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天大建院校友撷英】段进:浅谈当代建筑教育

ANALYSIS OF CONTEMPORARY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浅谈当代建筑教育

 

采访 / 闫程程

 

 

 

1978年入学 段进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建筑学城乡规划设计与理论方面的专家,东南大学城乡规划学科学术带头人
1960 年,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
1982 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系获学士学位
其后师从彭一刚院士获硕士学位,师从东南大学齐康院士,并由国家教委选派与比利时鲁汶大学联合培养获博士学位。他长期坚持在中国城市空间发展理论与规划设计方法领域内开展研究与实践工作,出版专著10 余部,发表论文70 余篇,据CNKI 统计,被他引1223 次,获省部级图书二等奖2 项;完成12 项国家与省部级科研项目,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1 项,二等奖1 项;主持完成2014 年青奥会轴线、南水北调、国家高铁枢纽地区、世遗大会会址规划等20 余项重大工程项目,获省部级优秀规划设计一等奖8 项,其中四项又分别获全国优秀规划设计一等奖2 项、二等奖2 项、全国优秀工程设计银奖1 项。

 

感忆恩师

UED :请回顾您在天大时对您影响最深的人和事是什么?

段进: 在天津大学七年多的时间里,我有一件印象比较深的事情,至今还津津乐道。当时硕士生上建筑设计课的总共只有4 人,但课时非常的正规和严格,彭一刚老师每周都要来研究生宿舍给我们改图。有一天下大雪,看见窗外厚厚的积雪,我们觉得彭老师可能不会来了。当我们正躲回被窝里睡回笼觉的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只见彭老师身穿大棉袄,头戴棉军帽,两个帽耳朵挂下来挡着耳朵,站在门口说要给我们改图。这件事我现在还经常跟学生说起。另外,我觉得天大的师生关系非常好。我们这届的同学到了三四年级以后,尤其是到了硕士生以后,基本上逢年过节都是到老师家去,在老师家一起吃饭、看电视、聊天。学习上的事情更是这样,从大学二年级开始,同学们就经常直接把课程设计拿到老师家里去当面请教,这种师生关系有点像以前传统的师徒关系。作为一名教师,天大的这种教育对于我的教师生涯有着非常大的影响。他让我一直提醒自己作为教师的责任感以及如何对待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我觉得现在的年轻老师也应该向他们学习,保持好的传统。

 

 

UED :师从于彭一刚、齐康两位院士是否对您的创作、执业、为人等诸多方面产生重要影响?

段进:这两位老师的风格非常像,概括地说我觉得他们对我的影响,大概分四个方面。第一就是他们扎实的功底,再一是刻苦的习惯,第三是踏实的学风,第四是平和的为人。他们在这四个方面所体现出来的精神和品质对我有很深远的影响,在工作、执业、为人等方面我一直以他们为榜样。我现在五十多岁了,虽然工作头绪比较多,但一直坚持在一线工作,从总体到细节动手做设计,遵守这四条原则,好好地去钻研业务。

 

 

教育异同

UED :您在比利时鲁汶大学读的博士,您能说说那边的建筑教育与天大有什么异同之处么?

段进:鲁汶大学在欧洲是历史最早的学校之一,在教学基本功训练、学科构成思路上和天大有相似之处。鲁汶大学和天大教育不同的地方,主要是两方面:一是鲁汶更注重研究,尤其是设计之外的政策的研究;再一个是比较注重宏观方面的问题。如果谈及鲁汶大学和天津大学受教期间不同收获的话,我觉得国外的大学能更好地培养自己的批判性思考能力,这个是在国外学习的一个很好收获。

 

UED :您毕业后一直任教于东南大学,能不能谈谈天大与东大在建筑教育方面的异同,这些传统建筑专业强校之间平时是否有学术交流?

段进:在平常大家的学术交流与讨论中发现,普遍认为这两所学校的培养方式和学生特点上都有很多雷同之处。从我个人的体会来说,我觉得这两所学校都比较注重设计基本功,对手头的功夫更加强调;另外一个方面是比较关注物质规划和设计教学。说到不同之处,我觉得可能由于东大是中国现代建筑教育的发源地,老一辈的学术研究、一些著名的教授汇聚于此,所以还有一种学术上的优越感和先天下之忧的责任感。这迫使东大学人进行一些反省和思考,所以也会出现像王澍、张永和等这些很有思想深度的学者。另一方面,两个学校也存在同样的缺点,就是无论东大的学生也好、天大的学生也好,看任务书可以把设计做得很好,但是如果没有任务书,单凭自己体会,自己做选题,则会表现得比同济大学或者清华大学的学生要差一些。我总结是因为不太注重提出问题,只强调理解问题和解决问题。还有,我觉得两所学校的学生在表达自我思想的能力方面也是有所欠缺的。

 

 

寄语未来

UED :您的研究方向一直是在城市的建设与发展方面,请介绍一下您的研究理论。

段进:从国外学习回来之后,我觉得中国在城市空间研究领域方面缺乏一个系统性,根椐我从建筑设计到城乡规划所受的特殊教育背景以及以住的兴趣积累,所以我在城乡规划方面主要研究的是城市空间发展理论及规划设计方法。城市空间发展理论主要是以空间为研究主体,以整体、系统的观念,通过跨学科整合研究方法建立了城市空间学术研究的整体框架以及多层次的规划设计方法。针对中国快速城市化中所产生的多种城市病,城市空间发展理论的提出,对控制城市无序扩张、正确对待历史文化、科学认识规划作用、合理进行物质空间设计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自城市空间发展理论问题提出来之后,在业内受到很多人的赞同,很多方面的研究也已陆续开展。我本人也一直在进行深化的研究,目前主要是在空间发展的演化规律、空间研究的先进方法以及空间设计的新方法和应用方面做一些努力。

 

 

UED :您认为在现阶段学校教育中最需要正视的问题以及明确的方向是什么?

段进:现在学校教育最需要正视的问题我觉得就是大学精神的培养。我认为不能把大学当成一个单纯培养职业技能的地方,而不去启发思维,单纯以就业作为评价标准。所谓大学精神是既要培养学生职业技能,更要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培养学生的职业理想、社会责任感以及职业道德。很明显我们现在在这些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大家关注更多的还是就业率、职业发展、赚钱多少等。对于方向来说,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教书育人。不但要教授学生以技术,还要培养学生的人格,只有在具有大学精神的教育体系下培养学生,对于中国教育来说才是有发展的。而如果单纯以科研项目、论文数和工程款等指标要求教师,以分数来衡量学生,则不能够形成一种好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