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专栏 UED Column

 

潘公凯

PAN GONGKAI

跨越当代建筑与艺术的边界

ACROSS THE BOUNDARIES OF CONTEMPORARY ARCHI TECTURE AND ART

 

 

 

 

潘公凯
潘公凯为著名艺术家、美术理论家、教育家,连续在中国两所最重要的美术学院担任院长。
曾获旧金山美术学院荣誉博士和英国格拉斯哥大学荣誉博士。
潘公凯的装置作品《融》曾参加第54 届威尼斯双年展。
 

 

其水墨作品尺幅巨大,气势磅礴,既保有传统文人画笔墨的精髓,又极具现代审美趣味,堪称中国传统水墨艺术现代化转型的代表典范,水墨作品曾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纽约、旧金山、北京、东京、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北等世界各地最重要的美术馆进行展览,广获好评。著有《中国绘画史》《限制与拓展》《潘天寿绘画技法解析》《潘天寿评传》等。
 

 

 


主编《现代设计大系》《潘天寿书画集》《中国美术60 年》《潘天寿全集》等大型画册丛书,其中《现代设计大系》《潘天寿书画集》获国家图书奖。近十年主持《中国现代美术之路》大型学术课题的研究和撰写,并于2012 年发布50 余万字的课题成果专著及近150 万字的课题研讨会论文集,对于中国近代以来的美术历程及其中涌现的诸多问题进行了系统回顾和梳理,为20 世纪中国美术历程作出了深入的论证,在中国人文科学界具有重要影响。

 


工作室介绍

中央美术学院文化城市研究中心成立于2010 年6 月19 日,隶属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心以"建筑与城市文化研究博士班"为基础,在潘公凯教授的主持下,邀请国内外权威专家、学者、政府管理者共同组成研究团队,开展相关领域的课题研究,为中国的城市化发展培养高端设计和管理人才。
 

 

研究中心充分依托和发挥中央美术学院在造型、人文、设计、建筑方面的多学科交叉优势,针对当前城市形象趋同的问题,致力于因地制宜地梳理建构城市的整体视觉文化形象。先后完成北京奥运会主设计任务,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展陈总设计等重大国家任务。获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先进集体";研究中心带领中央美术学院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展示深化设计团队完成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展陈设计,获党中央、国务院授予 "2010 上海世博会先进集体",荣获"第四届文化部创新奖( 特等奖)"。研究中心成立以来,先后举办了"发展中的城市文化形象论坛"、"建筑与城市文化研究研讨会",在业内产生广泛影响。
 

 


GENERATION AND FABRICATION

生成与营构

 

现代主义建筑与绘画性抽象
 

只有绘画和雕塑大师才有这样的力量感,对形体掌控的力量感,才有在建筑设计上的自由度。
 

 


 

 

从理论上说,现代建筑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很早,一直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们,但是我们不必从那么远说起,这里所指的"现代建筑"主要是20 世纪所特有的、具有抽象几何形体的建筑类型,它最典型的形态就是以玻璃幕墙的方盒子建筑为代表的那些特别高耸的大楼。

 

 

在建筑上的现代主义风格或者说现代这种理念的起源是跟建筑材料的急剧改变密切相关的。工业革命以后,铁和钢的材料增长得非常快,钢成为重要的建筑材料;同时混凝土的发明也很重要,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水泥;另一个重要的材料是玻璃,尤其是平板玻璃的工艺水平的不断提高,使得窗户可以开得很大,这种透明材料和钢的结合就彻底改变了建筑的理念;同时钢筋混凝土成为一种重要的支柱材料,使得框架型结构有可能得以实现,而建筑的框架型结构使得整个建筑设计大大地扩张了支撑跨度,于是建筑设计的自由度前所未有地提高了。所以从建筑的平面安排角度来说,建筑设计有了最自由的、开放的平面创意的可能性,这个开放的平面是工业革命在建筑材料上的创新所带来的全新成果,给建筑设计带来了巨大的创造性潜力。
 

 

整个现代建筑在20 世纪的上半期开始形成了空间形态的两条线索,一条线索是功能主义,另一条线索是有机建筑,这也可以说是现代建筑当中的最主要的两个空间概念。功能主义这条线索,是从19世纪末开始创始于美国的芝加哥学派,应该说达到最充分的系统化应该是在欧洲,这条线索的代表人物是瑞士和法国建筑师柯布西耶。而另一条线索有机建筑的代表是美国的一名非常有才气的建筑师弗兰德·赖特,他是个非常多产的建筑师。但是他的被承认要比柯布西耶晚一点。
 

 

不管是功能主义也好、有机建筑也罢,这两条线索在建筑设计的开敞平面这个主旨上是共通的,但是他们对于这种开敞的方式或者建构的艺术倾向是有不同的。功能主义特别强调严格的合理主义原则,而有机建筑则强调有机性并且强调合乎人性,特别注重人在建筑空间内的生活舒适性。
 

 

在建筑空间形态的两条线索当中,我个人是比较倾向于有机建筑的,我非常喜欢赖特的作品,丰富而有变化,特别有一种文化的、生命的感觉,在审美上有鲜明特色。赖特的作品从经典美学的角度看就是"优美",是特别的典雅与优美。所以赖特在整个现代主义建筑的形成过程中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他不像柯布西耶那样是一面现代主义的旗帜,有更大、更宽阔的接受面。正是赖特的典雅优美及装饰风格使他被当时的现代主义大潮所忽略,还有西班牙的高迪也是被现代主义所排斥的——这显露出现代主义的排他性。
 

 

"居住的机器"背后的绘画才能

功能主义线索当中柯布西耶是最主要的代表人物,他的一句名言是"建筑是居住的机器"。但是我觉得这句话虽然道出了柯布西耶的主要倾向,即他的功能主义、理性主义的主张,但是这句话掩盖了柯布西耶建筑设计的另一个过人的特色——在功能主义的大旗下,他的设计作品仍然具有非常强的艺术性,
 

 

这个是柯布西耶被人谈论地较少的一个方面。理性的功能主义加上艺术方面的才华使柯布西耶真正成为20 世纪开创性的大师。在这里我想用一个概念,就是"绘画性抽象"。其实柯布西耶不仅仅是一个建筑师,同时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现代主义画家,他的绘画作品跟马蒂斯、毕加索的路子非常接近,他的这些作品是一种抽象风格,我把这种抽象作品称之为一种"绘画性的抽象",从柯布西耶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现代主义建筑和现代主义绘画之间非常紧密的关联。
 

 

如果我们从20 世纪的20 年代一直看到20 世纪的中叶,毫无疑问对建筑设计影响最大的就是当时的现代主义绘画和现代主义雕塑。绘画和雕塑对于建筑的影响,或者反过来建筑对绘画雕塑的影响都很大,这在当时是一种互动的关系。20 世纪20 年代是一个重要的转折。这个时期重要的现代主义代表人物勃拉克、毕加索等人的立体主义风格已经建立起来,而柯布西耶在1914 年就想出了多米诺的标准骨架,正是在这个时候现代主义的艺术和现代主义的绘画也是风头最劲的时候。1918—1923 年这个时期,柯布西耶与他的朋友在巴黎的各个大小的画廊不断地展示他们的绘画作品,在那个五年当中柯布西耶画画多,建筑设计反倒很少。如果把柯布西耶1920 年前后的作品和毕加索的作品来对照的话,可以看到他们两个人的风格十分相似,正是在这几年当中产生了柯布西耶建筑形体的基本语言。此后柯布西耶在建筑设计的同时,一直抽空在画画,他的作品虽然直接受到毕加索等人的影响,但作品在造型和语言上十分成熟,显示出他卓越的绘画才能,这点我觉得在我们研究柯布西耶的时候是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的。
 

 

如果看柯布西耶的建筑设计,如他在哈佛大学做的世界艺术中心,又如他在印度旁遮普邦的新首府昌迪加尔的作品——大法院、议会大厦、政府秘书处,这几个重要的建筑都显示出柯布西耶功能主义和有机建筑二者结合在一起的非常吸引人的创意。我认为他的大法院建筑上面的顶盖形状、整个大楼屋顶上方和顶盖下方的拱形,以及大门的廊柱和里面的坡道窗洞,这种非常漂亮的弧形和椭圆形都具有特别鲜明的艺术特色,尤其是议会大厦的门廊,这个有点像船沿一样的门廊的弧形顶和下面的板状的支撑是十分有特点的一种设计,这种设计完全不是用功能主义的思路就能够解释的。当然这种设计是有功能的,是可以满足功能的,但是同时他在形态处理上的这种特别独特的艺术创意是功能主义所无法涵盖的。昌迪加尔的这几个大建筑特别有意思的,比如说从议会大厦内部的东南侧看过去有一个特别大的烟囱状的圆柱,这个圆柱实际上是一个众议院的集会大厅,这个集会大厅有一个向上的喇叭状的高高的顶棚,这个顶棚显然就是带有柯布西耶特征的一种形状,他在好几个不同的方盒子建筑上面都用过这样的类似形状,这种形状只有像柯布西耶这样有出众绘画天分和训练的人,才能够做出来。
 

 

柯布西耶的作品中,无论是比较小的素描草稿还是比较大的布上油画,都充分显示出他对于抽象和半抽象的形和画面结构的掌控能力。他的形特别自由,有一点具象的感觉,但是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抽象结构,总结来说就是有一点象形但是基本上是一个抽象的画面。他对于这个形的处理方式类似于马蒂斯的剪纸,当然要比马蒂斯的剪纸复杂、层次要多。柯布西耶这些绘画作品是让我特别钦佩和喜欢的,因为这样的绘画作品不是一般的画家可以画得出来的。与此同时,柯布西耶还做了一些挂毯,还和另外一个叫做沙维纳的木匠合作,做了一些木雕,就是这个木匠把柯布西耶的平面的油画作品刻成具有立体感的雕塑,这些雕塑也非常的有意思。正是柯布西耶的这种绘画作品和他对抽象雕塑的理解,使柯布西耶的带有功能主义的建筑理念和绘画性的抽象相结合,使得柯布西耶的作品在很多带有方盒子的理性的形态之上,出现了特别灵活、大胆、整体的绘画性艺术处理。柯布西耶的建筑设计和绘画作品当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共通点,就是只有真正的大师才有的对形体的自由奔放的掌控能力与视觉表达的意志力,只有绘画和雕塑大师才有这样的力量感,对形体掌控的力量感,也只有像柯布西耶这样的建筑大师,才有在建筑设计上的自由度,而这种视觉表达的力度、自由度,正是我对柯布西耶最为注意和最为佩服的地方。
 

 

另外还有一个很出色的建筑师也有类似的特征,就是巴西的建筑师尼迈耶。他在巴西利亚的几个重要的作品也体现出这种对于绘画性抽象的强有力的把握能力。他的这种形体上的处理比柯布西耶还要简洁,并且不是一种纯粹的几何型,而是带有相当大程度的绘画性。巴西利亚的总统府和联邦高等法院的廊柱都是天才的手笔。
 

 

绘画性抽象

我想说明一下"绘画性抽象"这个概念。在西方的现代主义潮流当中抽象绘画可以分为两类:一类称之为"热抽象",另一类称之为"冷抽象"。热抽象的代表是康定斯基,包括后来的波洛克、德库宁;冷抽象以蒙德里安为代表,包括后面的视错觉绘画等都是冷抽象的范围。但是介于两者之间,我觉得还可以区分出一个类别,这个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