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天大建院校友撷英】戴月:“责任心”的规划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PLAN

 

"责任心"的规划

 

采访/王鑫

 

 

 

1977年入学 戴月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教授级高级规划师
1977—1981 年,就读于天津大学建筑系,获学士学位
1981—1984 年,就读于天津大学建筑系,师从沈玉麟教授获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的硕士学位
1984 年至今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要从事城市详细规划设计、城市设计等咨询、设计与技术管理工作,主持和参加多项城市规划设计项目。

 

"科学的春天"播种知识

UED : 77 级对于整个天大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一级,也是"文革"后真正的建筑教育的开端。您能谈谈当时您对天大的感受吗?比如印象深刻的老师和求学体验。

戴月:"文革"之后恢复高考,能够考进大学是很幸运的,在这之前我当过知青,当过工人,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重新走进校园学习,心里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和对新生活的憧憬,我深深地记得当时有报告文学形容那个时候是科学的春天,所以要非常感谢邓小平。刚入学时由于唐山大地震之后教学楼在修缮,最初的课程有些是在临时板房里上的。好像建筑初步第一节讲的是如何削铅笔,铅笔也可以削得很漂亮,还有自制的小钢笔,写写画画很有意思,还有写仿宋字,等等,基本功训练很严格。但毕竟我们脱离学习环境太长时间了,我记得第一次摸底考试很多人考坏了。

 

 

UED :天大教育对您的影响是什么?对您现在的创作、为人等有哪些影响?您怎么看天大人的执业流向?

戴月:天津大学的建筑教育对我之后的工作还是很有影响的,刚刚经历过"文革",突然走入正轨了,老师们也是满腔热情地教我们这批"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那时候教师的第一任务甚至唯一的任务就是教书育人,一心一意,也没什么课外书,好多教材都是油印的。老师教我们收集资料是到图书馆去找原版书再把图用硫酸纸描下来自集成册作为参考。音乐和文学的欣赏课帮我们提高个人修养,让我觉得建筑师是一个浪漫和崇高的职业。很多这些细节使我们受益匪浅,认真严谨、脚踏实地的学习和工作的态度对我帮助很大。不论是做建筑师还是做规划师,或是做别的什么职业,养成好的工作习惯是良好的开端,这些是学校教育的功劳。

 

 

知识改变命运

UED :当时您是否从工作岗位重返天大进行的深造?接触社会之后再回学校是否让您更加明确学习的任务和目的?现在很多学生对于毕业后是工作还是继续深造这个问题总是有一些疑问,您能否给一些建议呢?

戴月:我当时确实是工作后又考大学,但和如今的重返校园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和当今学生的继续深造是完全不同的。当时不能在高中毕业后考大学是时代造成的,重返校园是梦想。我当时被分配到房修公司当一名瓦工学徒,说实话,学习的动力是通过学习知识改变命运,恢复高考给了我们那一代人这个机会。对学生毕业后工作还是深造的问题我有个小建议,工作也好,深造也好,都要对自己有个职业规划,学习和实践不是截然分开的。但那一纸文凭是必须要有的,你没有一定的学历,就达不到用人单位的基本条件,也不能实现你的目标。

 

 

责之深,计长远

UED :规划师和建筑师的职业诉求是很不同的,从本科的建筑学到研究生的规划设计,再到现在的成功的规划师,您是不是一直都很严格的要求自己呢?对于规划师来说,最重要的职业素养是什么?这是不是您在天大和后续的工作过程中所总结出来的呢?

戴月:我当时本科学的是建筑学,研究生学的是城市规划,毕竟一共七年的时光,就想多学一个专业,没有和自己的前途挂钩,更没想到做规划师做了27 年。对于规划师职业素养,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负责任,也就是要有很强的责任心,对业主负责,对社会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

 

 

UED :作为一名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占有非常重要地位的女规划师,您觉得作为规划师性别差异会导致思考方式的不同吗?您觉得当代女性规划师的发展怎样?

戴月:关于性别对于规划设计的思考模式有什么不同,这个不好说,同性之间还会有区别,这取决于教育背景、个人风格,职业素养等。从女性的特点来说,考虑问题更细腻,工作计划更严谨,协调能力更强,应该说各有所长。一些我接触到的年轻一代的女规划师,受教育程度高,思路清晰,思维敏捷,表达能力强,非常令人佩服,不乏天津大学的毕业生。不过,女性势必比男性面临更大的压力,处理好工作和生活这对矛盾,始终是女规划师面临的问题。

 

 

多方协调,总体统筹

UED:对于规划师来说,是不是在"大院"做大型的城市规划或者研究项目,才是规划师最认可的能够不断带来挑战的工作呢?

戴月:规划项目的大小和建筑设计项目的大小是不同的,所谓大型规划项目会涉及到较多的宏观类项目,听上去名头就很厉害,一个全国的某某规划和一个城市的城市设计自然是一大一小,没有可比性,甚至是不同专业的人来做。大的规划院承接大型项目的机会多,有些技术含量高的宏观类项目,所需要的专业知识涉及面更广,综合性更强,遇到的问题更复杂,不是某一个专业所能涵盖的,所以具有一定的挑战性,有机会参与其中对规划师的成长有利。

 

 

UED :作为北川新县城灾后重建规划的主管总工,新城的建设怎样注重文化的延续?

戴月:北川新县城规划建设是中规院举全院之力进行的一项重要工作,从救灾、选址到北川新县城规划、建设全过程协助当地做好灾后重建工作,除了编制一系列规划之外,还担纲了规划技术总协调工作,统筹协调相关设计单位,联合建筑师、工程师等开展设计、评审、咨询工作,系统全面地推进新县城的建设。这项工作对规划师是非常好的锻炼机会,我参与了规划建设这个阶段的工作,从总体规划开始,新县城文化延续的问题就受到关注,项目组专门进行了羌族文化的考察,还做了城市设计专题。一个全新的、三年就建起来的城市其文化的延续不是靠表面的粉饰能够体现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老百姓日常生活的逐步融入而渗透到每个角落。新县城、新生活会有新的文化产生,这可能是文化延续的生命力体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