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客家人翻越了一座又一座大山,在这片土地扎根,砌筑家乡,土楼诞生了。凡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谁想百年后的今天,土楼已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奇观。

 

 

12月末北方正值寒冬,而土楼的故乡却依然温暖如春。从市区前往土楼驱车,穿越一条条隧道,需近两小时。一路上,小河映着和煦的阳光和连绵的青山,土楼呈现在眼前。

 

 

 

 

 

 

2019年12月31日晚,“寻找记忆中的故乡——艺述古建·土楼”跨年活动,在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湖坑镇洪坑村客家土楼民俗文化村振成楼隆重举行。

2019年的最后一天,八位来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在土楼共创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艺术盛宴。他们以当地土楼的代表——振成楼作为天然展厅,运用独特的艺术语言赋予土楼新的生命力。为这一盛宴而来的全国的观者、来自艺术与建筑领域的学者,由此一同思考中国文化、古建筑与当代艺术之间的融合和相互激发。艺术如何赋能乡村?如何合理地顺应时代,让古建筑更好地被保护、开发,并恢复生机?

 

土楼-振成楼

 

 

 

土楼,不仅是一种建筑形式,更是富含中国文化与人居历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它起源于唐朝,在明代时其建筑形式渐趋考究,功能也向多样化发展。清代、民国前后,随着客家地区人口的增长、家族势力的兴旺,土楼也趋于成熟。这些建筑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代表了一个地区的历史文化传承。

 

 

 

土楼-振成楼

 

而今,代表着“家”与“故土”的土楼,正在以每年荒废10余座的速度,消失在我们周围。2019年的最后一天,八位来自各国的顶尖艺术家、音乐人将把最新锐的艺术思考代入古老的土楼文化当中,以天然楼群为创作对象,将艺术与自然有机结合,并创造出一种富有艺术整体性且带有当地地域文化的视觉化艺术形式。

 

 

 

 

艺术专场

“对话土楼2020”永定国际当代艺术节

 

 

 

-

刘旭光

衍场-元白/装置

 

 

此次“艺述古建·土楼”艺术展的策展人之一、艺术家刘旭光,从《易经》的角度阐释了自己此次的作品。他认为土楼和中国的文化与思想有直接联系,建筑理念和易经有关;土楼从中心点向四周放射。其中一般有两口井,代表阴和阳。房间的排布与六十四卦有关。土楼中居住的人们都有家谱,记录他们迁徙、做工、生活每个环节,并在民间传播中,给世界带来记载。

刘旭光近年来将在自然环境中实施具有观念性的大型作品纳入自己的研究领域。2018年,他在山西开化寺实施的《衍场》,强调生命的循环,野火烧不尽的秸秆,化作灰烬又回到土地里。他认为,这也寓意着当代艺术在后现代之后迎来新的发展空间,并与更广大的人群碰面了。

 

 

 

刘旭光

 

 

 

 衍场-元白

 

-

坂口宽敏(Sagkaguchi Hirotoshi)

天空之庭/装置

 

 

 

日本艺术家坂口宽敏三年前在东京美术学院通过中国学生的照片见到土楼,便觉得不可思议,希望有生能来到土楼做装置艺术。坂口宽敏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自然环境的生态循环为主题,制作了一系列富有独创性的大地艺术作品。他的艺术思想基于将地球喻为一个巨大的“器”,对自然界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无限循环有着极大的兴趣,他全部的灵感也由此而来。

坂口宽敏希望做一个和振成楼一样的大地艺术,他通过透视法实现了。从此作品利用了当地的红土、熟石灰和水,施工的方法和当地居民建造土楼的方法一样。但这件作品在笔者看来,理论大于实践,它存在的依据如果只存在于会议室的讨论中,而不是乡间民众,并不能成为此次展览中出色的作品。如果我们还记得“燕山雪花大如席”是一句诗仙念给七旬老妪,都可被理解的诗。

 

 

 

坂口宽敏

 

 

 

天空之庭

 

 

-

林俊廷

天池/互动影像装置

 

新媒体艺术家林俊廷的新媒体互动作品《天池》在土楼正堂,也是人们驻足拍手最多的作品。金鱼带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宋代以来,文人雅士喜爱饲养金鱼,追慕庄子涅槃观鱼的悠闲自在。在跨年的时间,它更是承载了“金玉满堂”、“年年有鱼”的美好愿望。屏幕上的背景正是正堂的3D透视图,鱼儿们在一“堂”春水中游动,并在连续拍手的时候,向着观者游来。林俊廷擅长透过物理三维空间和第四维“时间”的交融呈现,让观者经由身体参与、经历心理知觉变化而完成一种“幻境体验”。

 

林俊廷

 

 

 

天池

 

 

 

-

李全胜

土楼记忆/3D灯光秀

 

 

来自中国市政华北院灯光艺术研究院的李全胜,此次他主持策划了福建土楼裸眼3D影像演绎艺术项目—— “土楼记忆”。李全胜擅于将LED技术运用于装置、雕塑、建筑、景观等户外照明艺术设计上,同时策划组织过一系列大型海内外灯光装置与相关活动。他认为灯光秀要体现对文化的塑造。全国有2856个县级行政区和景区,艺术的结合也必须要做质的提升,不断创新科技产品,沉浸体验,塑造IP,多元融合。

 

 

 

李全胜

 

 

 

土楼记忆

 

 

-

安东尼·奥罗拉(Antoni Arola)

光之反射/装置

 

 

 

 

 

 

 

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的设计师与灯光艺术家安东尼·奥罗拉,被视为是当代西班牙灯光设计的代表人物。他非常喜欢土楼,多年的灯光研究,让他此次创作了光在镜面上的反射的作品《光之反射》,通过改变反光镜的角度、光线的角度和色彩。据他介绍,这次使用了白色的激光灯,希望有新的呈现。他的多件作品获得了西班牙国家设计奖以及2013、2018年度国际红点奖“最佳设计奖”。受西班牙传统海洋文化和独特视光方式的启发,他的作品用高科技诠释了南欧地中海独特的灵动舒展美学。

 

 

 

 

 

 

安东尼·奥罗拉

 

 

 

 

 

 

光之反射

 

 

 

 

 

 

-

万晓利

山下乐/装置

 

音乐是情绪的表达,土楼是客家人文化的核心载体,艺术家本人是亦是独立音乐人,对氛围音乐有非常深厚的造诣,结合土楼的人文情怀,灵感来源于一册来源不明的旧乐谱“培丰十番音乐”,艺术家创作了富有特色的氛围音乐,利用装置艺术作为载体,把声波转化为水纹韵律的变化,随着音乐高低起伏的光斑,映射在夜幕下的土楼天井内,让观众在欣赏音乐的同时感受到具象化的实物,从而升华土楼与客家文化。

 

 

 

 

 

 

 

万晓利

 

 

 

山下乐

 

 

 

-

维克托·波利亚科夫 (Victor Polyakov)

松果/装置

 

 

 

俄罗斯艺术家维克多·波利亚科夫曾与普希金博物馆、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博物馆等艺术机构,品牌施华洛世奇、欧莱雅等合作创造过一系列令人惊叹的灯光艺术作品。在他的作品中,光和运动是最关键的媒介。通过光学效应和新技术,艺术家试图改变对空间的感知。

 

 

松果

 

 

 

-

管怀宾

流隙/影像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跨媒体艺术学院院长管怀宾的影响作品《流隙》位于土楼右侧的院子里。在中国当代装置艺术中,管怀宾擅于将传统文化和感知方式解构并溶入到自身的语言系统与作品构架中,将中国古典造园美学融入其空间装置形态。他的作品常常扬溢着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另类气质,观者能感受到其中所显现的人文情怀与意境旨向,使传统文化在当代艺术语境中获得广泛的延伸。

 

 

 

流隙

 

 

 

建筑专场

艺述古建·土楼—古建保护与开发

 

本次的艺术展的“艺述古建·土楼—古建保护与开发”研讨会环节邀请多位建筑大咖、古建筑研究及规划专家,讨论艺术进入乡村,古建筑如何保护利用和良性开发。尤其有着一线实施经验的专家学者们,在讨论中,分享了自己古建修复、改造的实践,为文化艺术与古建筑的结合提供了更多的宝贵经验。

 

顾村言

 

 

 

《澎湃新闻》艺术主编顾村言提到,他近年来一直关注当代艺术与乡村的现象,也策划了一些专题,从媒体人的观察来看,这三五年来,艺术与乡村融合的趋势方兴未艾,有成功的,也有有待提高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盛行文学寻根;而这五六年,不少艺术家通过艺术项目来寻找乡土家园的根性。都市是快节奏的工业化的,但毎个人都有着一个田园之梦,寻找诗意的栖居,艺术与乡村的结合大有可为。另外,很多人认为乡村是封闭的,但其实未必,甚至也可以说是开放的。艺术项目进入乡村已从过去的集体无意识进入了一种自觉的意识,对当地人的生活、观念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通过寻找、碰撞与激活,既对乡村文化生态有着较大的积极意义。他同时提醒,艺术进入乡村应尊重乡村民俗,适当在地化,避免简单活动型。

 

柳肃

 

 

古建专家,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柳肃从自己所经历的实践项目和理论的角度出发。他谈到,文物保护的问题关键不在于技术,而是保护和利用的问题。我们对于历史建筑不能只进行博物馆式的保护,合理的利用也是一种维护,并具有社会吸引力,让更多人前来了解它。“历史的原真性”和“生活的延续性”是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公约中两条重要的原则。后者要保留历史的、人们的生活的状态,改善居民生活条件。不仅仅是物质文化遗产,我们还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们是活的文化,它们让建筑更有灵性。

 

刘德华

 

 

 

北京土木建筑学会理事刘德华先生,举出了美丽乡村重生模式与土人的实践。首先是慢城模式-江苏高淳。从意大利的“慢餐”概念开始,弘扬慢文化,在城市化风貌趋同、民俗缺失、乡村建设和古建筑的道路中,寻找到了新出路。产业植入地方-国家信息网络安全,IT产业从业人员的需求。以及新田园模式-宿迁三台山森林公园,一产为本,三产联动。还有艺术创意-黄山西溪南创意小镇和成都黄龙溪农业博览园-田园综合体两模式实践。

 

 

 

陈志宏

 

 

华侨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陈志宏分享了在海外华侨与传统土楼营建的相关研究。客家的迁徙与文化交流是一直延续的,我们可以在今天的土楼里看见许多西洋建筑元素,这体现了土楼文化实际上有很大的包容性与开放性,能够大胆地汲取外来的文化,并与自身的传统文化相协调。不仅如此,近代华侨建筑文化在东南亚也具有影响力,华侨在这些城市、建筑发展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今天,大量留徙海外、客居他乡的海外华侨华人,正是中外文化交融、平等发展共进的践行者,在中外关系以及促进祖籍地和侨居地的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形成独特的海外华侨社会及侨乡文化。

 

 

 

苏晓河

 

 

 

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秘书长苏晓河,是从小在邻村土楼长大并求学于建筑的客家人。他就《传统&未来》展开演讲。从70年代末开始,建筑学上民族性与世界性的纠结,到如今土楼的艺术赋能,切实抒发了自己的看法。

 

宋明星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建筑系副主任宋明星通过100多页PPT,展示了17年带领学生参加国际高校建造大赛,在15天内完成土房改造的历程。过程酸甜苦辣,欢笑泪水,但最终让一个普通的住宅具有不一样的感觉。他还提到,多方参与对于乡村建设尤为重要。

 

法布里奇欧·莱奥尼

 

 

 

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法布里奇欧·莱奥尼,展示了在意大利和中国海南三亚岛的乡村改造项目。

 

 

 

胡骉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数字建筑中心主任胡骉谈到中国百年前尚不必担心建筑的文化及模式的缺失;建国后中国进入了人民的社会,在建筑上强调传统文化符号的呈现;80年代后中国进入快速建筑现代及后现代时代,建筑形式与空间具有精英文化色彩,形式与空间均呈现出抽象性,不再强调具象的符号和语言。艺术是一种低成本、低破坏性介入公共空间的方法,几乎不会对空间造成负面影响,但可以很好地激活原有的空间。

 

 

 

合影

 

 

跨界交锋

艺术家与建筑师圆桌对谈

 

 

艺术家与建筑师圆桌对谈环节由建筑师朱佳佳主持。百年前,客家人迁徙,兴建家园,土楼文化就此萌芽。百年后的今天,2020年的最后一天,十余位国内外著名艺术家、建筑学者汇聚于此。土楼,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他们?

 

 

 

对谈现场

 

 

安东尼·奥罗拉:土楼是土质建筑,这是我从小热爱的,土楼文化也非常吸引我。龙,是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象;龙图腾,是我在作品中的一个重要表达元素。 

 

李全胜: 回忆起儿时的记忆,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在土楼里爬上爬下,在圆形的土楼里追逐。今天,可以在土楼做一个灯光秀,感慨万千。土楼的体量很大,建筑表面的肌理特殊。从视觉角度,当传统的建筑与现代的灯光装置碰撞,可以给予游客震撼的视觉效果。

 

坂口宽敏: 土楼在宇宙中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它的外在和内在实际上达到了一个绝对的平衡。让我不禁思考,土楼人民是如何在内部的共同空间里守卫,来抵御自于外部的困难。另外,我对土楼的印象还来自于一种关于能量的观念,宇宙与天地之间的能量从土楼的圆顶中进入。当人们仰望天空时,就仿佛从日光中吸取了营养,这时人们就像是生长在光明中的叶子一样。 

虽然作品只能保存一周时间,但希望它能让孩子们感受到土地生长的建筑、土地生长的植物,让孩子们意识到他们是土楼文化中最不可欠缺的一部分。我的作品会成为孩子们童年中一个特殊的记忆,他们会记得当年有一爷爷为他们做了一座小小的土山,而这种记忆可以让在他们在未来意识到,土地是一切力量的源泉。 

 

林俊廷: 土楼原型是向心的。很羡慕土楼人在这个快消的时代还能拥有向心的感觉。中国人在圆桌吃饭,也象征着团圆,就像我们今天在这里相聚。

 

刘旭光: 土楼是中国文化的传承,土楼延续了《易经》的思想,将人们凝聚于此。土楼有两个脉络,即抵御外来侵略和文化传承。《易经》对二进制的发明起到作用,而二进制又引领了我们的数字时代,土楼意义非凡。

 

柳肃: 土楼代表了一种特殊文化,特殊的造型在全世界少有;代表了特殊的历史,客家人迁徙到这里。我经常教导学生,什么是好的建筑?那就是无论过了很多年,人们都不想拆掉,那就是好的建筑。

 

刘德华:土楼符合中国古代的居住理想而建造,背山面水,山环水饶,以家为中心,以礼为中心。同时又很符合当今城市规划与建筑的理念,环境协调、就地取材、功能复合集约,可标准化的建造,抗震性能,这些都具有借鉴意义。 

 

陈志宏:读书时,第一次看到土楼就很喜欢。大家可能常常谈到土楼的建筑形态,但建筑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人。我们会关注到土楼家族的族谱,了解他们的迁移、选址、生活,做什么生意,如何生存。客家有土楼,闽南也有土楼,它们的形态有所差异,而背后是两个地域不同的文化特点、不同的人群差异,这些都可以在族谱中看到。近几年也关注到,移居到海外的客家人建造的房屋依然留有土楼建筑的传统元素,并且与当地的建筑相当融合。从中原到海外,客客家文化实际上是开放性和包容性的,但却依然能固守它原有的文化,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思考。 

 

胡骉:我们的当代社会可以说是一个平民社会,等级、阶级观念弱化。我认为土楼最要保护的是它的仪式感,从型制,到布局,再到文化要素。今天,无论使用什么样的工具或方法呈现土楼,我们都要保留它的内核。反观当下,住宅大都没有文化内核、缺乏仪式感。哪怕是今天新造的四合院也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型制、原有的仪式感。所以旧建筑在做有机更新时,都需要意识到这种精神文化的传承。

 

苏晓河:我在土楼长大,在很小的时候我甚至以为天下的民居都像土楼一样。中国乡村的很多民居都是相互分离的,而土楼通过公共楼梯串联了每一户人家。每当回家都倍感亲切,是那种家族氛围的亲切。土楼冬暖夏凉,小气候非常好,这是它独有的。 

在永定境内有大大小小约2万座土楼,有一半可以呈形状,大多是方形的,而其中圆形土楼仅有3%。方形的形制与中原传统民居更加契合。随着经验的积累,人们发现圆形建筑的夯土外墙受力更加均匀、抗震,而牺牲了内部空间的规整,从而有了圆形的土楼。另外,土楼底层没有窗,采光通风靠内院,防御是它的另一个功能。一旦有外来入侵,圆形建筑更便于人们奔跑、御敌。神奇的是,今天,圆形的土楼反而成为了世界对土楼的印象。 

 

宋明星:一直以来对土楼建筑都非常好奇,包括它的空间体验、通风、朝向,以及背后的文化和伦理等。中国乡建如火如荼,乡建,激发村民对乡土文化的热爱与自信非常重要,村民自建反而会比政府主导的建设效果更好。对于建筑师而言,研究建造方法和建筑材料,提供实用、经济又很美观的乡村建筑案例,是比较可行的工作。

 

 

 

迈入2020

“寻找记忆中的故乡——艺述古建·土楼”开幕

 

研讨对谈结束后,天色已晚。晚宴后,众人来到本次活动的核心场地——振成楼。音乐响起,灯光秀上映。在2019年的终点,客家人与外乡人在土楼的见证下,共同迈入2020年。5…4…3…2…1……

 

 

 

2020年,新的一页已经翻开,百年土楼还在那里。人的一生短短十年百年,土楼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客家人。也许,客家年轻一代已经走出家门,向更远的方向前行,但客家人的血液永远在他们身体流淌。土楼,静静地矗立在原地,等待着自己的孩子们续写新的篇章,看潮起潮落,花谢花开。

 

 

展览

寻找记忆中的故乡——艺述古建·土楼

 

 
 
 
主题:寻找记忆中的故乡——艺述古建·土楼
展览时间: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7日
地点: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湖坑镇洪坑村客家土楼民俗文化村——振成楼
 

 

 

 

 

策展人

刘旭光

艺术家,同样也是本次土楼建筑艺术节的策展人之一。他早年留日并接触物派艺术,多年来在当代艺术体系中探索形质与介质的语言和视觉可能性。从视觉的物理性媒介到数字媒介的表达方式中进行了深入持久的探索。他曾在国内外参加重要主题性双年展及群展,并在中国、日本、美国、芬兰、摩洛哥等国举办个展。

 

江雨朦

青年独立策展人,生于甘肃省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本硕分别毕业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及意大利威尼斯美术学院。成功策划及举办近60场国际官方展览并成立意大利萃岛画廊任馆长,连续3年担任俄罗斯圣彼得堡设计周及西班牙巴塞罗那设计周中国馆策展人,策划的中国馆3年连续获得“最值得关注”与“金牌设计项目”奖。专注艺术与中国建筑和传统文化的国际传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