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国城镇化进入到以存量为主的发展阶段,城市更新成为了这一阶段城镇化进程中新的增长点。工业遗产作为城市更新的重要组成部分,蕴含了时代及城市的记忆。如何使其在新时代下实现转型复兴,带动城市发展,是全球诸多国家城市发展所面对的共同课题。

 

河北省委、省政府决定以河北省园林博览会为载体同期举办国际城市规划设计大赛,以高水平设计理念和成果全面提升河北省城市设计和建设水平。“为美丽河北而规划设计”第三届河北国际城市规划设计大赛(邯郸)新闻发布会,于2020年1月16日在河北省邯郸市正式拉开帷幕。第三届河北国际城市规划设计大赛(邯郸)由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河北省自然资源厅主办,邯郸市人民政府承办,邯郸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组织,《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策划执行。

 

第三届河北国际城市规划设计大赛(邯郸)主要包含:邯钢片区城市设计国际大师邀请赛以及第三届Q-CITY国际青年设计师竞赛。

 

主办单位

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河北省自然资源厅

 

承办单位

邯郸市人民政府

 

组织单位

邯郸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策划执行单位

《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

 

 

邯郸 · 名字的故事

 

每一座城市都有着自己的名字,每座城市在她的城市历史中,都有可能不断地改变自己的名字。那么,城市的名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借马可波罗之口说:“记忆中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住,就给抹掉了。”早在人类诞生之初,山川湖泊就存在了。通过命名,人类巩固住了自己对于世界的印象,然而,印象却总是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鲜有城市一如既往地保持着自己的乳名。

 

邯郸,就是这么一座城市。透过名字的故事,我们追溯最初记忆中关于邯郸的印象。

 

在战国以前,邯郸被写作“甘丹”,有学者考据太阳升过地平线叫甘,太阳落山过地平线叫丹,邯郸即日出日落之地;而《汉书·地理志》中张晏提出:“邯郸山,在东城下,单,尽也,城廓从邑,故加邑云。”意指邯郸的地名源于邯山山脉的尽头。

 

邯郸落日 © 邯郸市政府提供

 

城名沿用三千年而不变,是中华地名文化之中的一朵奇葩。由此,在这块土地的历史上,形成了不同时期的绚丽的文化派系。而在现代的城市发展以及中国工业化进程中,以邯郸钢铁厂为代表的钢铁企业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邯郸也被作为“钢铁之城”为近人熟知。

 

随着时代发展,位于市中心区域的邯钢厂区也给当下邯郸城市发展带来了压力。如何利用好邯钢厂区的工业遗产,使其成为邯郸发展的新动力,是这个几千年都不曾改名的城市当前面临的发展难题。

 

2020年1月16日,“为美丽河北而规划设计”第三届河北国际城市规划设计大赛在河北邯郸拉开帷幕。其中邯钢片区城市设计国际大师邀请赛围绕“工业遗产转型复兴”,以承载着邯郸市工业记忆和历史积淀的邯钢东厂区为基底,邀请国内外六家顶级设计大师团队参与到竞赛中,聚焦存量时代到来的当下中国城市在转型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

 

本次推文为大家带来UNStudio事务所团队代表、设计总监Maria Zafeiriadou女士的专访。

Maria Zafeiriadou | 受访人 UNStudio事务所设计总监

 

访谈 | Interview

 

Q1:第三届河北国际城市规划设计大赛包含两大模块:邯钢片区城市设计国际大师邀请赛、Q-CITY国际青年设计师竞赛。您对这种以竞赛的形式来应对复杂的城市建设问题有何看法?

 

UNStudio:这次竞赛提供了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去让人们思考今天怎么面对城市中的老工业区的问题,我们也非常珍惜和感谢这次宝贵的机会,能够和这么多优秀的设计团队参与到邯钢片区的城市设计之中。我们知道,随着今天城市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能做的要么是直接将这些工业设施迁出城市,要么则是通过新出现的技术手段对城市中的工业片区进行改造。

 

由邯钢看向邯郸大地 © 网络

 

另外,这次竞赛也是一次基于健康环境的适应性再利用问题上思考的机会。因为工业区域一般都会或多或少的存在污染问题,如何在离邯郸市区这么近的区域创造一种高品质的城市生活也因此显得尤为重要。

 

Q2:在邯郸当天的踏勘,我们既有去到邯钢工业厂房区,也参观了赵王城遗址。请问您对邯郸这座城市印象如何?您认为此次大赛的设计任务有什么挑战或者说有趣的地方?


UNStudio:在邯郸当地的踏勘是一次非常愉悦的体验,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场地,邯钢厂区的那些工业设施,屋顶和烟囱上无数的铁桥...它们在空间中产生了巨大的张力。也给人带来了许多震撼的体验,尤其是当你漫步在邯钢厂区时,你会发现那里有非常多的有意思的空间。总而言之,在参加了邯钢片区的踏勘工作后,我认为它蕴含着无限的潜力。

 

俯瞰邯钢 © 邯郸市政府提供

 

另外,邯钢与和它毗邻的古老的都城遗址赵王城之间的这种共存关系也迫使我们思考在将来如何将二者联系起来。我们在参观工厂区时听到的关于邯郸以及邯钢历史的讲解令人印象深刻,我们从而知道已经有很多工业与城市转型的经验从这儿介绍到了其他城市的发展之中了。我相信这种由邯郸向其他城市传播发展经验的做法,对于我们这个项目也会同样适用,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努力的工作能够使得邯钢片区成为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新的工业转型、复兴的区域。

 

Q3:目前中国城市的发展已开始失去过去的发展红利,并逐渐进入停滞状态,城市更新成为城市化进程中的新增长点。作为城市规划者,您如何看待这一社会发展阶段的变化及其对城市规划的影响?城市规划师应关注于什么样的社会责任?

 

UNStudio:针对您所提到的问题,我认为现在比较重要的问题之一是,每当我们进行城市更新时,都会伴随着出现一种士绅化(gentrification)的现象,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将那些原本就住在那里的人们迁走,因为他们可能很难继续在那里生活下去,担负较以前更高的生活成本。

 

邯郸广府古城晨练的人们 © 邯郸市政府提供

 

我认为我们首要的责任之一就是为已经居住在这些区域的人们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并让他们未来也能更好地融入到城市生活之中。我们希望针对一些像原来所在的片区可能存在的资源不足或者是环境出现了一些退化的问题,我们能够找到新的建筑规划设计的方法,赋予他们新的职能,并且使得他们重新焕发新的活力与生机。

 

Q4:工业遗产凝聚了城市的发展印记,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城市的工业遗产与城市居民的记忆也密切相关。您能否根据您过去的经历和邯钢的现状,从城市规划的专业角度谈谈如何处理工业遗产的相关问题,工业遗产如何找到自己的未来发展机遇?能否结合UNStudio过去的经验谈谈你们的认识。


UNStudio:就像我们在发布会上提到的那样,城市其实是具有惊人的适应能力的场所,工业遗产可以通过改造而成为一个具有非常独特的认知感的那种场所空间。因此不必害怕城市中工业遗产的改变。甚至可以想象把居住功能植入在这些区域,通过它来使这里重新形成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另一方面,保留一部分工业遗产是很重要的,我们应该尽力找到与这些工业遗产共处的方法。

 

邯郸城市 © 邯郸市政府提供


UNStudio一直致力于城市设计方面的工作,就此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包括面向未来的研究。在两年之前,我们成立了一个兄弟公司,主要是致力于把最先进的世界上的技术融入到建筑领域当中。我们希望能够借此竞赛的机会和大家一起进行各方面的探索、合作与分享。

 

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城市的改造、复兴进行转型,使得原有的这些片区得到新的活力,能够满足未来人们的需求。所以在这个项目着手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采取不同的维度,比如要考虑像邯钢片区工业的遗产、文化的内涵,周边的生态环境以及社会方面的需求,通过综合考虑之后,我们希望一方面能够保护工业的遗产,同时进行成功的转型和复兴,另一方面在我们的设计当中也是本着以未来为主导的,在这之后我们所要考虑的是未来人们的生活、工作,他们的娱乐、休闲还有整个城市的发展是什么样的,基于此我们才能够进行合理的整体的规划和设计。

 

Q5: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一些其他声音,在城市工业遗产改造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一些问题,例如残余的工业污染的处理方法,可能会导致大量成本。由此导致投资成本远远高于直接建设成本。作为设计者您如何看待这一矛盾?


UNStudio:对工业遗产地区进行修复的成本有时会很高,比如污染严重的工业区中的土壤治理等,这都会让人们质疑工业遗产用地的开发成本率的问题等。


UNStudio考察现场 © UED

 

但我认为我们应该看到每种情况其实都是各异的,每一个项目都需要结合城市规划和城市未来的发展去分析开发利弊。但也应该考虑另外一些方面,也许我们新植入的功能能够为城市的其他地方创造更多收入,或者假如我们可以在这儿建设一个适宜的社区,人们在这里可以拥有更快乐和更品质的生活,那么这又会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了。另外我想补充的一点是,尽管工业遗产改造项目的造价可能会很高,但如果我们只是单纯地想要城市向周围扩展,它可能又会带来更多的环境问题,所付出的代价可能会更高。因此也许我们更需要关注在城市中的这些工业遗产区域,发掘这里所具有的发展价值。

 

 

城市和乡村在不同发展阶段会遇到许多难题和多元化诉求,在新时代背景下,亟需探索出立足于中国城乡创新发展思路。

 

CBC建筑中心作为中国城乡创新发展领域最具影响力的研究与实践的机构之一,多年来致力于通过“大师工作营”“设计竞赛”“集群设计”等创新方式,为中国的城市与乡村解决发展中遇到的复杂问题,提供有创意的、系统性的城乡发展解决方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