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天大建院校友撷英】彭一刚:桃李不言自成蹊

PENG YIGANG: EXCELLENT STUDENTS DO NOT HAVE TO TALK,YET THE WORLD BEATS A PATH TO THEM

彭一刚:桃李不言自成蹊

采访 / 柳青

 

 

UED :许多人评价天大的学生低调、谦虚,这些品质往往是人从小养成的习惯,天大如何教育学生,并使这种品质成为一种学校的传统?您认为天大的传统是什么?这种传统的根源何在?

 

彭一刚:家庭教育的重要地位是任何其他教育都无法替代的。关于天大的这种传统在我看来还是和天大老师的言传身教有很大关系。天大的老师相对来讲注重专业研究,而且彼此之间相处得都比较和谐融洽——从根本来讲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比较淡泊名利吧!这一点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是难能可贵的。有些老师的名誉思想过重,对学校的风气、教学的氛围都会有负面影响。做教育者,首先要正己,而后才能正人,老师的一言一行都会对自己的学生产生影响,学生看在眼里自然也会记在心里,对他们的人生观和为人处事的方式产生重要的影响。而恰恰是天大老师之间良好密切的关系和低调互助的处世原则,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学生形成了积极的人生观、世界观以及低调谦和的为人处世的方式。

 

天大人优秀的个人能力加之良好的为人处世使我们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比如说周愷和赵小钧:周愷的公司是一个私人事务所,现在规模已经相当大了,有200 多人;赵小钧的公司规模则更大一些,据说有两千多人。要知道这么大的私人事务所是很难管理的,不是单凭着业务好就能够掌控好,在为人处事和各种关系的处理上都需要具备比较突出的个人能力;而这些都和一个人的综合能力和素养是不可分割的。另外一点,学生们对母校的感情也相当深,为母校不计报酬、任劳任怨地做工作。比如说最近学校在天津东南郊区有一块三千多亩的地,别的学校都是采取招标的形式,而我们则是采取工作营的方式——把校友当中设计能力最强的人组织起来,让他们出方案,做设计。从整体规划到执行,他们不计报酬,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方案已经向市领导汇报过十几次。

 

UED : 您曾师从徐中等老先生,他们对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能否谈谈徐老先生以及天大的师生关系和教育传统?

 

彭一刚:天津大学建筑学院主要是徐先生创办的,我们都非常地尊敬他。他是一位卓越的导师,对天大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同济大学的学风就和他的创办人冯纪忠有很大关系。当年同济的老师有的是留学美国的,有的是留学欧洲的,各种学派混在一起,大家都具有很强的个性和不同的设计理念,很难有一个统一的思想。后来冯纪忠先生比较开明,采取了"兼容并蓄"的办学理念,有点像蔡元培先生领导下的北大的治学方法,所以才形成了同济大学多元化的学术氛围。也正因为如此,当时曾有人开玩笑地将他们的办学理念称为"八国联军"。而天大正好相反,如果说同济是八个国家,我们就是一国制——我们的办学理念就是以徐中先生为中心。徐先生原来在老国立中央大学教学(今天的东南大学), 后来留学美国,而那个阶段的美国正好处在一个转型期——由古典主义向现代主义过渡的时期。徐先生既学到了古典建筑方面的知识,又学到了现代建筑的思维方式。所以,他在自己的建筑设计中结合了古代建筑和现代建筑的优点,并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他的作品风格可谓是古今结合,亦古亦今。回国之后,他把这种思路和治学方法带到了天大。那时候他动员全体老师去承德做古建筑测绘,还让每个老师从一年级基础教起,边教边学。他还亲自给我们讲述西方古典建筑的柱式,教我们怎么画图,怎么渲染等等。另外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房子一定要考虑功能,以实用为主要目的,不能华而不实。除此之外,徐先生还强调在教学过程中学生的手脑并用。总之,徐先生的这些思想和方法在当时的环境之下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教学体系。徐先生在我们的心中是一位"革命的先行者",他用自己终身的奉献为天大带来了一片学术的春天。另外,在徐先生的影响下,我们学校培养了一大批有能力的中青年教师,大家的思想都比较一致,审美观、手绘能力都比较强,而这批中青年教师的成长,也是天大成功的关键。

 

值得指出的是,在当时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各个领域都很讲究全国步调一致,教育界也是如此,但我们却始终坚持保留自己鲜明的特色,坚持把我们的风格发扬下去,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下,天大逐渐地从各大院校中脱颖而出,出类拔萃。

 

UED :您认为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建筑学教学的基本问题是什么?或者说有哪些问题急待解决?

 

彭一刚:现在的问题就是扩招规模太大了,其中包括博士和硕士研究生的数量,老师就不能像过去教得那么认真和细致。再加上现在社会转型,老师们单靠自己的工资维持不了正常的生活水平,所以在社会上都有另外的设计任务,精力就被分散了,不太可能像我们当年那样心无旁鹜地专心搞教学。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全国没有一个建筑院校可以例外。不过相对而言,天大受到的冲击比别人少一点,可能并不如兄弟院校那么活跃,这可能也有一些不利的方面。不过我觉得作为学校的老师,基本任务就是教学,如果把主要的精力用在别的方面,把教学放在一边,就是一种失职,也会对学校的教学质量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

 

UED :请您给现在新入校和在校的天大学生留下寄语。

 

彭一刚:新入校的学生是一张白纸,所以大学本科的教育将确立他们将来一生的发展方向,对他们来讲是至关重要的。我想我们还是应该继承天津大学原有的优势,把好的传统传承下去。注重学生基本功的训练,注意培养学生的方案构思能力、创新能力,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