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本质——规划迷雾与规划师角色转型”

2015 CCDI交流互访系列演讲-天津大学优秀青年教师走进CCDI(北京站)讲座实录
 
 
2015年6月10日,由天津大学建筑学院、CCDI悉地国际与《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共同举办的“2015 CCDI交流互访系列演讲-天津大学优秀青年教师走进CCDI”系列演讲活动北京站圆满落幕,这是2015年度本系列活动的第二场。本次北京站活动邀请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副教授何邕健与建筑师们分享他的教学研究成果及实践经验。何副教授的讲座条理清晰,逻辑分明,精彩的案例解析不仅使大家清楚地认识城市规划的本质,而且也让他们对注册城市规划师这一职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
 
何邕健副教授是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博士,2004年至今在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担任教学工作,主要教授《城市规划原理(A)》、《城市规划设计》、《城市地理概论》、《区域规划概论》、《城市经济概论》、《城市规划中的经济学原理》等课程,主持或参与多项规划实践项目,曾获2005年度全国优秀规划设计二等奖、2005年度天津市优秀规划设计一等奖。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副教授何邕健
 
本次演讲,何副教授以“回归本质——规划迷雾与规划师角色转型”为主题,从法定规划、谁是决策人、谁来实施规划、理想与现实的距离、规划师在斗争中成长、以及城市规划的本质回归几方面内容与在场的建筑师们共同探讨了当今规划师的自我定位以及城市规划的本质回归问题。
 
法定规划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将城乡规划分为总体规划和详细规划,并指出城乡规划,包括城镇体系规划、城市规划、镇规划、乡规划和村庄规划。城市规划、镇规划分为总体规划和详细规划。详细规划分为控制性详细规划和修建性详细规划。
 
何副教授强调法定规划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技术规范的要求进行编制,并以山东鲁北高新技术开发区总体规划为例说明其重要性。他例举《城乡规划法》条理,指出城市规划实行分级审批制度,上级人民政府拥有规划的最终决策权。
 
谁是决策人?
 
通过化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的案例,何副教授指出规划方案应当先征求省直属部门意见,与国土部门进行协调,在协调完所有省直部门之后,由省住建厅组织相关部门与专家对成果联合审查,经过多方博弈进行决策。在这里,他还提出了规划师的责任及决策失误的追责问题.
 
规划师的责任对象
 
谁来实施规划?
 
政府不是实施规划的主体。按照《城乡规划法》和《土地管理法》,政府具有组织、安排和引导作用。按照《土地管理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国有土地和集体所有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建设主体具有“理性人”属性,而理性人决策导致的最终结果必然是“纳什均衡”。“发展”偏好下的政府决策容易陷入“纳什均衡”,尤其在市场环境不好的时候,企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从而导致规划实施偏离。这一现象具体表现在招商引资中拼地价、拼“优惠”政策,放任企业在规划建设用地以外建设、排污等,随意调整已经批复的规划方案,以及滞后安排公益性公共设施和市政设施。如天津市的郊区化,钟摆式交通形成的原因正是因为郊区缺乏配套的公共设施。
 
村中城与城中村
 
通过城中村与村中城城市肌理形成机制与氛围的分析,他提出需要改造的不是城中村,而是城市规划,至少是规划理念。城中村带给我们这样的的启示:
1、让公众拥有土地,城市规划才能获得自下而上的、真正的公众参与。
2、争取居民权益最大化需要股份合作,民主选举,并有代表本社区利益的人大代表。
3、土地细分到100-2000㎡/块方能让公众而不仅仅是大开发商成为城市建设主体。
4、步行友好的城市应当没有围墙,街巷纵横密布,道路间距10-40米,路幅宽度2-8米。
5、自我建设基础设施并自治管理,保留或重建牌坊、祠堂、健身广场(通常还有一小块荔枝林风水林)作为社区共享空间设施,更易创造社区认同感。
 
理想与现实的距离
 
曼哈顿商务区典型街区
 
天津滨海新 
 
规范的刚性要求
 
"大街廓”                                       堵车问题
 
曼哈顿商务区典型街区大小为160*80米,一般的街道宽度为60呎(18米)。小地块的划分,提供了更多的宗地,对于土地出让更为灵活。路网密度的增加,为每个地块提供了更多的临街面,提高了土地的价值,增加了建筑裙房的商业活力。然而,这种窄路密网的规划模式在中国的应用中时有“水土不服”,中国建设领域技术规范对城市建设提出的刚性要求使实际开发中大企业将小地块合并开发,形成”大街廓”。并且,不合适的窄路密网会带来严重的堵车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过多的城市道路需要健全的制度予以监管,否则将导致“公地悲剧”。
 
规划师在斗争中成长
 
城乡规划的任务决定了规划师必须具备“超能力”: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工作内容与意义,遵循《城乡规划法》,用规划的眼光处理问题,在多方的博弈中坚持规划的立场,在博弈的过程中不断成长。
 
城市规划的本质回归
 
战后初期的主流观点认为城乡规划应该关注物质空间环境,并以此与社会、经济规划相区别,城市规划基本上是一种“技术”行为,规划师以建筑师或工程师的思路编制各种规划方案。这一时期强调空间形态设计技能,以及如何在城镇规划中将这些技能与“社会与经济”问题融合在一起。对于城市规划的认知,经历了“物质空间设计”、“城市设计”、空间形态决定论、作为详细蓝图或总体规划、系统规划理论、理性过程规划理论、规划是政治过程等认知过程。
 
规划不等于科学
 
今天,我们认识到把城镇规划作为一门“科学”是一个误导,它应该作为一种旨在实现某种价值目标的政治活动形式。那么,什么是“好的”城市规划?好的城市规划应当合法、合理、合情,即符合城乡规划法规体系及相关法律法规,地方规范等;符合规划原理、城乡发展的一般规律,专业术语;符合地方的具体情况,包括自然、经济、社会、环境、政治、已有规划等。注册城市规划师则是指通过全国统一考试,取得注册城市规划师执业资格证书,并经注册登记后从事城市规划业务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