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仁:都市合院主義

 

 

 

 

 

 

 

2014年7月2日晚,一场大雨洗礼过后的CBC活动中心又一次高朋满座,香港大学建筑系教授、王维仁建筑研究室主持人王维仁先生在CBC建筑大讲堂开讲,从 “建筑地景/地景建筑”的设计概念如何贯穿于城市和乡村,到如何体现人居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王维仁老师以自己的实际项目为例,为到场百余位听众带来了他的都市合院主义思想。王老师的讲述生动幽默,引人入胜,而他对自然环境的创造利用,对每一颗树木的尊重以及为每一位使用者考虑的责任感则更加发人深省。

 

 

《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执行主编柳青女士为王维仁先生颁发CBC Member荣誉证书

 

 

讲座现场座无虚席

 

 

一半阳光一半影----居住与自然

 

“我这一辈子所关心的事情,其中一系列比较重要的相关的关键字凑在一起,即院落(四合院)、花园这两个中国传统建筑中的形态,四合院是居住的建筑形态,而花园是景观,属于地景建筑的范畴,他们的关系即人居状态与自然的关系。”----王维仁

 

这种传统院落其实表达了很多人喜欢的居住状态是四合院和花园,在某种程度它可以结合在一起。院落给人舒适的感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树,树的光影打在石头上面,就会有树影,就会有青苔,就会有这种环境的现象或者说地景的产生。院落是一种建筑形态,而这种建筑形态的目的除了通风采光,而实际上是把自然围在里面。

 

 

人在自然环境下的居住状态

 

 

人在城市里面围出自然的状态

 

 

在围墙里面围出居住的状态

 

 

岳麓书院

 

 

徐渭书斋

 

 

合院----形态学设计

 

城市的肌理代表大部分人居住的状态,现在很多都变成塔楼,塔楼已成为中国人居住形态的主要典范,而在城市中的关系就变成电梯,分散在各自的楼层,这种生活关系较过去有很大的改变。现在的这种居住的生活关系,它跟自然的关系、人跟室外环境的关系被消减到非常少,我们每天回家所经历的丰富的空间关系也变得非常简单,这种巨大的改变是否是中国人未来的唯一的居住答案,是一个问题。

 

在过去的设计当中,我开始不自觉的做四合院,实际上是以不同方式来呈现四合院的关系,主要问题是当密度变高,楼层增加时,我们是否还能做出四合院的关系。

 

台中光隆小学Guanglong School, Taichung

 

我们希望给每个教室提供一个院子,从一楼的教室出来有院子,二楼的教室出来有平台;在每个教室门前的院落里种一棵树,它并不是传统的四合院,不具有封闭的空间,它变成串联公共空间的一种关系。

 

我想把四合院变成组织关系,即个体在建筑群里面,无论是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学校,人与整体的关系。在该设计中,是用院落作为一种空间组织,来解决部分与整体的关系。在这个学校里面有大的广场、小的广场,有高年级、低年级的分区,学校就变成一个像城市或者像村庄一样的生活关系。

 

 

 

 

香港岭南大学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 Lingnan University, Hong Kong

 

项目坐落在一片坡地上,设计最初想要把原来农地上的树木保留下来,对坡地不做过多的开挖。办法是将两层楼作为一个单位,每两层间错开,由于坡地的存在,使使用者无论站在那层楼都不会觉得距离地面非常高。

 

从高处看下来院落依然是由四合院组成,而从地面看过去,依然有蓝天白云组成的自然状态。院落层层爹爹,使得一天之内乃至四季的阳光洒进院落,形成一半阳光一半阴影的微气候环境,在中国南方地区是一个非常宜人的户外环境。

 

 

 

 

 

 

 

 

 

台南艺术大学音乐系Music School, Tainan Art University

 

王维仁早年的作品之一,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尺度的问题,而是更注重院落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对于音乐系的学生来说,每天从寝室走到琴房的路程中能够走进自然,能够看到山,看到日出日落就是他们唯一的生活。于是自然变成了设计中最重要的事情,让寝室对着山,琴房对着田园。

 

为了解决尺度过大的问题,在两栋建筑之间用连廊相连,从一个院落穿过另一个院落。当学生在院子里演奏乐器,音乐与自然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垂直都市----剖面合院

 

空间有六个面,传统四合院是将前后左右及地面闭合,如果将前面打开,即形成“三合院”。对于高层建筑而言,如果只打开前面,上下左右及后面依然闭合,依然可称其为“四合院”,如果将后面也打开,即所谓“三合院”,便可形成通风。也就是说,对高层建筑来说,将闭合空间打开,事实上也是一种“四合院”的关系。我们希望在高密度、高高度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产生可以看到阳光、看到风雨的自然状态的空间。

 

香港理工大学专上学院Hong Kong Community Collage / Poly-technicl University

 

作为一个垂直校园,通常会花很长的时间用来等电梯。通过楼层分组的方式,以每四层作为一个单元,打开其中一角形成屋顶花园,行人可通过每个四层单元间的楼梯或自动扶梯到达,在接近自然的同时避免了等候电梯的时间。

 

 

 

 

 

地景----建筑

 

90年代后出现一个新的名词叫景观都市主义(Landscape ),简单来说,建筑师需要处理的不仅仅是建筑,建筑师在规划上面不仅仅以建筑作为一个元素,景观、地形、水、树木同建筑一样都可以作为设计时的一种元素,希望产生一种人与自然比较好的关系。

 

台中中坑小学Chungkun School, Taichung

 

位于中国台湾边远山区的小学,在地震过后房屋已经倒塌,场地内只留下来了四棵树。路易斯•康曾提出“School starts with a man under a tree(学校始于树下之人)” 来批判现代学校体制常常失掉了讲课与听讲在空间上的本质,树木与学校有着深刻的联系。而根据校方希望营造苏州园林的效果的要求,利用四棵树分别设计了可游、可观、可居的院子、舞台和树屋。当小孩子围绕着树木在嬉戏玩耍的时候,便可感受到这就是树木所营造的场所精神。

 

 

 

 

 

 

 

台中福明小学

 

 

杭州西溪湿地艺术村

 

 

白沙湾海水浴场旅客中心

 

 

都市合院主义

 

香港典型的住宅状态,几千人住在一栋塔楼里面,这是一种人与自然分割的状态。于是我开始设想,在高密度的大城市,是否依然可以用四合院的办法把人与自然的关系结合起来。于是我带领学生开始试验,首先设计一层的四合院,之后慢慢叠加,容积率从0.5不断增加达到8,尝试用不用办法来试验城市可能呈现的状态。

 

分析一个城市肌理的时候,我们把画北京城平米的方法运用到高层立面的设计,实际上在研究一个系统的问题,就是如何把四合院在三维的空间里面,把室内室外的关系极大化。传统四合院作为私密空间,如何使其成为公共空间、半公共空间或者是社区内连接各个公共空间的连接系统,这便是我一直以来的研究,称为都市合院主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