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主题 UED Topic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高品质住宅的建筑设计】谁主宰了居住问题

谁主宰了居住问题

 

文 / 黄石(壹联动董事长)

 

 

“壹联动”是一家源自名企精髓、思想锐利、经验丰厚、激情迭创的地产品牌价值推手。注重系统、逻辑、契准、适行之美学观点。公司曾服务于杭州市政府、余杭区政府、诸暨市政府、万科集团、绿城集团、嘉里建设、凯德置地等全国性品牌企业(政府),并健康开拓地产销售代理业务。


住宅品质与居住品质之间的差异性决定了技术进化与生活进化的悖论。住宅是唯物主义的,居住则为多元论。住宅品质是一个技术系统,居住品质保障则是一个社会系统平衡(它涵盖了住宅品质系统)。


1976年联合国生境会议指出:“在今后35年内,35亿人口需要地方居住,相当于需要3500个拥有百万居民的城市。而现在达到这样规模的城市只有不到300个。在今后的35年内,人们还需要6亿座住宅,这个数目比世界上现存的住宅总和还要多。”


35年已逝,居住环境不仅没有因住宅建造数量和技术进步而变得更加美好,相反,居住问题至少成为了中国社会最为棘手的社会问题。在中国,居住问题成为前所未有的全社会矛头所指。开发商被视为“恶”的代名词。住宅在需求与投资的双重属性中、在资本与资产的互换中衍生。


居住品质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建筑师所能解决的。当今,像勒柯布西耶与密斯凡德罗时代那样可以引起革命性影响力的时代一去不返(他们引领了一场全球性的现代主义建筑实践)。如今,建筑师的作用是微观的,优秀的建筑师仅凭职业水准与道德良知与委托方进行斡旋,居住的学术研究与建筑学批评在根深蒂固的现实体制中顾影自怜。居住,这个与人类文明史同步的最为古老的门类,恰恰也是人类多种需求中进化最缓慢的。公元1世纪古罗马人维特鲁威在《建筑十书》中提出的“坚固、实用、美观”三要素至今仍然是住宅市场最难广泛实现的标准。


在复杂的政治经济学链条中,开发商也只是一个赚钱的道具。他们并不能改变居住品质这一广袤的社会学领域。中国的土地供应制度与市场需求决定了开发商是唯一的住宅供应商。非私有化的土地制度决定了住宅制造的非个性化与产业化。规定了容积率、密度、高度的土地拍卖制度让住宅的价值得以保障,也成为了开发商的利益底线。开发商所遵循的逻辑本质是:一、绝不亏钱;二、赚更多的钱;三、更快地赚钱。这就注定了没有比商业利润更为至高无上的住宅制造原则。在这样的现实制度上,住宅问题已经退化成由数字与事实构成的商业行为与金融调控之间的斗争。人类对于居住的情感基础已经遗忘,那些令人作呕的伪豪宅样式、市场流行风向以及销售价格成为我们居住条件的现实。


现实是,一方面巨大的居住需求问题成为社会的结构性矛盾;另一方面,住宅的资本化导致了经济泡沫。从“居住即机器”到“居住即资本”,从科技住宅、工厂化住宅到廉租房建设,所有这些都非常呆板,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是社会统计学上的一种智力框架。我们在建造技术上的进步导致了我们居住环境人性的退化。人们不是根据每个城市每个家庭的个性化选择住宅,而是成片的开发模式取代了多样性的每个城市与家庭。


在城市规划、土地供应制度、商业原则的大框架下,居住品质问题最后只能退缩到社区住宅品质问题。而住宅品质,只能转化成一种技术品质。这仍然属于维特鲁威的“坚固、实用、美观”三要素范畴以及当今“环保”的增项。日本建筑师隈研吾倒是从社会阶层的欲望出发对日本人划分了10种居住模式假想(《十宅论》)。同是日本建筑师的中村好文则在《住宅读本》中提出了舒适居住的12项条件。美国人亚力山大的《住宅制造》走得更远,他倡导并实践的一套家庭参与建造系统模式,试图以此来拯救成片房地产开发模式中人性的丢失。凡此种种,均为建筑师领域的思维尝试,类似的尝试我们也可以在近期中国开发商万科委托都市实践事务所的“土楼”项目以及建筑师张雷为诗人叶辉的私宅设计中见到端倪。但这样的例子仅为实践性,因为中国土地的非私有化与住宅供应系统注定了人们不可能有更多的选择。


居住问题的主流趋势无可挽回地走向机械复制时代,那么我们就放弃有关传统居住品质的浪漫主义情怀吧。城市的特征在无可避免地衰减,我们相信住宅品质与汽车品质一样,在后商业模式中,个性化是被生产出来的,所有的居住社区都已经被开发商和广告商精心编码,你所需要的,乃是你被强迫需要的。你的欲望也是被生产出来的。在这样一个商业机制中,居住品质按照财富分配一一对号入座,无一幸免。


因此,居住问题不是一个行业的问题。诚如恩格斯1887年在《论住宅问题》中所言:“并不是住宅问题的解决同时就会导致社会问题的解决,而只是由于社会问题的解决,即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废除,才同时使得解决住宅问题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