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专栏 UED Column

STARTING FROM A STEEL-ENVELOPE HOUSE

从铁皮房子说开去

 

方案设计:
梁井宇、谷巍
总负责人:
谷巍、梁小宁
Jae Jiang(美国宾夕法尼呀亚大学建筑系实习生)
Jelena Milanovic(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建筑系实习生)

 

 

 

引子

场域建筑的工作室位于普通高层写字楼的某一层,层高很低。设计目的是希望通过研究材料和建造方法,表达我们对现今流行的装饰“风格”的厌倦。

厌倦“风格”的设计也可认为是不追求所谓“潮流”、“美”的设计。作为设计师,其作品总以某种形式存在。有形式,便有对形式的审美趣味。当我们面对业主,总会有这样的问题,即形式应该追随设计师本人的趣味,还是他/她服务的客户的审美趣味?如果不是必须回答,我们一般会回避回答,因为设计作品的形式审美不是我们设计的主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会危害对设计作品的正确理解——尽管普遍认为形式审美即设计。

给自己办公室做设计的时候,我们也希望可以不被单纯的趣味所困惑,做出一种没有风格的设计。也许这样可以更加干净地表达我们关注的具体设计意图:

意图之一:寻找实现方案的途径

荷兰有家设计公司Droog,荷兰语名叫“干”的意思。设计的产品如同名字一样,很“干”。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用干净的方法把一个干净的概念表达出来。作品从概念创意到实现产品整个过程的可行性和偏差被充分研究和预计,从完成的产品中看不到多余的花哨成分,或与设计创意不相干的“美”。

与此相对的设计,我们称为“湿”的设计,也许概念创意颇有吸引力(俗语“眼前一亮”),然而实施的过程和可能出现的错误未被充分考虑,因而结果和最初的概念有差距,甚至无法实施。

小时候学水彩画,看水彩没干的画面很有感觉,湿亮而透明,可是等干了以后,画面就变得发灰发暗而不好看。那时候最向往的就是用传说中的英国水彩颜料来画,因为听说用它画完的画面永远跟没干一样。以后用上了才发现它是比中国的颜料好一点,但也好不到“保湿”的程度,倒是在画时早已习惯和预估了干后的效果,于是可以不被未干的效果欺骗,反而可以在湿画时就对干后的效果进行预先的矫正。

建筑效果图有时候就像是给了蹩脚的建筑方案照上了一层“保湿”的水彩画,湿湿的效果不仅迷惑了业主,有时候连建筑师自己也会陶醉沉迷其中,然而如果是个要建造的方案,往往建造出来的效果没有效果图上的“好看”,也像挥发干后的水彩画。

建筑师面临的一个共同挑战就是如何实现“保湿”的建造。这首先是要有能力对结果进行预估,对于无法通过经验预估的方案,则必须要进一步研究,通过材料和构造实验或1:1的Mockup模型来检验方案,以免走偏。要创新就不可避免地要尝试许多无人尝试的东西。也就意味着风险。

在场域建筑办公室设计中,我们设计所关心的问题也是如何用非常规的材料进行一种不同方式的建造。试验的结果也有好有坏。蜂窝纸板的使用便是一个例子。这种主要用做叉车托盘的替代木头的材料,有很多可以运用到建材和家具上的优点,质轻,抗压结构合理,易切割及环保。然而也有先天的不足,比如防水防潮及阻燃等难题要克服。我们尝试用3mm的聚碳酸酯板(Polycarbonate)代替纸蜂窝封面的牛皮纸,用它来代替普通的木质隔板和办公台面。同时聚碳酸酯板的透明性可以将蜂窝纸芯的结构暴露出来,产生新颖的视觉感受。试验中首先碰到的问题是聚碳酸酯板生产和销售少,无奈选择了亚克力和有机玻璃板替代,而有机玻璃的耐划性要比聚碳酸酯板差很多。其次是用来和纸蜂窝粘结的胶也无法使用与纸蜂窝相同的胶。经过反复试验,我们成功完成了几个1.2m×1.2m×0.05m的样块。然而在正式生产足尺寸的板时,由于尺寸太大,无法用机器设备上胶,结果手工上胶时的均匀度和时间的把握误差,再加上工人赶工期,最后胶没有上匀,许多地方没有粘牢。结果板的强度大打折扣,使用不到一个月,已经有两块桌面需要重新修理了。一个“湿”例子,但是蕴涵了将来再做成功的宝贵经验。

另一个试验是做在地上的。在地上实现无所不能的图案是建筑师、室内设计师长久的挑战。同样的图案在墙上和天花上实现起来比在地上容易,也有许多的技术选择。然而由于地面的特殊性(耐滑、坚固度、防烫、防水、易清洁、抗腐蚀等)使得许多的可能受到制约。大约成熟的技术无非是几种,一是四色高清晰图案地毯(可以媲美高精度的电脑喷绘效果),比如库哈斯在西雅图图书馆地面采用的方法,然而价格极为昂贵。二是电脑喷绘的图案作为地面的夹层,基层和面层需要用树脂涂料来做,成功地配套解决方案德国公司有提供,价格和交货时间均不允许。我们自己的试验均不是特别理想,主要是树脂、胶、打印材料和打印颜料四者之间容易存在化学反应的问题。第三种是土办法,北京舞厅常有的办法,即将室外喷绘的塑料广告膜直接粘在地面,然而膜面刺激性的气味和质感又不适合办公。最后我们还是在第二种思路下将问题简化,找到了接近我们要求的方法。即没有使用电脑喷绘,而是直接找到我们想要花纹的织布来代替,减少了胶和颜料对树脂漆的化学反应。最终效果在反复试验和与厂家一道研究工艺后基本实现。一个接近成功变“干”的设计。

意图二:表达对“装饰”的厌倦


“干”的设计在我们看来是没有纯“装饰”的设计,相对于此的“湿”则正好相反,体现为仅仅是装饰,以营造“气氛”为目的。“风格”和“美”是设计的全部含义。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看过我们办公室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不喜欢的常有“简陋”、“粗糙”等评价。在他们被符号化的审美经验里,纸板的断面、镀锌板、石膏板都代表着建筑的基础材料,只在未完成的工地上才会看到。于是暴露这些材料的室内就等于审美经验里的工地了。这种审美经验的形成便是我们所厌倦的“装饰”的“罪过”之一,它简单化的、程序化的使用材料和习惯性的建造方法导致的是单一的“装饰”潮流“风格”。如果这对于市场来说,还只不过是在培养着一批只能读懂符合这种“装饰”潮流“风格”的客户的话,对设计行业的从业者,这种危害便是对创新的各种可能性的抑制。

面对一个这样市场培养起来的客户,便有文章开头不能回避的问题,也许最好的建筑师在此时此地也不可能完全忽略客户的审美要求,有时整个设计的过程会变成一场形式的争夺。设计师和客户不存在,有的只是不同的审美趣味。我们并不排斥和客户就审美趣味的探讨和实现其合理的“风格”要求。然而我们更需要的是鼓励创新的客户,不被当下流行的“风格”所困的人群。当然,这样去要求客户时首先我们自己不能被“风格”所困。

这样来看办公室的设计,材料不代表“风格”,而是表达其被运用的逻辑。纸蜂窝板的断面堆砌是塑形的结果;墙面贴满的镀锌板则是为了贴图和兼作白板用;而未刷白的纸面石膏板则是为了质疑刷白的必要性。纸蜂窝板的悬挂用的是普通吊顶采用的带螺纹的钢筋吊杆,它是异型分层隔板的最直接的结构搭接方式。

当然,我们不可能,也不回避形式的选择。比如我们为什么选择现在这样的灯具、家具而不是其他,这里面含有个人的“趣味”。我们的“趣味”会依项目和客户而变化,而这个办公室的“风格”就是厌倦各种流行“风格”的“风格”。所以当我们挑选灯具,面对无数的选择时,我们知道我们要的也是一个最不“流行”的无风格的灯具。而挑选家具,也不介意宜家的产品。因此这样产生的形式也可以称为没有风格的设计。如果说这样没有风格的设计可以引发人们对流行风格的反思或质疑,可以提醒我们在为客户工作中时时保持创新的活力,那就达到设计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