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专栏 UED Column

 

与我们一衣带水的东方邻邦日本,不仅经济与科技发达,其现代建筑的成就也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产生了一大批世界级的建筑大师,而且创造出了为数众多的建筑精品。日本现代建筑中对于尊重自然、对于传统文化精神的创造性的成功表现更是得到世界公认。因此,中国建筑与日本建筑师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能够较为直接地体现两国建筑师各自的建筑价值观和设计观,同时分析设计者在设计创作理念、方法、过程与结果上的差异,对我国建筑师今后的设计工作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很强的可借鉴性。

 

 

China-Japan" promoter"

——origin, reality and evolution

中日"推手"

——源流、现实与演进

 

 

论坛时间:2011年9月24日下午15:00—17:00
论坛地点:日本金泽综合体育中心
主办单位:《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

 

论坛嘉宾:
孔宇航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
宋 昆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
朱 玲 沈阳建筑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党委书记
杨 晔 辽宁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
崔 岩 大连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长、总建筑师
林 海 大连市城市设计研究院院长
朱 飞 新疆四方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院长
高 峰 大连理工大学土木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长
五十岚清人 日本五十岚建筑设计事务所正会员、福井地域会长
高屋利行 日本高屋设计环境设计所正会员、UIA 大会推进委员
西川英治 日本五井建筑设计研究所正会员、支部长
平口泰夫 日本平口泰夫建筑研究室正会员、石川地域会长
盛下敏成 日本浦建筑研究所正会员
大野博和 大野建筑设计事务所正会员、富山地域会长

 

 

本次中日两国的知名建筑师共同进行学术交流,力求碰撞出未来建筑发展的有益思想。就此围绕四个议题进行了自由探讨,一、从中日对比来看建筑的节奏感;二、可持续主题下的建筑、环境、社会和文化发展;三、地域性文化的诠释与传承;四、建造与细部设计。

 

建设的节奏感

 

西川英治:在日本,从建筑设计之初到建造完毕,都要对各项流程进行确认和审核,这样做是源于三年前发生的一起抗震结构造假事件。此后,在一定程度上让日本整个建筑行业对建筑标准的审核呈现越审越严格的趋势。

 

首先,在建筑设计做完之后要对整个建筑进行确认和审核,这个过程需要耗时近一个月,而在造假事件之前是不存在这一个月的审核期的;发包之后,从最开始的设计到最后的施工完成以及监理对品质的审核,都是由设计师和设计公司一直负责到底,这可能也是日本建筑业比较典型的特点之一。

 

其次,在施工过程中,由于日本对建筑的严格审核以及业主对品质的要求甚高,施工单位也会非常负责地进行施工并对施工的品质进行监理。这就完成了施工单位和设计单位的两次监管,也就呈现出如大家所见的高品质。设计和施工单位对待工期也非常重视,一旦工期定下来就一定严守时间,如果完工的时间超出工期,这个责任追究下去会非常严重。在日本,设计师很少会将设计作品以毛坯房的状态完成交接,一般都会将外装、内装和设备等全部的设计做完整,这样就极大地保证了建筑在施工过程中的完成程度。

 

建筑监理工作略不同

 

宋昆:中国的监理都是在施工方和设计方之外,由甲方请第三方监督两方的工作是否达到甲方的要求,它代表的是甲方的利益。在日本,部分建筑师也会对项目做监理工作,那么中日两国在监理的概念有何不同?

 

西川英治:监理的概念在中日两国确实存在着不同。在日本,针对国家、政府的项目是和中国一样的,需要找第三方监理机构来进行监理,而民营的项目都是由施工方自己来监理。另外,一般是设计方进行最终的品质管理。

 

在日本,对于造价管理的工作内容也属于设计方的职责范围之内。通常情况下,设计师一开始在做设计方案的时候,就会把造价因素考虑在其中。施工方在招标时,会从几家施工方提供的报价中选择一个合理的价位,然后通过对整体平衡的把握,找到对业主更有利的价格点,最后重新由设计方再进行报价,这样就达到了一个造价控制的目的。

 

杨晔:在日本建筑实施的过程中,是否每一步都需要经过建筑师的确认才能够给施工单位支付工程费用?换算大约4% 的工程费用作为设计费用,是日本的统一标准吗?

 

五十岚清人:从合同中的建筑实施阶段的标准来看,每一个阶段需要支付多少费用都有明确的规定。具体到实施的过程中是由设计方对施工现场进行监督,看是否能达到合同要求的标准。倘若达不到标准,设计方就需要和施工方进行交涉,达到标准后方可向业主汇报。总的来说,在日本,设计方基本就可以全权代理业主与施工方进行各种对话。

 

日本建筑行业设计费的标准是换算约4% 的工程费,但具体到各个项目中严格遵守的却很少。民营的项目一般都是建筑师自己与业主进行协调,无标准可言;官方政府的项目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以国家的标准为依据进行上下调整。这里说的国家标准在针对不同的项目和行业分类上,标准也有所区别,一般根据面积来定,分成十六个等级。

 

孔宇航:中国建筑师的权力相比日本建筑师来说较弱,例如项目中的很多建筑材料等通常是由业主来定的。

 

平口泰夫:在日本,发包方式是从设计到施工图再到最后的监理工作都由设计方来做,据说中国的发包方式是土建,其他的设计则是另一方,具体到室内外装修又是不同的一方。分开来的话,最终的成果能否体现最开始设计理念的要求?品质上会差一些吗?

 

崔岩:一般情况下,中国的发包方式是这样的。由于中国城市建设太快,为试图加快施工时间,便会造成建筑整体被拆分成多个部分来完成,这是缺少整合、缺少系统控制的表现。在这样分开来完成的情况下,若团队合作得好,品质会很完整。团队合作得不好,品质就比较差。所以中国涌现出来的好作品大都基于建筑师和业主的私人感情很好,并能够得到业主的支持。对于政府项目而言,若中标的是知名建筑师,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影响政府,再加上一个较强的团队班子,也能出现一些精品。

 

建筑单位的资质与规模

 

大野博和:在日本,方案设计和施工图设计的国家资质分为一级建筑士和二级建筑士,这个建筑士的级别里面还细分为建筑设计、结构、设备的类别。中国对建筑师的资质是怎样细分的?

 

杨晔:这个分类基本上是一样的,中国则多一种情况,就是以个人职业资格为主的设计单位。原来建筑单位的资质分为四个级别,但是现在丁级基本不存在了,就是甲、乙、丙三个级别。丙级现在在城市里也很少见,多数都是在县级以下。甲级资质的批准属于国家建设部,乙级以下是在各省建设厅备案,标准由国家来定。另外也可从建筑师的数量上看出建筑单位资质,甲级资质的一级注册的建筑师和结构师各三个,乙级资质一级注册建筑师和结构师各两个。

 

大野博和:日本的设计事务所有的是三四个人,甚至也有一个人的,较大规模的设计所人数还会达到上千人,但是这样的情况非常少见。中国事务所的规模一般都是什么样的?

 

杨晔:中国的设计院跟日本的很不一样。日本的设计院或事务所主要是以建筑师为主;中国则分为两个体制,一个是国有的,还有一个是民营的。国有设计院原来是占主导地位的,所以人数基本上都集中在此。中国较大的国有设计单位有超过3 000 人的,小的也有几十人的。对于民营的设计单位,国家要求的最低标准是21 个人。

 

可持续主题下的建筑、环境、社会和文化发展

 

孔宇航:怎么把可持续发展的概念运用到建筑设计中?

 

高屋利行:从国家的政策角度来讲,五六年前日本国土交通省模仿英国对建筑综合功能做出了一个制度评价体系,对本国的建筑进行五个尺度的综合评价,最后按照分数的高低给予星级的评判。

 

之前的建筑设计还是以整体设计定性为主,把环保、能源、景观的配合放在次位。这个强制性的评判体系一经试行后,让主次角色关系发生了变化。此外,在结构方面的设计、对能源的充分利用等其他方面都有体现,同时也让一些设计师的地位有所提高。目前这个评判体系尚属于部分试行阶段,且仅试用于一些特殊的地方。尤其是在日本发生特大地震之后所面临的能源紧缺问题,保持日本人更应该极力提倡节约、循环利用能源的观念。

 

杨晔:日本的建筑都做得很耐久,建筑材料如混凝土、木材等有很多类别,而日本的国土绿化率很高,那日本建筑材料的原料来源于哪?

 

高屋利行:日本的建筑材料大部分都是从中国进口的。

 

杨晔:这对中国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中国很多的天然石材等都需要从天然的环境里开采,对生态的破坏很严重。而日本则进口原料,将对自身的破坏降到最低。

 

高屋利行:中国南方、北方城市针对外保温使用标准有什么差异?另外在混凝土结构的外保温使用上有什么限制?市场又该如何遵循环保政策?

 

朱飞:中国也有很多高层建筑都采用了环保节能的外保温体系。据此,我们主要分为四大区:严寒地区、寒冷地区、温和地区、炎热地区,每个区里面大概分出7 到10 个子项。各地区节能计算出来的结果和应采取的措施要大于国家限定的标准值。

 

杨晔: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寒冷地区和严寒地区比较多,冷桥的问题在这两个区域尤为严重,内保温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所以推荐使用外保温。而南方地区原来是没有节能强制的,又属于湿热地区,现在也增加了这个隔热措施。

 

我国住宅的节能标准从1980 年的50% 提到了60% -65%,公建的节能标准则要达到50%,这个标准是具有强制性的,所以当设计和环保政策相悖的时候,市场必须严格执行遵守这一标准。

 

杨晔:日本对于建筑垃圾的处理或者再利用是怎么进行的?

 

五十岚清人: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时期并没有充分考虑到对环境的减负,现在这个观念也在逐渐转变。对于可以重复使用的资源则循环利用,反之就进行填埋。过去的很多拆迁公司现在也演变成具有一定规模的商业公司,每拆一所房子就要考虑怎样回收利用,怎样形成一个商业循环链。

 

孔宇航:可持续是一个概念,现在的建筑师在设计的时候有没有真的去思考这个问题?

 

盛下敏成:平口泰夫先生和高屋利行先生的公司都是专门研究环保型材料、节能能源、建筑建材的。平口泰夫先生的公司的理念就是尽量创造人工环境,在设计之初就能够达到一个比较接近自然环境的条件。这个做法在最初成本上的造价可能会高一些,一旦投入使用则使得运行的成本大幅减少。刚才说可将混凝土结构用于外墙保温系统的方法,其实就是通过增加混凝土的厚度,以减少它的导热时间,达到替代保温材料的目的。但是加厚的话,造价也会增高,这就要在设计的过程中和业主去反复交流,把握好总体的运营成本。虽然前期投入可能很多,但打好了基础,做好了对后期的统筹,就会在能源等方面节省很多。

 

杨晔:从日常的实践来看,是一些经验足的老建筑师更具备可持续概念的意识,还是当今的年轻建筑师思考的更多?

 

盛下敏成:这个不能论资历和年纪,基本上建筑师们在做建筑时都会从环境方面去考虑可持续的概念,再兼顾考虑到业主的要求。老建筑师在这方面也不会固守原则,同样会灵活运用的。

 

地域性文化的诠释与传承

 

孔宇航:从金泽建设上来看,怎么样考虑建设的地域性和全球化的趋势?

 

平口泰夫:随着时代的变迁,一些老的建筑不断地被破坏。从1975 年开始,金泽市政府开始重视保护各个年代所存留下来的一些具有特色的老建筑。这样就形成了金泽这个具有各个时代、不同空间的建筑共存体。它可能不及京都历史悠久,但在文化传承上是比较有特色的一个城市。

 

无形文化财产保护论

 

朱玲:金泽在规划审批的时候有没有对建筑风格的控制和要求?

 

五十岚清人:根据区域的不同,在保护老建筑特色以及城市规划方面对金泽的建筑包括形状、颜色、建材等方面都有非常详细的要求。不得不提的是,金泽城市的绿化特别好。市政府认为应该把建筑外墙的颜色变暗,尽量体现出勃勃生机的绿化状态。于是便冒着极大的风险,反常规地选择了白色基调的墙面。按照常规来讲,21 世纪美术馆是违反金泽市地方条例的,但是由于协调得比较好,所以有了这个特例。

 

高峰:在金泽市重要公共建筑的评审过程中有没有公众参与听证或者公示这样的程序?

 

五十岚清人:没有,一般都是政府决定。

 

崔岩:古城发展,一些大型的公共建筑是政府建造还是民间集资建造?

 

盛下敏成:金泽是日本一座新老建筑并存的城市。因为没有经历过战乱,也没有参与日本全国的经济高速成长期,并一直以按部就班的方式平稳地在发展,这使得金泽的建筑按照原样被保存了下来,加之不断出现的新建筑,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文化价值。

 

对于金泽的一些比较破旧的建筑,我们的原则是能尽量坚持不拆就不拆,非得拆的也要保留原样改造,或者在保证不改变结构原貌的情况下进行翻新。针对一些有价值的建筑,政府是会出资的。日本在做城市规划的时候,虽然知道保留旧有的建筑对城市的发展和功能可能会有一些损害和损失,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考虑,这个无形文化财产还是值得去保护的。

 

朱飞:实际上中国建筑师在国内对于既有建筑保护和改造的讨论是非常激烈的,要求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近几年中国政府也做了大量这方面的工作,出现了逐渐开始由政府出资来维护和保护一些具有历史价值和人文价值的建筑。在中国城市化进程高速发展的阶段,地方政府往往为了暂时的地方利益而在这方面起到了一些不良作用。

 

朱玲:我觉得建筑师也需要反思,我们这些做研究的同样需要去深省。就我个人而言,作为学校的老师,也做过一些设计。举个例子,在老工业基地——沈阳铁西转型的过程中,面对整个铁西要搬迁的问题,从城市文化的角度、历史街区的角度以及旧建筑的角度来看,这块地该怎么保护?

 

这个研究从它还未搬迁时做起,差不多做了近二十几年的时间,但是政府却没有采纳我们任何一个专家的意见。就是在摧毁它的过程中,我们业内人士对政府都是非常不满意的,直到后来我接触到了当时的区委书记。他欣然接受了城市历史文化保护这个概念,说道:"如果城市保护和经济发展能够有一个结合,政府是可以接受的,若单纯地做城市保护却是无法接受的。"

 

我们需要反思的地方就在这里:做城市设计的过程中,我们应去考虑老百姓需要什么,我们从设计者的专业角度需要什么,政府需要什么,一定要取得这几方面的平衡点,才称得上是成功的案例。我们现在也在积极做一些亡羊补牢的措施,希望能从城市景观这个角度给政府一些建议,尽自己的力量把属于这段历史文化的回忆记录下来。

 

建造与细部设计

 

林海:这几天参观了一些早有耳闻的知名建筑师的作品,这些作品大部分涉及到人文关怀和精神层面,但带给我极大震撼的则是这些建筑当中对细节处理的精致之美,让我真实地体会到日本作为一个现代化工业的发达国家,不仅技术生产强而有力,同时还传达着在精神上追求的空间层次。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越发意识到细节的精造对建筑品质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所以这方面是我们此次关注的重点。

 

高屋利行:日本建筑最大的特点就是对细部的精益求精,这个态度也让设计流程得以最终被完美呈现。在基本设计方案和出图设计做完之后的施工过程中,施工图会画得尤为详细,甚至在施工现场,设计师还会根据实际的情况不断地和施工方进行沟通。举个例子,就像贴瓷砖这样的缝隙验收,混凝土固定的眼、间距和高低,都得由施工单位在现场进行确认。日本人对细节的追求让每个人都有一个非常强烈的责任意识,这可能也与最终的建筑品质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