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长的城市运动绿道

 

前言

江阴,中国江苏南部小城,因地处“长江咽喉”而成为历代江防要塞,更是当今长三角区域重要的江海联运港口。除此之外,江阴还是一座的花园城市,并且,拥有一项“世界第一”:全球最长的运动绿道。它的设计团队来自BAU事务所,由墨尔本皇家理工学院客座教授、澳大利亚注册建筑师James Brearley带领的中国青年建筑师,恰如习主席所言,“用绣花针的精神”,穿针引线,为江阴织造了一段绵延4707米的传奇。

 

 

01

编织&缝合 BAU的精心设计

 

2019年,在一片汇集了街心公园、交通主干道、城市花园的区域,江阴市政府委托BAU设计的运动绿道正式竣工,未有宣传,但却吸引了市民从各个地方自发前来体验,央视也带着探秘的视角前来拍摄纪录片。

 

人们都说,穿梭在这条绿道上的体验妙极了!这是一段“会呼吸”的绿道,穿梭在城市的上空,没有其他交通工具的干扰。整个绿道就像一条开枝散叶的藤条,每一个小分支,都自然地隐入城市脉络中,规避了穿行马路的麻烦与危险,你能在多个地方,十分顺利地上下绿道——这种“无缝联结”的细腻思考与设计,正是BAU的建筑价值观和实用美学。

 

  

 

“CONNECTING不是简单粗暴的联结,而是穿针引线的灵活。” BAU 创始人 James Brearley 拥有在中国践行了9年的建筑体系【网络城市】:将城市的功能编织为网络,连续、邻接叠加,形成人性化、耐久性的新城。江阴绿道并非一个大圆圈,而是由一根聪慧的绣花针引领,上下起伏、左弯右绕地编织、缝合着整块城市区域。

 

 

为了花园城市里的树林,它足足调整了400余次路径方向,绕了近100个弯;为了给更多区块的人群打造捷径,绿道起伏共11次;绿道下方的空间也被考虑到,柱间距调整到15米,方便人群相聚社交……

 

 

这不是乌托邦,是一支具有坚定信念与专业学术背景的团队,打造的生机勃勃的城市新貌,在紧迫的时间和严格的政府规划控制下,仍然共同孕育了这一富有深刻内涵的诗意。

 

 

02

本地“网红”,创造城市的群体回忆

 

公元前57年,西塞罗(古罗马第一雄辩家)被流放后,家乡的宅邸被拆毁而重建成一座神庙。他发表了名流千古的演说“为家园辩护”,赢得了尊重和支持,最终神庙被拆除,家园得以恢复。


每个人对家乡和所在城市,都有着自由的热爱与主张。进驻中国20多年来,BAU一直高度关注本土文化,城市里“日常生活的喧嚣”是珍贵的素材,创造一个市民能够高效、愉悦享用的场景至关重要。“更关键的是,他们在这里获得了具有辨识度的群体回忆,拥有回忆附着的场所,是充满情感、活力的,也富有无限的发展潜力。”

 

 

BAU所打造的绿道,令人们从城市获得富有活力的慰藉,并眷恋着日常情趣

 

 

实心和透明的围栏,让市民们自由选择隐私休闲或社交互动;俯瞰湖泊和运河的地方设有座位,惬意观赏风景;具有雕塑桁架的标志性桥梁,构建艺术化的地标;漫步、健身、亲子、娱乐、约会等各种可能被拓展,成人也可以在这里玩耍!

 

这个新的城市基础建设,一露面就深受喜爱,从当地老百姓到游客都纷纷前来打卡,比起仅仅满足“视觉感官”的场所,它更令人乐在其中,享受自然惬意。

 

03

火柴盒,“减法”创造的商业回响

 

自行车店、驿站、咖啡店、茶室、餐厅、音乐广场、运动广场、亲子娱乐区……漫长的绿道上附有不同形态的场所,对一条运动步道来说,如此丰富的功能设置在全世界范围都是罕见的。

 

 

健身爱好者在攀岩墙竞技;情侣们在景观台约会;邻里好友随意地阶梯上闲聊;公共乐器装置启发着音乐秒思;孩子们在亲子区的欢笑回荡在城市上空,设计师精心设计了适合所有年龄段的爬坡和滑梯,成年人也玩得不亦乐乎……

 

这些场所大大拓展了基础建设的商业价值,不断增加的商业项目为绿道的运营成本做贡献。不仅令城市更“宜居”,进一步实现“宜业”。

 

做到这一点,BAU用的并非“加法”,而是反堆积的减法美学。设计师采用标准化组件的方式,既具有系统性又十分灵活。

 

 

如同一只只火柴盒,简洁灵巧地一步构建功能性场所。每一只盒子内部都勾起人体验、探索的好奇,它们的功能可以不断被再创新,整条绿道的发展更显得潜力无限!

 

结尾语

 

场所是附有回忆的空间,越是附有清晰辨识度的回忆,场所的价值也就更深远。BAU的江阴绿道项目,在成就世界第一的传奇时,也沉淀于人心,礼赞建筑设计,更突破城市美学价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