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社会在时代更迭中不断建立新秩序,而顺应自然的建筑将作为一种贯通的介质与万物相通,融于不同层次与秩序,让灵动的生命在其中流动。2020年中法系列讲座的第一场“打造有生命的建筑”,我们邀请到了中国建筑师董功和法国建筑师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认为,好的建筑应当是有生命的、质朴的、充满活力且经久不衰的、能为身处其中的人带来诗意和激情。他将“有生命的建筑”解读为四个层次,并在专访中展示了自己的设计理念。

 

 

2020年“建筑在行动”系列讲座正式开启,讲座由法国驻华大使馆和《城市 · 环境 · 设计》(UED)杂志联合举办,为中法两国建筑及可持续城市化领域的专业人士提供平台,相互交流两国在可持续城市发展领域的经验。

 

2020年中法系列讲座的第一场“打造有生命的建筑”,我们邀请到了中国建筑师董功和法国建筑师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他们将围绕主题进行讨论,结合精彩案例展示设计理念和创作态度,呈现作品中的文化底蕴及时代价值。

 

保罗-埃马纽埃尔·卢瓦雷

保罗-埃马纽埃尔·卢瓦雷与合伙人塞尔日·若利于2006年创立了JOLY&LOIRET建筑事务所,随后获得了法国年轻建筑师专辑奖。保罗-埃马纽埃尔从旅行中获得了很多灵感,他希望建造出简单、富有意义并且尊重环境和当地文化的建筑。

 

我认为一个“有生命的建筑”的体系结构是存在于多个时间维度的。

 

首先是短暂且可以被感知的“生命”,例如爱抚我们皮肤的风。从建筑的角度来说,这可能与百叶窗、遮阳结构或是开敞的门有关。

 

其次是随着季节而变化的“生命”,相比第一个时间更长。比如建筑可以跟随着长时间夏季、冬季或雨季的变化通过“开敞”或“闭合”顺应季节。

 

第三个时间维度可以归类为一整个生命周期的“生命”,或者更具体的说是人类的生命周期。例如,建筑的结构变化、演变、翻新、修复与否都与建筑主人的人生阶段相关。

 

最后,建筑的“生命”可能与生物圈相关。现今,人类排放了大量的碳,以至于生物圈正在逐渐消亡。如果我们不立刻改变建筑的方式,人类就很有可能也会消亡。而“有生命的建筑”可以是采用无碳架构的、由木材、泥土、石头、天然纤维制成的或少量加工的建筑。

 

优秀的建筑是可以“有生命地”根据这些时间维度的变化而去适应的。

 

UED:材料在您的设计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它如何影响建筑的生命力?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在我们的建筑和建设性方法中,材料至关重要。我们认为建筑是一种针对某个特定含义的事物的改革。建筑的一切都是从材料开始,也可以说材料是建筑的源泉。因此,理想情况下,在施工现场我们将尽可能的了解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依据土地的类型从场地出发去考虑可能的材料——我们并不制造所有类型的材料。然后,从这些材料中我们将考虑相对应可能的建造技术。最后形成的建筑将是这些技术可以形成的,而不再是先绘制建筑的结构框架再弄清楚如何构建他们。从另一方面看,对我们来说,以这种方式将建筑锚固在其环境中,不管其规模如何,从各个时间维度来说都可以将其重新整合到自然“生命中”。

 

法国加蒂奈地区自然公园房屋建造项目

 

UED:您很喜欢旅行,并且能在旅行过程中获得灵感,这些灵感如何辅佐您的设计?这是您建筑生命力的来源吗?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对于我们而言,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旅行都是了解世界的重要来源。通过旅行,我们了解到每种文化都使其传统建筑适应了其环境。这些本地化的建筑都将文化与自然联系在一起,这也是这些建筑强大的地方。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

乌尤尼盐沼,玻利维亚,1993年夏

UED:您如何考虑建筑与周围人群、环境或动物的互动?能否举例?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今天,我们仍然希望我们的建筑具有“再生性”。也就是说,这些建筑所产生的“生命”与其所破坏的一样多。必须要提的是,建造是一种非常具有破坏性的活动。全世界的人类正在使土壤人工化并破坏生态的多样性,人们在挖掘采石场以提取沙子或石膏、在砍伐树木,提取高污染的石油或煤炭来制造塑料或重加工的材料……所有这些破坏了地球上的生命,并增加了导致全球变暖的污染。可再生的建筑将大大减少其对生物圈的影响,也有利于动植物的发展。这些都是需要被发明的。同时我们认为,这是当今实现理想未来的唯一可行途径。

巴黎工地的废石料制成的塔

UED:在研发本地性材料的时候,除了与周边建筑的协调关系,您还会考虑哪些其他方面的因素?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使用本地材料的减少迁移成本可以利于更少的碳排放,创造更多的本地就业机会,建立更多建筑与其环境之间的联系,同时也拥有更深远的意义。

 

生土与陶土——穆兰高地街区的学校建筑群项目

 

UED:您认为关注生态和环保问题对建筑设计有着怎样的重要性?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环境通常是指生物圈,同时也是每个人的家。如果像我们如今这样摧毁它就会把这一切都消灭,所以这至关重要,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海与陆之间——加莱运动、体操和舞蹈中心

 

UED:您如何处理建筑与当地文化环境的关系,以及建筑所处的过去历史与当下时代的关系?

 

保罗·埃马纽埃尔 · 卢瓦雷:了解项目场地的“milieu”(自然与文化的融合)非常重要。我们在世界上所有传统建筑中都发现了这种关系,并深受这些本地传统建筑的启发,因为它们的建设性和建筑对场地的反应往往是数百年来实验的成果,比现代建筑中建议的解决方案聪明得多。

 

塞纳河畔的工厂改造项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