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江泉建筑著作《诗筑的天空》首发

 

IMG_256

《诗筑的天空:黄礼孩的诗与百位建筑师的对话》

 

林江泉新书首发
用诗性的语言解读世界建筑,给你不一样的文学视角!国际文学界、艺术家名家推荐,让建筑“在白热化下做冷思考”! 

作者:林江泉

出版社:海风出版社 

 

  

林江泉的作品拓宽了诗歌的疆域和视野。我向他致敬,希望他在艺术人生中不断取得成功!

——穆罕默德•贝尼斯  |与阿多尼斯齐名的阿拉伯语诗人(摩洛哥)

 

 

林江泉,你的美学世界,如此优雅,如此细腻,如此准确……在法国也会引人瞩目,人们会很乐意来发现你。

——让•米歇尔•艾斯皮塔里耶|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出席诗人、乐手(法国)翻译 /树才

 

 

林江泉是位最让人说不明白的岭南才子。他所涉及的领域有建筑艺术与文学、诗论等,固无法界定他应该归属到某个具体门类。

他的小说、诗歌与诗论,不仅仅是体现在他才情里,更体现在他的专业性,不可以等同于一般的业余作家或业余评论家。无论小说、诗歌或散文,都能读出他的“内行”和“专业性”。我很惊讶于他的思维空间和视野,已远远超出他的主业——建筑艺术之外。或者说,林江泉是属于艺术的,同时也是属于文学与建筑的。建筑让他有了牢固的根基,文学让他有了超然物外的灵感,以及超越时空和历史的宏大视野。

——张慧谋 | 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第八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获得者

 

 

如果当代一些雕塑家能按林江泉文章中的标准来创作,成就要远远大于安东尼·葛姆雷。

——黄文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博士,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雕塑系

 

 

林江泉的词语像我们老家亚利桑那州Tucson市的雷电。夏天,我最爱看外边下的雨和天空中的闪电了。

——雅米·普罗克特| 作家、翻译家(美国)

 

 

江泉《诗筑的天空》这本书非常奇特,因此读起来让人一路充满好奇感,什么是人的建筑?这些建筑师的特点如何与抽象的诗歌相关联?建筑是凝固的,诗歌是变动的,而且含义与读者以及时间有关,它们之间的联系,通过江泉对大师们的作品与黄礼孩的诗歌对应联系了起来。

——李淼(中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

 

 

LAM(林江泉)用沉默的房子造起建筑!让我想起彼特·卒母托。他跟我分享了诗歌和建筑的创意后,我就在想如何在连接上做到精致入微,但我很开心他通过了独创的、鲜活的概念“诗筑主义”来表达出来。他把我的诗歌建立空间——没有墙的空间。

——尼古拉·马兹洛夫|诗人、散文家,扎嘎耶夫斯基和萨拉蒙推崇的诗人,诗歌被德国媒体称为:诗品媲美特朗斯特罗姆(马其顿)

 

建筑是一种“之间”的艺术:在时空,想象,和材料之间会产生“建筑”。诗歌也是一种“之间”的艺术:在时空,想象,和词语之间会产生“诗歌”。这两种“之间”的艺术里包含建筑师和诗人的记忆,手艺,想象力,自己的风格,以及各种时代和文化的元素。有人说建筑是诗歌,有人说诗歌是建筑。那么,怎么写建筑,怎么建诗歌,答案在这两门艺术之间的第三个空间里。林江泉,作为建筑师,画家,和诗人,就在这第三个空间里感受,思考,创造。因此,在他的绘画和写作里,我们能够体会到这两种之间的多种交叉,似乎能够听到建筑和诗歌的对话。林江泉是它们的译者,他的作品不但能让我们同时听到两种语言,还让我们听到第三种语言,一种“建筑诗歌”或者“诗歌建筑”的语言,那是他的作品创造的语言——他在不同之间的“之间”里创造。

——徐贞敏 Jami Proctor Xu  | 诗人、汉学家(美国)

 

 

Lam(林江泉)的作品是诗歌的建筑。

——朱里亚诺·斯卡比亚 | 著名剧作家、配音艺术家(意大利)

 

 

LAMgreat mindgreat mind

——玛丽亚·特蕾莎·熙德 | 里斯本大学副校长,现代艺术与文学学者(葡萄牙)

 

 

 林江泉使飘忽的诗绪在大地上定型,为诗行塑造了肉身,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周伟驰 | 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研究员、2015年度十大好书《第二空间:米沃什诗选》译者

 

林江泉的作品富有表现力,也颇有深度。

——刘慧儒 | 文学博士、德国特里尔大学教授(德国)

 

 

当我阅读《诗筑的天空》的时候,似在聆听多种才情的交响。

——叶廷芳|博士导师、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德语文学研究会会长、编著《卡夫卡全集》

 

 

一打开《诗筑的天空》,才读了好几篇,就知道它的丰盛,它的深䆳。除了掩卷,只能赞叹。对于林江泉,对于大地,还只是开始呢,但不可思议的宏富已经涌流、涌现。

无界为界,无为有为。林江泉手接大千,一首诗是另一首诗。诗建筑,诗的建筑,想亦如是。晤面、攀谈,惟余明镜,谢谢他。

林江泉引介、筑造、筑居,使切近;于焉为诗,为寺;有所之,有所止。诗筑的天空下,万有相互玉成,各成其是,都是珍稀。都是实有都是光影都是邂逅,都有伸手相执的热切。那怕默然不语,都珍於所遇。感谢启悟。有幸读到林江泉的书,他的文字,都会感谢!

——饮江 | 当代著名诗人(中国香港)

 

 

林江泉作品不但发现了花园的角落,还发现了角落中的花园。他不但描绘了夜晚的星空,还发现了阳光灿烂的夜晚。

——摘自凤凰生活周刊

 

 

林江泉的作品跨越历史和未来的时间和空间,让人感觉他想象力中的建筑也真实地存在于什么时代。恍惚他是从过去或未来穿越来的人物。林先生是建筑师、作家和艺术家,他善于默默观察,不苟言笑,言则深赋哲理。他用文学和当代艺术表达建筑,他从建筑设计的视角探索当代艺术。他的诗人气质又让人感觉他仿佛是上世纪上半叶的文人。在信息社会,网络如蛛丝一样轻浮的时代,能有这样深赋文化底蕴的贤才,实在珍稀,而我,又能遇到并结识,实在幸运。

——张维民 | 旅葡翻译家,贾梅士诗歌最早的中文译者,译著包括《葡萄牙文学史》、《葡国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的前同事

 

 

他给我印象有点梁思成模样的民国范,是一个诗性建筑师,涉及领域广,美术,电影,诗歌,小说,当然还包括建筑。看文章与见本人有天壤之别,一帮哥们在一起聊天,他是最好的听众,一言不发,默默的,就像他不存在一样。后来才明白他的喜欢聆听,干脆少讲话,他说用心聆听可以学到更多,他说他从来没有跨界,他是取消界线,让各个学科成为一件事。这就是林江泉。

——张亚平 |当代艺术家,任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曾任教于华中理工大学建筑学系

 

 

所有的美好都是诗意的,建筑是有型的诗歌,带有诗人的理想和哲人的意志。伴着诗人建筑师林江泉独特的思考和情怀,《诗筑的天空》为你呈现的是一场穿行于千百年来的伟大建筑的诗意之旅,是一次灵魂和境界的飞升。

——芳竹 Carissa M| 诗人、画家、主持人 新西兰)

 

 

鲜活、年轻的艺术气息,伴随着崭新的遇见——主张诗与建筑相结合的诗人林江泉,面对他精彩的着眼点,作为诗人,作为艺术家,我深受感动。

 

很久以前,日本大诗人萩原朔太郎在他的《诗的原理》(1928年)中曾经有类似“诗兼有音乐性和艺术性”的论述,而艺术性主要以绘画为中心,近年来跨界合作也为人们所常见。但是,林江泉的着眼点并不单纯是诗与建筑样式的跨界,而是将建筑作为诗的表现,用建筑来表现诗。这就是林江泉的精神火花,与诗的诞生过程中语言与语言碰撞的火花相同,从如诗般的精神流露到全新的创造——这就是林江泉的诗。

 

与这样的建筑邂逅,在诗的世界里意味着,建筑有着都市论、文明论要素,而这正是林江泉面对急剧变化的现代社会和人们生活方式而作出的积极的诗一般的探究,除此无他。

 

我曾经在一家文学馆里见到过雕刻在窗户玻璃上的诗,从窗户往外眺望天空的时候,透明玻璃上的文字仿佛在天空中,那是一次非常令人感动的记忆。林江泉的诗性建筑也像玻璃上的诗一样,是书写在天空中的雄伟诗篇吧!

如果说诗是开启未来的钥匙,那我将期待更多如此表象的建筑,期待林江泉更多的表现!

——森井香衣|日本当代著名诗人、世界诗人大会“桂冠诗人”(翻译/李义海)

 

 

李健是音乐诗人,建筑诗人是他们。

——建筑媒体Above Arch

 

 

林江泉像费尔南多·佩索阿,他的作品能在佩索阿画廊展出在合适不过了。虽然他没有带跳伞装备,但他是托运梦的人,他是一位梦幻的艺术家。

——马丁斯|葡萄牙教育部部长、葡萄牙国家文化中心主席

 

 

我必须告诉你,我对于林江泉有关诗与建筑作品印象很深刻,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伟大的启示,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自从我们的讨论了诗歌与建筑以后,我想了很多关于建筑与诗歌的联系。在我的脑海里,它们跃出了一个全新的空间!对于我来说,森林是一种大教堂,在这样静谧的地方,我的思想受到了禅的影响,无数种形式和气味,都会让我的体会直接从大地产生。

在学校里,我学到了我们作为人类不能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

 

何时与何地……我认为林江泉用建筑和诗歌结合了这两个元素,并体现了当下与在场。在诗歌本质中是具备这种存在的事物的。

自从我出生到目前还生活在森林和斯堪的纳维亚湖地区(沿第六十纬度),我早期的思想和感情都是从大自然中得到的。

我的审美和内心世界是非常紧密地连接典型自然景观中的空间与静谧的。

 

所以我的“诗建筑”(此词为林江泉所创造)是非常简单的,也是最根本的:天空是屋顶,地面是地板……智慧之光建造了墙和周围的自然环境散发出气味的空间。季节是多变的(从寒冷多雪的冬季,日短和日长,到黑夜和夏天的阳光)也对我“内心的风景”造成很大的影响。

 

简而言之,大地之于我的诗歌建筑和我的诗歌,在许多方面都试图重建已经存在的自然和我周遭生活的蓝图。

在林江泉有关诗与建筑的作品中,我得到了强烈的灵感,他创造新的东西使我退出“我的旧思想”。

——本特·贝里|瑞典杰出作家、诗人、翻译家、前瑞典议会议员

 

 

建筑是人类肉体的栖所,诗歌是人类灵魂的驻地。建筑师以敏锐的视觉发现上帝对人类的眷顾,让他们得到栖身之所,用建筑的语言和结构将这一眷顾反复述说,在人间创造令世人屏息的奇观。而诗人则用丰富的感觉去体味上帝对人类的怜悯,让人类找到精神家园,用诗歌的语言和结构将这种怜悯低吟浅唱,留下了美丽的诗篇。《诗筑的天空》的作者林江泉既通晓建筑,又体悟诗歌,从而在西方著名建筑和中国诗人黄礼孩的诗作中发现了两者的共通。这种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沟通,只有对诗歌和建筑都无比热爱的人才能做到。而我们这些尚未达到这种贯通的人,正好借助作者的笔触来一 一感受。

——舒丹丹 | 翻译家,《雷蒙德·卡佛诗全集》译者)

 

 

诗人是工程师,他建立了人们交流的桥,所以需要林江泉这样的诗人建筑师来设计现实世界的桥梁。

——佐治·阿尔伯特 | 澳门国际研究所主席(中国澳门/葡萄牙)

 

 

在诗人建筑师林江泉的诗筑的空间里,听他解读世界顶级建筑师的作品建筑诗学理念,谈及他对黄礼孩诗歌中的空间感的共鸣,从他词语透射的光中,我看见想象力在舞蹈,精神在自由飞升。他让建筑与诗歌对话,在诗建筑建筑诗的空间里,一切皆因心灵的信念而妙不可言。

——KAI.C | 翻译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