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C大师下午茶之“城市——基于文化的认知”录制完成

 

 

 

 

 

 


 

CBC大师下午茶录制现场


 

 

2014年5月10日下午,由《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推出的全新对话类栏目“CBC大师下午茶”在CBC(China Building Center)中华圣公会教堂进行了第二期“城市——基于文化的认知”的录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副主任周俭,全球文化遗产基金会中国项目主任李光涵,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文化遗产保护专员杜晓帆三位嘉宾,就保护城市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性、旧城复兴改造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以及如何平衡城市规划中心的发展与文化遗产的保护等话题展开自由对话,从专业性及社会性的角度进行解读探讨。


 

【城市文化遗产保护】

 

节目开场,杜晓帆先生从五十年前,对国际文化遗产,包括历史城市遗产保护都产生了非常大影响的《威尼斯宪章》开始,引出当日的对谈话题。李光涵主任对《威尼斯宪章》产生的前因后果做了简要阐述,同时解释到,《威尼斯宪章》所定义的一个历史主题,并不只是针对单体建筑,而是以城镇、乡村的形式作为整体进行考量;除此之外,也不只涵盖较杰出的纪念性古建筑群,还包含一些朴实的,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产生独特价值的建筑;同时,宪章中也提到,古建修复,不应一味追求整体风格的统一,而是应该基于建筑本身,考虑到考古价值、历史背景等之后,将所有这些不同时代的历史痕迹尽量都保护下来,使其历史价值跟艺术价值达到并重。所以不管是添加也好,修复也罢,应该跟原来的历史做一个新旧区分,但这种做法在中国却争议颇多。周俭院长以中国八十年代初期发展到今天的过程,总结划分为三哥阶段进行阐述:第一阶段是八十年代开始的无保护意识状态;其后第二阶段是2000年之后的要保护,但当以发展为主,从而拆掉占大多数的状况;第三阶段就是应对不同的情况逐渐生发不同的做法。此外,周俭院长对于城市文化遗产的定义、如何判断或鉴别进行主观解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驻华代表处文化遗产保护专员 杜晓帆  


 

 

 

【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的价值何在】

 

在论述了关于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的规章制度以及发展历程之后,三位继而阐述了关于城市文化遗产的价值问题。周俭院长讲到,城市很难像建筑本身这样去评价艺术价值、科学价值、历史价值或者其他的工艺价值。城市文化遗产,首先应该是可持续发展的;其次,应该是一种传承,是一个地方或者民族的传统智慧的资源,所以至少能形成一种教育资源;第三,它应该也是一个城市经济发展的非常独特的,或者说是其他城市不可替代的,每个城市所特有的一种资源。李光涵主任还提到,城市遗产是城市在历史上留下来的一个完整的系统,还是恰好位于城区中心的一个遗迹。城市里有一些特例,比如保留下来的罗马时期的遗址,实际上它属于处在城市中的一座孤岛,然后另外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城市系统。在这个价值上,就营造出来不同的场所精神。如果一座城市一旦失去文化多样性的培养场所,这座城市最后遗留下来的价值恐怕就是一些所谓纪念性大的符号性建筑。从这一层面来看,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的价值是非常脆弱的。杜晓帆先生则现实地提到如今的城市,很轻易的就会将其当做一个管理系统去考虑,而忘记了生活在城市中的这群人。这群人构建了城市发展的“基因”的,如果没有保住原有的基因,城市终归有一天会变成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样子。

 

 

 

 



全球文化遗产基金会(Global Heritage Fund)中国项目主任 李光涵


 

 

 

【把握城市发展与历史遗产保护的均衡】

 

种种现象表明城市当中的历史遗产确实应当受到保护,但是关于该如何保护,又该如何与当地的经济发展达到一种和谐平衡的状态的话题,周俭院长认为首先城市是一定在演变的,所以第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管理和控制甚至引导城市文化遗产的变化,让其变成城市发展的一种重要的经济和社会资源。对于变与不变,李光涵主任认为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是最为清楚的。一来,很多时候因为历史环境的变迁,很多原住民已经离开,其实有很多人并不属于这个城市历史特色的一部分,所以每当说到保留城市特色的时候,在非物质层面上,并不能为他们增加过多的价值。二来,则关乎产权问题,像对待平遥这种属于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自大处探讨格局规划或控制的根基还是需要单独设计到一些特例,而这些个别情况就必定会涉及产权,到底是作为艺术品和历史价值突出的文物的成分居多,还是生活成分居多,因为尚无比较好的标准和方法,因此评判尚在摸索。杜晓帆先生转换角度提出,从政策主导的管理者看来,或者是从商业投资的人来说,他们可能更看重的是旅游价值,所以直接将旧的城区进行改造后,即使当地居民已经搬迁,但是原来的历史文化遗留空间尚存,也就是形成一些所谓新建的历史街区或者古城,从而成为我们最为不愿意目睹的城市发展方式。以个人角度来看,这种做法与历史遗产保护没有任何关系,也不能拿以历史遗产保护的名义去做类似这样的一些商业开发。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副主任 周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