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特色材料营走进青岛腾远·张宝贵讲座[现场直播]

 


 

演讲主题:未知•探险--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的研究与应用
演讲人:著名雕塑艺术家、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宝贵
地点:青岛腾远设计事务所有限公司一楼会议室
主办单位:《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
合作单位:青岛腾远设计事务所有限公司
主持人:黄健(青岛腾远设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UED直播间:]

 

UED特色材料营走进青岛腾远直播·张宝贵讲座中,本站将在近期将内容进一步整理并作报道,敬请关注。
(2011-11-18 10:00:00)

 

[主持人:黄健]: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著名雕塑艺术家、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宝贵先生,大家欢迎!
(2011-11-18 10:00:00-10:05:00)

 

 

 

 张宝贵(著名雕塑艺术家,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宝贵]:鄂尔多斯全民健身中心墙上开了不少的洞,有的是门,更多的是通风口,通的不光是风,也许是气,建筑需要气。条纹是多边形,走向不一致,虽然是一种材料配比,出来的板也是一种颜色,几块板挂在一起,颜色不一样了,崔恺抓住了这个偶然性。光折射出的特殊效果出乎意外,看来,照图施工是一种情况,另一种情况是建设过程中的发现与推动。
(2011-11-18 10:05:00-10:15:00)

 

 

 

鄂尔多斯东胜全民健身活动中心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 崔恺 设计

 

崔恺大师曾经这样描述对宝贵石艺的第一印象,“初识宝贵石艺大约在九五年设计丰泽园饭店时,为了小中庭里的几个挂件,在京北昌平的一个小村子里见到了张宝贵和他的小工厂。老知青创业的那份执着和出自一帮农民之手的再造石工艺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十几年过去了,我为了工程不知跑来多少趟,眼见着宝贵和他的工厂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宝贵早已成了著名的艺术家,他的工厂在许多专家学者的支持下不断探索和创新,积累了令人注目的骄人业绩,在许多重要的建筑和景观工程中都能见到他们的点睛之作,宝贵石艺在建筑师的圈子里口碑日盛!如今环保、节能、可持续发展是建筑业的第一要务,参数化设计带来的有机美学成了信息时代建筑的时尚,宝贵的再造石艺术特色正逢其时,正应之需,必将有着更光明的前程。”

 

(2011-11-18 10:15:00-10:35:00)

 

 

 

最近崔恺约我去谷泉的“中国纪检培训中心”,我猜想,肯定是量身定做的项目,不然不会急忙火火的把我召来。果然,工程很特殊,前面是水,后面是层层叠叠的山,旁若无建筑。我们熟了,见到他的建筑好像就有感觉,也敢侃。我说如果让我做,就在外墙挂上有如大自然劈下来的石头。回去我们就把想法发了过来,还把给昆仑饭店做的类似石头照片发了过来,崔恺一看就说是他想要的。

 

(2011-11-18 10:35:00-10:43:00)

 

 

 

人之初,住石屋,由于强权和教育,秦砖汉瓦成了国人骄傲的记忆,最初的居住并非始于材料的构筑,更多的是一种顺应和选择,这种形态自然古朴 生机盎然。

 

 

 

(2011-11-18 10:43:00-10:52:00)

 

为了实现建筑的想法,汤桦陪甲方来昌平洽谈,让人感动的是,他的脚刚刚骨折,一瘸一拐地,拄着拐杖,游走于宝贵石艺的展示空间,寻找他的感觉,我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把活儿干好,让他满意。

 

深圳汤桦建筑设计事务所汤桦曾这样描述对宝贵石艺的印象,“尽管一直都自认为是特别喜欢了解新材料的建筑师,但当我第一次看到宝贵石材的时候,心里着实是兴奋了一阵。记得是2010年,由彭礼孝主编在深圳与老孟一起举办UED论坛和孟建民建筑研究所成立及作品研讨会的时候,那时第一次见到张宝贵先生,他送给我一本宝贵石材的小册子。里面的案例和样板照片十分吸引我,几乎当场就中毒了。后来专程去了北京,到了宝贵石材的展场,在其中流连忘返,这就彻底中毒。在后来的很多工程的材料选择时,几乎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宝贵石材。时逢重庆璧山规划展览馆选择外墙材料,纠结之际,如同雪中送炭,甲乙双方皆大欢喜。展馆位于山水之间,造型大虚大实,外墙材料如天然石材雕琢而成,浑然一体,朴素自然,实为其他材料不能相比。张宝贵先生对建筑材料的特殊感觉造就了这么多如此迷人的新型人造石材,为我们对材料的选择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野。吾等受益匪浅。期待更多的新作问世。”

 

 

 

(2011-11-18 10:52:00-11:00:00)

 

西安大明宫 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 西北建筑设计院 张锦秋 设计

 

西北建筑设计院张锦秋曾这样评价张宝贵,“本是工业化产品的大型墙板,在张宝贵先生手中可以成为富有表现力的建筑艺术品,实在宝贵。”

 

我在山西运城插队二十年,也打过夯,农民的大手使黄土变成院墙,高亢的秦腔,黄河水冲涮的痕迹,猛烈的西北风,使我理解了张大师的设计初衷,安排设计人员到我插队的地方去寻找痕迹,感悟材料的语言,当我们把样品送到西北设计院,张大师高兴了,说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西安大唐西市博物馆 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 西安建科院 刘克成 教授 设计

 

(2011-11-18 11:00:00-11:10:00)

 

一种想像力把我们和刘克成结合起来,墙板颜色、肌理、质感、形状及安装方法是在双方不断磨合中实现的。记得看样板时,刘克成把条绒状的板横过来竖过去,从垂直到倾斜条绒,从窄条绒到宽条绒,从等宽条绒到不等宽条绒,从红色到黄色……他还叫人在样板上泼水,看湿了后的效果。这些过程很简单,我们明白有想法的建筑师在寻找特殊的效果。这种感觉不仅仅是新材料的,更是建筑语言的。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刘克成曾这样描述,“材料之于建筑犹如衣服之于人。人有高矮胖瘦,建筑也有高低大小,在出身难以选择的社会,人们总是对服装投入很高的热情,从某种角度看,社会的丰富,很大程度是由服装的色彩所决定。回放老照片,文化大革命期间整个国家蓝、绿、灰的清教徒色彩,让人记忆犹新,不寒而栗。但时至今日,建筑领域建筑材料千篇一律、单调乏味面貌却依然如故。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加剧了城乡建筑历史特色的消亡,钢筋混凝土的简单使用,加速了高速复制带来的同质化问题,促使现代建筑的生长犹如麦田,广袤而单调。

 

张宝贵是这片麦田里的诗人。

 

记得也是一个秋季,陪同北京的朋友在京城郊区的一个小厂,第一次见到宝贵。宝贵是农民,敦厚淳朴,对待我们好像一个归家的兄弟,温暖热情,没有丝毫矫揉造作。第一次看他的产品,令我惊异的不是他的混凝土制品,而是艺术博物馆。大大小小的雕塑,不同质感的表面,富于表现力的主题,全部由宝贵创作,由混凝土制造。我走过全世界数以千计的博物馆,但还不曾见过这样一个由农民艺术家、农民企业家独自创作,由混凝土材料完成所有作品的个人博物馆。张宝贵像一个混凝土诗人。

 

那段时间,我正在为选择西安大唐西市及丝绸之路博物馆的面材犯愁,宝贵的作品给了我许多启示。我边画草图边与宝贵讨论新博物馆材料的想法,宝贵收起我的草图说:“刘教授我试试看!”。两周以后,宝贵从北京发来了几张图片,我高兴地看到我的想法变成了现实。经过几次修改调整,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建筑材料出现了。当混凝土挂板在古长安的余晖中发出金色的光芒,我好像看到丝绸之路的驼队进入了西市,唐朝的喧闹从墙板的每一个皱褶释放出来……。

 

当你遇到一个诗人,等待你的将是一个奇迹。张宝贵宝贵!”

 

(2011-11-18 11:10:00-11:23:00)

 

 

 

长春雕塑博物馆 华南建筑设计院 何镜堂院士 设计

 

长春雕塑博物馆外墙板比较特殊,黄色的板做成箱型,凸出墙面40公分,这与通常的墙板比较,制作难度和安装难度都增大了,难度刺激了想像力,很多潜能是在想像当中被唤发出来的,与其说我们为建筑师实现了想法,不如说建筑师的想法给我们提供了信马由缰的机会,长此以往,不能自己。

 

何镜堂院士曾这样描述与宝贵的合作,“这几年我有机会在长春烈士陵园等项目外墙设计中与张宝贵先生合作,取得了满意的建筑效果,宝贵先生很重视艺术性的表达并能与建筑师密切配合,想方设法去满足设计的要求,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建筑外墙由铠甲变为丝绸,由标准板变为量身定做,钢性体系改为柔性体系,真材实料转为环保材料。以前的油纸伞,一层桐油一层纸,有伞面也有龙骨,遮风挡雨,反复开合不会破损。混凝土简称为“砼”,人工石的意思。水泥为胶凝材料,砂石为集料,加入适当的水,经过搅拌、震捣成形。比如:桥梁、建筑构件等,一般为功能混凝土或结构混凝土。著名建筑大师安腾忠雄出于容积率的考虑,加上省时省力,发现了清水混凝土的魅力,后来成了一种风格,最初并非出于设计。现在提到建筑挂板很容易想到清水混凝土,习惯了把挂板做厚,做成钢筋混凝土以确保坚固,像是战士穿铠甲。面对建筑装饰,没有承重的要求,一定都用钢筋混凝土的方法吗?

 

传统混凝土通过钢筋增强,混凝土的卧裹层须有一定厚度,保证钢筋不生锈,制品比较重,一般用于建筑结构,把结构混凝土直接搬过来用于装饰,由于重量和安全的因素限制了建筑师的思维。

 

二十世纪中叶以后,国内外开始用纤维增强的方法做轻质高强水泥制品,简称GRC,充分发挥GRC可以做薄,可以做轻,可以做出各种形状的优势,加上柔性的板,坚固的钢架,为建筑设计与应用提供 了丰富的选择空间。

 

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要剁击才会像石材,而板材只有两公分厚,如果全部用传统混凝土的方法,会有强度,但是韧性不好,会比较脆,剁击过程中难免会震裂。在装饰层用混凝土,反打工艺,振捣成型。在结构层用GRC喷射布网的方法,以增强韧性,在背部加混凝土肋或钢架,一方面增加整体强度,另外有利于运输安装。这种把混凝土和GRC复合起来的挂板在我们国家首次研究应用。沈荣熹博士专门做了查新报告,与石材挂板相比具有几大优势,第一在大板情况下它比石材价格低的多;第二它可以不受形状和面幅的限制;第三可以更好的表现粗犷的自然的艺术效果;第四它可以消化大量的工业废料。

 

(2011-11-18 11:23:00-11:34:00)

 

河北建筑设计院总建筑师郭卫兵,“初识宝贵先生是他在河北电视台《真语人生》节目中作为嘉宾侃侃而谈,我被他富有情感和哲理的语言吸引,进而对他所从事的与建筑相关的事业产生兴趣,真正认识是通过他和许多建筑师合作的成功作品。

 

后来,我们也合作了几个项目,比如河北建设服务中心、秦皇岛档案馆、地道战纪念馆和一些小品工程,这些项目都不大,没多少经济效益,但宝贵先生都乐意承担下来,我们体会到了一个企业家的艺术气质和情感。

 

应该说,建筑设计无法超越时代,但总是面向未来的,宝贵石艺似乎满足了建筑师师法自然而又超越梦想的心理需求,建筑材料似乎会说话了,建筑师想传递的精神也就鲜活了。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屈小羽:“设想总是美好的,但在当时混凝土挂板的生产和使用刚刚起步,设想能否成为现实是个未知数。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找到宝贵石艺。

 

混凝土挂板由红色粗石子骨料混合子弹壳组成宽窄不一的条绒,子弹壳的金属质感与混凝土骨料的粗糙质感形成对比,在阳光照耀下也许能起到丰富视觉效果的作用。

 

不久样板就制作出来了。甲方看了样板,提出子弹壳一致冲外效果较好,认为这样具有独特的视觉冲击力。张总当时提出:纪念馆的主题是和平,不应对战争过分渲染;散落的弹壳比剑拔弩张更符合纪念馆的气氛 。”

 

(2011-11-18 11:34:00-11:50:00)

 

上个世纪末,北京市建筑设计院建筑师褚平找到我们,让我们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设计雕塑,经过一段时间的创作、讨论、修改、基本定稿,褚平和台湾投资人接受了,当时厉以宁是院长,他也同意了。只是北大很民主,老师们觉得不一定非要往校园里放雕塑,事情就搁下了。让我庆幸的是,雕塑没做成,与厉教授有了一面之缘,谈得来,他喜欢作诗,我喜欢说话,当天晚上厉教授请我在北大东校门外一个小饭馆用餐,厉教授夫人和办公室范平主任做陪,厉教授谈起了道德与情感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我受益匪浅,至今想起来倍感亲切。本来是搞创作,没想到结识了不少有学问的人,隐约中自己把企业当成了做学问的饭碗。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 北京建筑设计院 褚平 设计

 

褚平,“初识张宝贵先生是在1996年,那时,是被他的人品、经历和追求感动;15年后,再遇张先生,是被宝贵石艺的精彩所吸引。宝贵石艺是一种会说话的材料,它传递着一种思维和自然的力量。

 

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里,轻、重、体量和细腻之间,能感觉到它的流动、张力和润泽;在鄂尔多斯东胜体育场,光线帮助硕大的表皮肌理折射出神秘的变化;在西安大唐西市博物馆,它又露出自然朴素的真相,用现代技术建构出历史感;在天津蓟县地质博物馆,它仿佛就生长在那里,散发着和谐粗犷的本色;在建工学院,它没有让我失望,它的可雕塑性,又诠释出一种严谨和独特----数学般的结构美。

 

我不知道它还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但是,我相信,它将不断的证明:只有永恒的挑战;没有永恒的答案。”

 

 

 

张宝贵与王辉合影

 

王辉,“宝贵石艺所开拓的预制混凝土挂板技术,具有不可抄袭或难以超越的核心秘密,即张宝贵先生注入到这门工艺中的热情和远见,他个人对艺术的执着,对设计的热忱以及在推广这门技艺过程中感动了所有人的个人魅力,是将混凝土点石成金的根本原因。”

 

 

 

张宝贵与程泰宁合影

(2011-11-18 11:50:00-12:05:00)

 

两个月前,应程泰宁院士邀请去杭州,谈宁夏大剧院室内浮雕的事情,他特别担心这种人造的材料容易污染,还举出了一些案例。能见到程先生,从他的话语和兴奋中我感到了一种期待和信任,我不知深浅地表述自己的设计想法,并且表示只要认真去做,会有办法让白色的人造材料避免污染,并且提到了秦皇岛鸟类博物馆,几年过去了,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程泰宁院士:“我第一次见张是什么时候,是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开玩笑啊,我没见到张先生人,而是先看到张先生的作品,那个时候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真正见张先生是北京作品展。我对张先生一个评价他是艺术家,也是一个工艺师,也是具体操作的。我希望宁夏大剧院跟张先生合作,第一次合作互相找感觉,我找张先生的感觉,张先生找我的感觉。他是从未知到未知,其实做建筑设计都是一样,我经常讲我们做建筑就像在无边的大海中游泳,没有重叠,你就往前游,你看不见人,你就是在做设计,我觉得就是这样。所以从未知到末知就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他有很多新的点子,很多想法,不仅做图案,他做材料,做施工,他把整体都做起来了。”

 

(2011-11-18 12:05:00-12:15:00)

 

2011年年初庄惟敏让宝贵石艺为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做墙板。大家都忙,一下子拖了下来。等到签合同的时候,不但工期紧,而且费用非常紧张,面对很多困难,我们有心放弃。庄惟敏一再做工作,并且从学院的角度对我们的经济损失做了补偿。

 

和庄院长认识很多年了,这样的合作让人感动,清华大学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在社会的关爱下,面对困难,步步前行。

 

周恺,“宝贵先生是我们很多建筑师的好朋友,他的创造性与执着让我尊重。宝贵石材物如其人,质朴而极富个性,化平凡为神奇。”

 

时任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常委副县长贺旺,“宝贵石材成就了北川新县城抗震纪念园——“静思园”特定的人文内涵和场所精神,富有机理和质感的面板营造出静谧、肃穆、凝重而富有诗意的空间,朴素之中见高雅,简约之中寓深意,无言无声却仿佛轻声诉说,无字无画却镌刻着一段历史……”

 

(2011-11-18 12:15:00-12:33:00)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九所所长黄薇,“昨天收到张宝贵先生的邀请,为他新出的画册写几句感言。这让我一下就想到了我与张老师第一次的相识。大约是在1990年前后,我正在设计马达加斯加国家体育馆,整个建筑采用清水混凝土,重点部位想做一些浮雕。经同事介绍,我认识了张老师,请他帮我设计并制作了四块混凝土装饰浮雕,从那以后浮雕成为了建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一直关注“宝贵石艺”的创新,对他们用混凝土材料经过艺术的加工所呈现出的表现力十分欣赏。

 

2008年在设计北京市新少年宫时,我再次与张老师合作,这次少年宫的外墙全部使用了艺术再造石,由于建筑体形不规则,不仅有弧度,还有向外的倾斜,给施工带来很大的难度。令人欣慰的是,完工后整体效果还不错,特别是弧度交接处自然连续,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艺术再造石与一般石材外墙最大的不同是它的可塑性更强,由于是手工制模,不仅可以任意设计图案,而且图案和纹理更自然,避免了机器加工所必然出现的图案重复,对于处理异形表面也有更大的灵活性和适应性。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吊顶是手工制造优势的极端体现,如果不是有艺术家参与制作,很难想象那种自然的波浪怎么做出来,机器没有感觉,艺术创作还是需要靠手工的成份。由于这一优势,“宝贵石艺”赢得了建筑师的青睐。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共同探讨艺术再造石在建筑设计中的应用。”

 

 

 

张宝贵与隈研吾合影

 

一个一个的圆,是日本建筑师“库玛”(中国名:隈研吾)为SOHO设计的城市家具(中间种树,周围坐人)据说他很喜欢再造石,认为比石头还好,他到公司参观,很多东西让他感兴趣。

 

最近,中国院的曹晓昕让我们帮他用混凝土做桌子和椅子,很特殊,他告诉我们,这很重要。 2010年11月18日上午,受何镜堂院士之邀为,宝贵石艺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向何院士的团队绍“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

 

 

 

张宝贵与何镜堂合影

 

何院士特别想在他主持设计的项目中选用这种材料,虽然已经做了很多选择和试验。看完长短宽窄不一有变化的齿条板,他认为更接近他的设计。

 

(2011-11-18 12:33:00-12:41:00)

 

能为国家重点工程做项目,能得到著名建筑师的指导,两个原因使我们顾不上多想投入了时间,投入了人力物力财力搞研发 。竞标时,我们的技术第一,这种制作方法是我们的专利,我们老老实实按照要求做了大幅度的让利,以为板上钉钉。想不到的是,开标时去掉一个最低价,据说这是规则,我们出局了。何院士及他的团队费尽口舌,终未能改。有人问,如果以后还有研发的项目,又不能保证结果,你们怎么办?不知该如何回答,也许会毫不犹豫。 有人建议我们学习“经营”的方法,我们以为每个人到世间都有自己的位置和事情,面对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不规范竞争,心中也矛盾。只是以为不需要过分关注过分计较,放下就是了。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唐僧取的真经也许在于八十一难之中。

 

总有新的项目向我们招手,既然齐欣点到未知和探险,那么,我们就把这作为我们的上帝吧。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能否进入高层,这是建筑师关心的。有一次,周恺跟我说,现在石材不让用了,其他一些材料又不能实现我们的想法,那么用什么,看来你们研究的这种墙板会成为建筑师的重点考虑,我想在天津的高层中应用,你们应尽快做抗震试验,虽然说这种墙板比清水混凝土要轻,结构层加了纤维比石材更为安全,有了抗震报告和标准就好推广了。记得七年前,清华大学陆志成提出了装饰混凝土墙板的想法,我们一直在探索的路上,市场慢慢打开了,技术慢慢成熟了,知名度也慢慢形成了。当初,大家不敢用,主要是出于三个考虑:第一没有标准,第二没有案例,第三企业没有形成规模。

 

七年来,这三个问题在社会实践中逐一得到解决,现在不但可以参照国内外同类产品的相关标准和规范,而且一个又一个的成功案例为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标准的制定提供了大量的依据,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标准修订条件已基本形成。

 

在国家住宅与居住景观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组织下,于2011年6月8日在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召开了标准审查工作会议,并呈文上报国家标准主管部门。

 

宝贵石艺从2001年起应中国GRC协会的安排,先后赴爱尔兰、捷克、土耳其参加国际GRC年会,把自己的经历和体会介绍给与会代表,大家对GRC可以做出石 材的效果,特别是做出艺术品感到惊奇。

 

2011年在伊斯坦布尔召开的GRC学术会议上,宝贵石艺用大量的图片介绍了GRC在建筑外墙的应用效果,有意思的是,我的发言没有用英文,也没有请翻译。会后有会英文的中国人告诉我很多人都没听懂你的话,面对你的慷慨激昂,他们说你在用心说话。其实我的画面是最好的语言,画面旁边又有英文,他们应该能懂。出于时间的考虑,又不愿意让翻译打断我的思绪,所以我有悖常规,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一些中国人说,以后我们也这样做大会发言,显得特自豪。其实,我哪里是为了自豪,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一种自恋和自信而已。

 

二00四年四月份,朋友聚会,见到了清华大学的陆志成先生,他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外墙要做挂板,用混凝土做成条绒状,问我会不会,我不加思索的讲没问题。陆志成讲“宝贵,一定要搞好,国外早有了,要给国家争光”。我被这久违了的爱国情结打动了。

 

我们用聚苯板做底模,水泥加石粉做制品。一批样板挂上了墙,清华的有关领导兴奋了,希望新建的美院能有老校区的样子,听说还环保就更有积极性了。

 

面对不同意见,基建处的谢处长语重心长的讲起了1969年发生在美国的一个故事:“在筑拦江大坝时,由传统的浇注方法改为碾压的方法,结果漏水了,大家没有轻易否定新方案,想办法完善它”。

 

听到这儿我的眼睛湿润了,新技术被市场接受需要一个过程,关键在于生命力,在于创新的环境。

 

也许跟中科院有缘,十几年前,他们找到我,让我为中科院大堂里设计两块浮雕,时任副院长的路甬祥也出面了。

 

几年前,中科院软件所的张晓刚又找到我,说是他们的大楼里要做浮雕,所长和书记告诉我要考虑到软件所的特点还要现代大气。我把与他们专业相关的符号提出来组织在一起,在变形中寻找感觉,希望是动的而且有刚有阳,所有的符号都出于他们的专业,把所谓的一零连续排列起来形成大的漩涡,以求动感、空间感和神秘感。

 

回想过去的故事,构成了一种能力,能为建筑师做深化设计,并非凭空而来。

 

(2011-11-18 12:41:00-12:50:00)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张颀,“第一次听到宝贵的名字好像是上世纪末或本世纪初那一两年,其实也不是很久远。那是我回母校天津大学教书,又正正经经、认认真真设计第一个房子的时候。为了让那房子近看精美细腻远看厚重粗犷,我着实为外檐材料愁了一阵子。其时,一个毕业的学生及时给我提供信息,说是在比较遥远的北京郊外有个生产装饰混凝土的张宝贵,他的混凝土挂板可能对您的心思。我择日约甲方一同驱车前往,七拐八拐地到那儿一看,果不其然,感觉还真有点儿意思。只是那次没见到宝贵,只通了个电话,话筒里的张总底气十足,很忙很忙的样子……但后来甲方没有采纳我的建议,理由是混凝土挂板比石材还要贵,“无法向群众交待”,让我遗憾至今。

 

再识宝贵已经过了小十年。随着《城市•环境•设计》杂志回归天大,在杂志社举办的“建筑设计的材料语言”天津论坛上,让我有幸一睹宝贵真面目。这位大哥虎头虎脑能言善辩,踌躇满志侃侃而谈,我还真就被他感染得频频点头……晚上喝酒推杯换盏,那天宝贵的儿子也在场,我酒后没把持住,被他儿子认大舅。

 

自此以后,随着接触增多了解深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让我吃惊的是,宝贵在满足建筑师材料语言表达的需求上,似乎真是无所不能。或者可以说,宝贵的创造力应建筑师的需求而生。说实话,建筑师其实很难伺候,他们的想法常常游走在靠谱与不靠谱之间,甚至任思绪飞扬天马行空,但往往最终困惑于材料的选择和其构思恰如其分的表达。从不靠谱到靠谱,是个问题。现在好了,有了宝贵,还真是宝贵。”

 

(2011-11-18 12:50:00-13:05:00)

 

大家批评我不会管理,我自以为尊重是最好的管理,不想把人管成工具,哪怕“自由”产生混乱,能在自己的领地实践,畅快淋漓。

 

非目的,非学问,非艺术,二十五年没挣到钱, 这样很傻,面对以怨报德,“忍”与“容”伴我过关,这样很痴很狂很被误解,拿财富衡量,让我尴尬。

 

有人说我喜欢名不喜欢钱,天大的误会,艺术朝前走,钱是影子,四十五年,有如荒野探险 一路坎坷。一路莺歌燕舞,一路潺潺流水,本不知草和面包,哪个更有营养,吃了再说,上万年或更久远的进化,生命非一日之成,相信她,相信天地之造化,看似感性 不知传达了多少思考与记忆,神来之笔神在哪儿,也许就在我们身上,妙不可言的遗传功能,留不留得住,不在神,在自己。

 

二十五年,穿着艺术外衣,吃着企业的饭,说着自己的话,试图把梦实现,看似虚,实则实,虚实之间,自由自在,把美好传递人间,不亦乐乎。

 

谢谢大家!

 

(2011-11-18 13:05:00-13:10:0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