进一步提升他们的中国性和原创性,以及建筑与理论直接的互相表达,以提升他们的世界影响力。不过我认为主要的问题是为社会整体服务的建筑;在这个层面上,中国的主要贡献可能在某种规模性的建筑生产上以及相关制度化和国家意志上。总的来讲,中国的贡献或突破,可能也是分流的、多元并存的,有非常个人的纯建筑,也有大规模大尺度的住宅群和城市建筑。在此,希望可以寄语还未走入社会的天大学子们——"梅花香自苦寒来",望天大学子奋发图强,刻苦学习,将来干一番大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