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活动 UED Column


"赫尔辛基2012世界设计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 Helsinki 2012)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设计盛典之一。今年的主题是"开放的赫尔辛基——将设计融入生活"。该主题反映了设计在人们生活中所扮演的新角色:如何使设计满足人们的需求,探索设计在促进服务和系统发展方面的可能性。为期一年的活动包含300项活动、项目和计划,赫尔辛基将探讨如何将设计融入生活。其远景是将设计这个概念从各种物品扩展到服务乃至系统。

UED活动 UED Column

城市自诞生以来,就成为了人类活动的主要场所,并逐渐实现了空前的繁荣和发展。但与此同时,随着城市人口数量的剧增,城市中也出现了一系列严重的环境、经济和社会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未来的城市须探寻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才能实现自身的繁荣发展,从而带动全球协同发展。

 

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是一个对城市中的各项元素进行整合,并搭建成良性循环系统的过程,其目的是建立一个智慧的绿色花园城市。面对当下城市发展现状,全球设计师积极思考并实践,力求探索城市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新路径。

 

2019年3月起,《城市·环境·设计》(UED)将为大家带来系列报道,呈现中法两国设计师在可持续城市发展领域的见解和经验,探讨解决城市更新的有效方法。

 

嘉宾简介

 

法国著名景观设计师

弗洛伦思•梅歇尔 Florence Mercier

 

弗洛伦思•梅歇尔毕业于凡尔赛国家高等景观学院,1988年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业务遍布法国和其它多个国家,在景观与城市规划领域从事多种尺度的项目研究与设计, 承接了小到花园、大到地域性空间设计的多种尺度景观项目。

 

在设计中,弗洛伦思•梅歇尔特别关注设计对象的空间特点与空间的各种变化形式,及其与使用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她在设计中对生态多样化和水资源管理结合问题方面的思考极为突出,并将环境问题置于景观设计的中心,使它在空间形态中获得体现。

 

设计师专访

 

为更深入地了解景观设计师弗洛伦思•梅歇尔(Florence Mercier)和她的设计理念,我们与她展开了对话,共同探讨当代城市景观设计的价值、观点与趣味。对未来城市可持续发展方向的问题,弗洛伦思•梅歇尔作出了自己的回答。

 

Q1 您为什么将景观设计的理念聚焦于探索自然和文化间的趣味?有哪些方面吸引您在此领域进行研究?

 

弗洛伦思•梅歇尔从整个地域到单个花园的各个尺度来说,景观设计都引入了空间和文化象征的概念。和中国园林一样,西方园林的设计也是通过融合文化的方式,将自然景观更好地表现出来。因此,我在创作中,往往通过使各种尺度上的自然和文化元素的交融,来形成连续的空间游戏。这个过程强调多个元素间的对话,包括城市和景观、建筑环境和种植环境、永久性设施和短期设施,以及组成诗意空间的岩石、水、植物和光线等元素。
在景观的空间场景创作方面,我从表演艺术中受到了启发。通过空间场景的搭建,使步行其中的人与不同的功能配置和情境相互游戏,并沉浸在独特的体验中。从更大尺度上来说,我在法国和中国的景观作品,都表现出兼顾城市发展和自然资源保护的愿景,且考虑到了景观设计的文化意义。

 

塞纳河岸 景观效果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Q2 众所周知,河流在城市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许多城市都是因河而建。但在现代社会中,河流的交通功能正日渐减弱。您能否就河流的新职能及城市与水系间的关系这一话题,分享一些您的看法?

 

弗洛伦思•梅歇尔在城市发展中,河流的确因其交通运输功能而起到了着重要作用。如今,河流优越的地理位置使我们得以重塑它们的功能,使其在城市中充当紧密联连接的、具有复合功能的角色。通过对河岸的开垦,我们为河流的职能作出了全新诠释——生态设施、娱乐场所,以及空间转换功能,这都大大增强了河岸和周边区域的魅力。

 

作为公共空间的河岸为市民提供了全新的使用功能,例如成为市民散步和娱乐休闲的场所。成为城市新中心的河流,还为城市提供了建设高品质社区或滨水空间设施的条件,有助于改善居住环境、增添商业氛围、激活文化活力。

 

今天,河流还承担了新的水资源及生态功能,在各种尺度的“海绵城市”中起到了调节水系调节的作用。通过更新水岸空间和建设绿化带,我们构建了一个可持续性生态系统,使它们在城市用地范围内,形成了新的绿色网络和蓝色网络,共同构建有利于生物多样性发展的新生态系统。最后,全新的河岸空间还回应了城市居民贴近自然的诉求,并在调节城市微气候和维护公民健康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Q3以埃皮奈市的塞纳河岸为例,您如何将河岸的功能与周边已存在的城市区域联结起来?这给居民带来了那些积极影响和价值?

 

弗洛伦思•梅歇尔场地最初被一条老旧拖曳道路覆盖,通达性和安全性都不佳,和城市之间的关系很生硬,还受到了过往通行船只造成的河岸侵蚀。对此,我们希望改善河岸空间,为居民提供新的通行条件和休闲空间,从而重建河流与城市间的联系。

 

该项目的计划之一,是通过种植工程技术来解决河岸侵蚀问题,并增加该地区的物种多样性。河岸改造很好地回应了自然,并在高处形成了包含人行道、露台和浮桥的交通系统,给市民提供了体验滨水空间和河流景观的不同方式。河岸对市民开放了大型休闲娱乐和自然空间,整改了俯瞰河岸的建筑外立面,并真正为其中的建筑赢得了场所认同感和赞誉感。在居民公开会议中,有好几个市民主动找到我,告诉我塞纳河岸的更新让他们为自己在这座城市生活感到骄傲。

 

在其他地区,如大诺瓦西市的马恩河岸开发项目中,我们创建了一条连续的自行车道,开发出了大型休闲和运动空间供整座城市使用,且通过河岸重建及种植手段降低河岸受到洪水灾害的可能性。河岸空间与城市的紧密联系颇受市民好评,而城市街道网络和新建的沿岸居民区又加强了这种联系。

 

【相关项目】

埃皮奈市 塞纳河岸

 

项目位于埃皮奈市塞纳河畔边一条一公里长的河岸地带。河岸为居民提供了一片散步休闲的空间,创建了河流与城市间的全新联系。弗洛伦思•梅歇尔利用植物工程技术,实现生态环境的多样化,解决了河岸的蚕食问题。河边绵延起伏的小路、穿插其中的平台和浮桥,为居民和游客提供了多样的亲水环境,使人们能够在此方便地娱乐休闲,并享受河流景观。

 

塞纳河岸 景观效果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塞纳河岸 剖面示意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Q4一直以来,"水"都是园林及景观设计的一个重要主题。我们了解到,您的很多河岸改造项目都旨在通过生态方式,特别是通过植物工程技术来解决洪水灾害问题,并创造新的环境。 您是如何利用这种技术改造城市的河岸和社区的? 能否通过具体的项目讲解一下?

 

弗洛伦思•梅歇尔水体布置和场地的水资源管理一直是景观设计中的重要话题,而今天,由于洪水灾害和雨水管理带来的一系列挑战,这些问题变得更加重要。我们必须通过雨水引流来管理城市地区雨水流量,通过开发河岸空间改善大规模洪水泛滥的问题。

 

因此,从住宅花园到大型公园和公共空间,再到河流及人工运河,各级别的景观项目都引入了这种水体调节系统。在我们设计的新社区,如位于马尔内拉山谷的西摩科尔生态区,低洼的住宅花园吸收雨水,并将它缓慢地输送至路边的沟渠,穿过公园和公共空间,最后抵达经过软化和种植处理的河岸。正是这一整套措施和我们正在开发的景观,共同构成了“海绵城市”景观。

 

利用这套体系,我们在中国上海市浦东新区的北蔡区设计了一套完整的“海绵社区”系统,从居民区中心到公共空间再到运河。我们依靠现有场地现有的运河网络,编织出了一套构成城市的生态、水系和景观的“渔网”。

 

此外,在维勒讷沃市塞纳河岸的河畔公园,这套系统更是扮演了双重角色:它收集附近的雨水,调节流量后将其释放到河中,从而避免河流水位的骤升。当塞纳河的水量处于饱和状态时,它又能够从河中吸水使临河区免受洪水侵袭。事实上,整个低洼区域的花园都在无形中扮演了径流盆地的角色。社区的设计就像一个有着微妙地形变化的山谷,能够在整合雨水资源的同时,为住宅区提供一个开放空间。场地中央的涵洞种植了大量植物用来引流,而横向堤岸充当了不同区域的拦河坝,同时也有助于引导水流。不同类型的植被能够吸收不同程度的雨水流量,在调节水量和创造新生态系统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马恩河岸项目中,我们基于植物工程技术,包括在椰衣上种植幼苗来重塑河岸,起到了防洪和防止斜坡侵蚀的作用。同时能够维持地表大范围内的生态连续性。

 

【相关项目】

托尔西市 马恩河岸

 

托尔西市马恩河岸将城市空间向河流地带开放,通过建立生态系统的方式,保护和丰富了自然环境,并通过植物工程技术解决河岸蚕食问题。弗洛伦思•梅歇尔团队在河岸设计了一条步行道,景观布置巧妙而丰富,行人可以随地势沿台阶上下,在封闭或开敞的空间踱步或欣赏水景。此外,这里还设有独木舟俱乐部的码头,为游客和水上运动爱好者提供了活动设施。

 

马恩河岸 平面示意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马恩河岸 景观效果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Q5您能否分享一下您对城市花园和公共空间设计的见解?您在实践中,是如何通过空间变幻的手法创建景观中的“游戏”的?

 

弗洛伦思•梅歇尔对我来说,对场地和地形的充分考虑,是景观设计的基本原则,这一想法继承了勒·诺特和《法国园林艺术》的思想。在我设计景观和空间的过程中,我尝试对空间进行塑造,并响应他们的新功能,特别是关于雨水管理是的需求——通过极简主义的手法处理地形,应用固定的几何形状与场地产生共鸣。

 

对我来说,景观设计中灰空间的概念也很重要。正如我们所见,我在景观设计中最关注的因素不是物与物之间的关联——如行人如何在空间中漫步和生活,而是空间所产生的节奏,和事物之间的隔阂。这就需要在场地中创建空间核心并展开探索。一个项目的开展,包括对灰空间进行空间塑造和潜力激活,使其具有承载不同需求的可能,如景观的使用功能,人们生活方式的塑造等方面。人们逐渐适应这些空间,并在此行走、活动,和生活。

 

在场地方面,我们需要针对它的特点,和可用于未来功能发展的潜在优势对其进行转译,使它们重合并产生共鸣,以便激活空间并其富有活力。例如,在墙壁、运河、浮筒等战略位置创造元素,以此标记空间,并赋予其吸引人的特征;用吸引、捕获、分离、配置、强化等手段处理空间,并赋予每个空间独特的品质。在场地方面上,设计师需充分了解场地的特性,识别出各自特点,对其进行突出、放大,并加强他们之间的互动。

 

【相关项目】

塞纳河畔维提市 丁香公园林荫道


项目场地原是一片有多个园艺种植基地的纯自然景观,林荫道穿越一片草场,两旁植有不对称构图的树丛,树丛旁设有一条小路和一个带状花池,构成散步与休闲空间的主要部分。这片带状花池象征着“水流”,而橡树排成的类拱门形式则象征永恒。一个充满诗意的景观空间,为这片原本只是用于园艺种植的场地带来了更加丰富的内涵。

 

丁香公园 景观效果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功能是景观设计的核心和景观结构的基础。设计方案的力量,就体现在用最简单的设计提出功能的解决方案。这需要超越纯粹的功能主义,在限制条件的基础上用一种有效的方式进行整合,并释放出强烈的设计感和美妙的诗意。

 

此外,空间的诗意和象征性是园林项目中必不可少的条件,在景观设计中也是如此。面对现代城市的开发,景观的象征性不只体现在空间的功能运作,还体现在居民对空间的利用。

 

最后,景观设计的核心,在于时空的概念。一处景观的建设,不会随着项目落地而结束,景观设计师应整合场地中的植物、水体和其他变化元素,构建空间的变形和转换,使其在项目完成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换。 此外,对我来说,景观项目的呈现方式不应被固化,而应清晰、合理地展现各方面需求。这意味着设计师需要对场地发展方式深入了解,并根据其发展过程进行思考。因此,我的方案通常会提出一个框架,在现有场地中找到一个相对固定的思考点,并留出在各个元素转换时具有演变潜力的空间。同样地,植物也不应被视为一个孤立的对象,而是应被其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的功能生态结构并增加自然活力。

 

【相关项目】

布西圣乔治市 西默克生态区


托尔西市马恩河岸将城市空间向河流地带开放,通过建立生态系统的方式,保护和丰富了自然环境,并通过植物工程技术解决河岸蚕食问题。弗洛伦思•梅歇尔团队在河岸设计了一条步行道,景观布置巧妙而丰富,行人可以随地势沿台阶上下,在封闭或开敞的空间踱步或欣赏水景。此外,这里还设有独木舟俱乐部的码头,为游客和水上运动爱好者提供了活动设施。

 

西莫克生态区 平面示意(规划中)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西莫克生态区 休闲场景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Q6在最近的中国济南白云湖改造项目中,您的团队遇到了哪些挑战,又是如何应对的?

 

弗洛伦思•梅歇尔这个项目占地7000公顷,经历了集约化农业生产,位于场地中央位置的湖泊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缩小。设计面临的挑战,是通过重建大型湖泊及其生态自然环境,开发一个核心的湿地区域,同时带动周边旱地区域的发展。

 

我们的“白云国家湿地”项目,围绕白云湖及其“生态湿地”园区展开。这个项目中包含了农业用地、水库、一部分新的城市空间,以及小清河岸空间的设计。该项目旨在创建一个独特而有吸引力的场所,将提高人的生活品质和应对生态挑战相结合,兼顾经济发展和多样化的住房供给,以及旅游资源开发,在场地生态系统和景观规划之间创造协同平衡关系。

 

面对湖泊及社区的发展需求,我们通过建立多样化的自然环境来塑造可容纳丰富活动的生态场所。这些活动包括散步,水疗,划艇、放风筝等类型的体育活动,欣赏音乐、看电影、创作雕塑等类型的的艺术活动。当地文化发展和手工业的生产有助于带动经济发展和场地资源开发,方案还引入了新的农业生态方法,让公民参与更环保的生产方式体验,同时提升了该地区的游客吸引力,与当地经济发展携手并进。

 

白云湖湿地 平面示意 © Florence Mercier Paysagiste

 

Q7在您看来,城市想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这给您的设计带来了哪些启示?

 

弗洛伦思•梅歇尔我们必须考虑到环境自身的限制因素,并谨慎地将各项元素整合到场地中。对此,我们的立场应回到关注场地现状和自身发展潜力,而非用昂贵且耗时的维护手段来应对城市发展问题——这不是真正的“可持续”。关注场地的资源、气候、水体,防止沟壑侵蚀,控制土地流失……这都可以引起我们对景观技术的再思考; 而这些问题给了我们机会去塑造新的景观形式,发掘新的景观方法。

 

水资源生态和连续的景观系统构成了城市中的蓝色网络和绿色网络,支持城市的功能和新陈代谢,并发展出更多大地景观。这使我们对城市的持续发展中一些至关重要的问题有了新的解决思路,如关注生物多样性,市民生活品质和交通出行等问题。

 

总之,回顾过去能够为城市实现可持续发展开辟新的方向。我们不再将公园视为的城市一部分,而是将城市地表空间,看作由这些自然和文化景观连续交织在一起的巨大公园。它将农业空间、地表水循环系统、交通网络、植被网络等结合在一起,融入整座城市,在城市、农业和生态之间建立新的功能,并激活新的关系,将整个地表空间打造为一座大型绿色公园。

 

 

启示:真正的可持续设计,不是通短暂的维护方案应对城市问题,而是关注场地自身发展潜力,把自然、文化和城市空间融为一体,激活它们之间的新联系和新功能,将整个城市打造为连续交织的“绿色花园”。

 

对上述话题的更多讨论,将在我们近期将举办的“建筑在行动”讲座中延续。讲座分别邀请到法国景观设计师弗洛伦思•梅歇尔女士,和中国景观设计师王向荣先生。具体报名信息将于近期发布,敬请关注!

 

“建筑在行动”活动预告

 

2019年,法国驻华大使馆文化教育合作处

再次举办“建筑在行动”系列讲座,

以“可持续城市,宜居城市”为主题,

继续探索城市更新的方法。


第一场关于自然与文化的融合的讨论,

将于3月27日19:30-21:00

在北京法国文化中心展开。

更多报名信息,
近期将发布在UED公众号平台,敬请关注!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

回顾2017年“建筑在行动”讲座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