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专栏 UED Column

 

 

DISPERSION AND GENERATION PREFACE

《弥散与生成》自序

 

text_ 潘公凯

 

 

 

 

自现代主义兴起至今已有一个多世纪,从波普艺术、观念艺术盛行至今也已有半个世纪。百年历史,波澜壮阔,标新立异,成果累累。其间,艺术品之所以成为艺术品,也愈益依赖于"错构"的原理。"错构"是"凝视"的原因与引力场。在这一引力场中,审美心理过程得以展开。
 

 

观念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极大地拓宽了艺术作品的范围,亦极大地丰富了审美引力场的多样形态和引力结构。——这就是百年艺术史所标示的人类视觉文化的伟大成就。
 

 
随着全球一体化与信息网络的迅猛发展,百年视觉文化的成就与体系性知识的快速扩展弥散到世界各个角落。在弥散的过程中,历时性的思潮流派演进转变为共时性的多元因素杂存,且与地域性的文化环境互动。体系性的知识积累进一步解构混融,形成碎片化、拼贴化、扁平化、通俗化的全球性弥散景观。弥散是流通网络发达的结果,是全球化不可避免亦无需避免的积极现象。弥散带来了世界文化的现代化,全人类都从中受益,这是无疑的。但从物理学角度看,弥散是信息能量从高阶位向低阶位的流动,是"熵"的增值。从大跨度的时空观而言,不断地寻求与建构某种"负熵"的涌流,是必要的平衡与补充。也就是说,在弥散的大趋势中,寻找新的生长点,希望有新的艺术系统不断生成,仍然是有利于全球艺术生态的。
 

 
 

在势不可挡的弥散洪流中,生成是困难的。但也只有生成,是真正值得具有全球视野的艺术家们努力探索的。生成需要生长点。这个生长点必然是现实环境的需求,也自然需从古今中外的文化积累中去找寻。既需要跨学科跨领域的融会贯通,也需要宏观思考、把握与体系性建构的综合能力。
 

 
 

在当代文化语境中的生成,应该是一个不断地自我质疑、试错、调适、生长的过程。生成往往从问题意识开始,却不会有唯一正确的答案。生成是开放性的,过程性的,与周边因素不断互动的,是演进中的有机体。
 

 

生成,是不断地提出问题、探讨问题、不断尝试、不断建构,又不断地衍生出新问题的过程。在今日美术馆的《弥散与生成》展,从我的水墨画、史论、建筑、装置四个方面的原创作品切入,既希望讨论多年来的理论思考,也想简略呈现近期完成的探索成果。展览涉及这几个独立领域中的关键课题,也关系到这样的跨界实验背后贯穿的理念线索。这是一个重在自我反思与研讨的展览,目的在于提出问题,引起讨论、批评和争辩,抛砖引玉,增添当下艺术界的学术气氛。
 

 


CHINESE BRUSH PAINTING

水墨

 

看潘公凯先生的水墨画,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强烈的现代感。他的画继承了传统文人画的笔墨和意境,又努力探求水墨画的现代之路。公凯的画,脱去了传统文人画常具有的小趣味,而具有大气磅礴之感。现代人的宏大视野,现代生活的动感,都在画作中得到了集中的体现。在这种大制作中,有大笔大墨、有贯穿全篇、气势连贯的大章法,更有现代人特有的气度风范。 ——高建平
 


 

 

在潘公凯的艺术中,中国画是其心性所在,已经不完全在一幅画中,而是把人生的夙志和悲悯的胸怀,借助一种能够直接将之显现的作品,充分、充足地予以显现。这样的中国画就是中国文化之最为精妙之处,也是中国艺术在人类的文明中可以彪炳千秋、媲美天下之所在。这已是一个民族的意愿所在,只要关涉国家与民族的前程,必为潘公凯的心向往之。 ——朱青生
 

 

 

 

 

 


INSTALLATION

装置

 

艺术作品的意义,应该与逻辑之网中普通物品的意义有断裂、矛盾、错搭、扭曲、疏离等非常态的关系。这一特定的存在物才能从现实生活的意义之网上孤离出来,才能引起人们的特殊关注与凝视,审美心理才能开始。对艺术家和观众而言,形式的错构是形式的游戏,意义的错构是意义的游戏。正是在这种游戏中,艺术家显示出了新的专业特性和技术含量。

 

 

 

 


THESIS

史论

 

本课题试图提出中国现代美术合法性理论困境的解决思路,把"正名"作为20 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必须面对的根本性问题,以"人类未来巨变"为基本视野,以一切从事实出发为基本态度,将关注重心从西方现代性模式转向连锁突变的现代事件本身,进而在现代性反思的基础上面对中国近现代以来最为基本的经验事实和社会背景,将"自觉"作为后发现代化国家的现代性标识,以"传统主义"、"融合主义"、"西方主义"和"大众主义"作为中国现代美术基本形态的理论构想。在肯定既有现代性原则的前提下,以上的努力旨在拓展解释框架的涵盖性和自由度,力图为中国文化艺术的未来打开自主性发展的广阔空间。
 

 

 

 

 

 

 


ARCHITECTURE

建筑

 

中国美术馆方案——云的设计,是想在美术馆、文化遗产馆、国学馆这样一个大区域,这正好是奥运公园的东侧,是一长条。如果这一长条能有一个统一的建筑风格,而且能够延长1 公里,那么在整个奥运公园里面就会非常壮观。远看会有一种宁静、单纯的感觉。同时,人走到它的旁边,实际上是走在云下面。
 

 

"书卷"是第二个方案,用宣纸的这种褶皱为基本的语言来构成整个风格的结构。这两个方案想强调的是一种有机形态,几乎在这个设计中没有或者很少有直角90度的拐弯,尽量采用弧线,并且整个弧线向里倾斜,做到"一步一景,处处有景"。
 

 

建筑大师是如何度过他们的青葱岁月,又如何与建筑结下不解之缘?本期嘉宾崔愷、胡越、崔彤拿出了多年前的"私藏"旧照,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讲述他们求学生涯、与结缘建筑,并给年轻学子们诚挚的忠告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