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C TALK 】矶崎新不竞新奇:博物馆都市

 

 

 

2014917日,CBC  TALK大师讲堂之矶崎新先生“博物馆都市”专题演讲在位于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西北门的金沙剧场内成功举办。此次活动由《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主办,由成都惟尚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承办。《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副主编王博担任此次成都专场演讲的主持人。在本次活动承办方成都惟尚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建筑师傅威先生、成都市勘察设计协会秘书长罗刚先生上台致辞之后,矶崎新先生带来了精彩演讲,担任本次翻译的是“矶崎新+胡倩工作室”的合伙人胡倩女士。

矶崎新先生不竞新奇,他将建筑单体与城市背景和建筑内部功能的需求相结合,坚其内质,追求建筑对历史、文化和城市的贡献。

 

 

    矶崎新先生首先将自己描述为一个将城市、建筑、内装之间的关系尽可能结合起来考虑的一个建筑师。继而,他以他的美术馆和博物馆项目为重点,通过具体案例解释了其具体的工作以及一些具体的成果。

 

    矶崎新先生认为各种功能的建筑单体均与城市之间发生关系,他在讲演中主要向听众传递其对文化设施和城市的关系的思考。他首先介绍了水户文化中心,其中有剧场、画廊、小规模的美术馆、一个多功能会议室和音乐厅。一个城市需要涵盖博物馆、图书馆、剧场、音乐厅等各种文化功能的综合性文化中心,这是近代国家中出现的概念,迎合了国家的历史需求。

 

    虽然该项目是90年代初完成的项目,矶崎新先生把这个文化中心做成了现在看到的比较低层的美术馆的体量。带有实验性的小型剧场可容纳300人,在此可体验多种新型的演出形式。更特别的是,这是水户这个城市专属的剧场,并且由一个专门的团队使用。在剧场设计前,矶崎新先生就考虑了将来的运营方式以及表演方式,以及如何在此制作剧目并向世界展示一系列将来的发展方向。简单而言,就是软件先行,继而结合硬件进行考虑。其中的中型音乐厅可容纳1000人左右,它的反射板是可升降的,使其能够适应更多功能的演出。其中的美术馆规模较小,空间与墙体相对而言比较中性,并不张扬,是20世纪流行的白盒子形式。得益于其良好的空间布局以及光线运用,自然光和人工光结合在此得到完美结合,众多备受好评的作品在此展出。

 

    矶崎新先生希望介绍的不仅是建筑最终呈现的状态,更希望向大家传递文化设施与城市之间的关系,他强调文化设施在被建设时更需注重软件和硬件的配合。

 

    10年后,矶崎新先生和中国建筑行业开始有比较密切的接触,他设计的大同大剧院位于大同市新区,其中具备美术馆、图书馆、博物馆等文化设施,兼备政府设施,他采取的是根据内部功能找到外形的自然的结构法,并且希望这个屋顶用混凝土建设。从剖面可以看出,功能本身拥有垂直的剪力墙、受力墙,希望将功能围合起来的墙体承载着纵向、横向的受力。矶崎新说到,“这个屋顶不是我设计出来的,而是自然地盖在这些剪力墙上,自然形成的一种曲面。”当然,因为它是由混凝土板制成,可能感觉僵硬,但在设计的方式上矶崎新先生希望它像混凝土布一样,在垂直的墙体上找到自然的外形。

 

    设计建筑单体的同时,矶崎新先生为城市做了许多考虑。大同剧院最初的设计任务是3万多㎡,但是矶崎新认为大同这样一个人口规模的城市,将来也许没有可能运营一个3万多㎡的剧场。他通过实例同大同市政府沟通,最终将大同剧院减至2.5万㎡的规模。

 

    矶崎新先生谈及在中国做文化设施的时常碰到的问题,他认为主要是将来运营方面的软件层面考虑不充分,经常是先有硬件再有软件。他强调软件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文化设施设计时,需要和具体的建设方就将来运营的可能性进行探讨。矶崎新先生希望对这个城市负责,他说,“一个再好的建筑物,如果运用得不充分,也没有生命力。”他希望大同剧院除了承负大剧场、小剧场专业演出之外,在入口大厅的空间里也能满足多功能各种形式的演出。

 

    

 

    关于博物馆类建筑,矶崎新先生介绍了以马王堆出土文物闻名于世的湖南省博物馆。马王堆文物展示馆是最主要的展示空间,其他的临时展示或者其他展示都可更换,而马王堆文物的展示是永久性的,因此这部分的空间对整体的设计而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从颇费心思的剖面上可以看出,中间的倒三角形即是马王堆文物的展示区,将它作为中心展示区来考虑人流的组织方式,和传统博物馆人流导入方式相异。除右侧主入口之外,同时有着下方低势的地面上的入口,以及地下入口,这些入口最终都可汇总到入口大厅,通过入口大厅后,经过自动扶梯或电梯,进入大屋顶,或者大屋顶下方的主体平台。

 

    自2011年到设计完成的整整3年间,对是否保留老博物馆的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最终因造价等因素仍将老博物馆拆除,但是矶崎新先生认为还是应该保留老博物馆的记忆,因此将入口大厅正对着的深灰色墙予以保留。

 

    最后,矶崎新先生介绍了中央美院美术馆。首先他展示了设计时期的模型。以传统手工的方式来推动建筑造型是矶崎新先生经常用的方法,可观的后果是:做给业主看的模型较少,而为设计团队自身做的模型反而非常多。 

    美术馆的建筑问题不仅包括自然光、人工光和影,同时涉及到该校建筑之间的亲近感和梳离感,这些问题都在设计过程中进行解决。除却人工光和影之外,矶崎新先生切望观众进馆之后可以融合到空间之中,能够获取真切的体感。

    在这个美术馆空间里,他希望人们在观展行走的时候通过身体的体感感受到美术馆空间的变化,同时也可以感受到空间变化里艺术展品布置的变化。

    整个建筑外观看似一个雕塑作品,而进入内部之后则感受到了不同的空间体感,这是矶崎新先生希望达到的效果。

 

   

    在向大家介绍了以上具体项目之后,矶崎新先生再次重申:我是把城市、建筑以及内装结合起来考虑的建筑师。做任何建筑单体的时候,都不仅需要考虑它和城市绿地、城市背景、历史氛围以及人文文脉之间的联系,还需考虑其内部的不同功能,而并非止于建筑单体本身。他表示,“在做建筑之前就需要考虑建筑内外的联系,特别是对历史、文化和城市的贡献,这对建筑师而言尤为重要”

 

 

 

在接下来的与家琨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刘家琨和成都惟尚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傅威的对谈环节中,三位围绕矶崎新先生此次成都之行下榻的环球中心项目进行了深入而具体的探讨,矶崎新先生坦言该建筑的巨大尺度带给自己的战栗。刘家琨先生谈到他并非将之当成建筑看,而是当成中国经济发展在此阶段社会的一个现象来看,当成欲望和能量来看,矶崎新先生对此表示赞同。傅威认为这表达了开发商非常狂热的理想,并直言此类巨型建筑对于建筑师而言极难驾驭。矶崎新先生最后补充说到,他不希望今天的环球中心将来成为城市的大型垃圾,他期待它仍然能够在今天担忧的基础上能够有一定的优化的可能性,在此基础上可以让它的生命力延续得更持久。讲座在观众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