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活动 UED Events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UED 天大建院专题

赖军:建筑师+企业家的双重思考

 

 

本文是值天津大学建筑教育80周年华诞之际,UED对天大建院校友赖军的专访。

 


 

天大校友:赖军

入学时间:1986年

毕业时间:1990年(获天津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

采访时间:2017年8月

 

赖军

 

墨臣文化创意产业集团总裁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董事合伙人、总裁、设计总监

 

代表作品有 :  北京首创定福庄齿轮厂改造、北京麦语云栖精品度假别墅酒店、鸿坤西红门体育公园、北京紫玉山庄别墅五期、中新天津生态城城市管理服务中心办公楼改造、万通天津•生态城新新家园(茧)会所、墨臣新办公楼(佟麟阁路85号)改造、王府井大街改造等

 

曾获2017亚太地产大奖 中国区休闲建筑大奖、2016 第17届中国饭店金马奖 中国最佳设计精品酒店 & 中国最佳生活美学酒店、2013世界华人建筑师设计大奖优秀设计奖、2012 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  金奖、2012 APIDA亚太室内设计大奖  铜奖、2010法国罗阿大区-时代建筑 生态建筑奖、2006年亚太区室内设计大奖  铜奖、2005年度AIA(美国建筑师联合会)最佳设计奖之已竣工工程奖等

 

1986年—1990年

校园两三事

 

入门

我们一家子学数学的,我却选了建筑学。

 

从选择建筑设计这个专业开始说起,其实我读建筑系是非常偶然的一件事。

 

我们一家子都是学数学的,因为我觉得数学特别枯燥,一直不想学数学。我是1986年考的大学,那会儿计算机特别火,但我对计算机也没有什么感觉。所以一直到临近报专业了,我都没有确定专业方向。

 

后来学建筑也很偶然,在报考志愿之前我们中学组织大家去清华参观,当时觉得所有的院系里头建筑系特别好,因为正好赶上他们做折纸手工,那种轻松的氛围和高中天天上课的枯燥生活迥然不同,上学还听着音乐跟玩似的。回来后就决定学建筑,由于清华的建筑系特别热,没太大把握,于是便选择了实力相当又比较稳妥的天津大学建筑系。

 

我这届同学里头有好多家里都是做建筑设计的,当时我去的时候懵懵懂懂的,由于是临时选择的专业,原来没接触过,上学时候连柯布西耶、赖特等建筑四大师都不知道就学了,等于是从零开始学。天大的学风特别正,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受益匪浅的。

 

恩师

我觉得我们特别幸运,上学的时候那几位老先生都带过我们的课。

 

彭一刚老师

彭先生带过我们二年级的幼儿园设计,当时我印象特别深,我们组所有同学的图都是他亲自改的,当时建筑分甲乙丙三个班,我是丙班的,每个课程设计都会分组,在设计教室里头是竖着排,一排一组,老先生从头走到尾给我们改图。那会儿透视图基本上都是手画的,老式的水彩渲染的方式。当时有一件事特别有趣,我们画完黑白线条以后马上要上颜色了,我把一个绿色的三角板搁在图板上,他离着特别远没看清,他说这颜色渲(染)得太漂亮了,走近一看原来是把尺子。

 

彭先生特别严谨,言传身教,每个人的图他都亲自示范。当时二年级,不太会画配景,每个人的配景都由彭先生亲自示范,我们在边上看着他怎么把一棵树一点点画出来,特别受益。可能现在大家看到的都是彭先生的钢笔画,看到那线条特别棒,实际上彭先生的水彩也很好,印象当中那些配景都是他用水彩画的,效果特别好。

 

黄为隽老师

黄先生的铅笔画特别好,因为黄先生带我们的时候是三年级,我们没有那么稚嫩了。黄先生在我印象当中有两点特别突出,一个是铅笔画画得特别传神,当时我们都学他在硫酸纸上画铅笔草图。另外一点,他是学校老先生里头为数不多的在设计院工作过的,他在新疆设计院,有好多年实际的工程经验,这点特别难得。其他老师基本上一直在系里从事教学工作,参与具体的工程不太多。黄先生一直跟我们讲怎样设计在建造时会更可行,带给我们特别多的启发。

 

聂兰生老师

虽然聂先生没有直接带过我,但是聂先生会开一些讲座,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她研究日本建筑研究的特别透,她给我们讲日本建筑,从发展历史到建筑大师作品,讲的特别生动。我们当年还是在思考传统风格这些东西,实际上也在借鉴日本在建筑上面的文化传承。我上学的时候资讯没现在这么发达,那会儿想要更具体更透彻地了解一些国外的项目、案例比较缺少途径,当时聂先生的那些讲座使我们大开眼界、获益良多。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1986级本科生毕业照(赖军为四排右五)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

 

毕设

四年级毕业设计,我们那组是唯一做古建筑的。

 

四年级的毕业设计是王其亨先生带的我们,做的是古建筑。我们那组是唯一分配做古建筑的,当时组里还挺有意见,毕业设计做古建筑,大家都不想做。我记得王先生开导我们说:‘你们必须要学这个东西,以后一定用的着,现在觉得不好,以后肯定会有收获的。’现在发现他讲的很有道理,那会儿做现代建筑的机会很多,古建没有人带是根本不行的

 

我觉得我们的毕业设计特别有收获,因为最后实际建成了,就在北海公园的一个不很大的山坡上,复原了一个曾经被烧毁的牌楼。我们去考察的时候,牌楼就只剩下了四个柱础,我们相当于从无到有把它复建出来,所以我们前期调查了很多历史单位和资料,也因此了解了很多古建知识。当时王先生亲自跟我们讲解古建的营造,如何查文献,如何通过柱础倒推出斗口尺寸,等等。

 

当时为了复原还在皇史宬查了清朝的档案,是大臣上奏的奏折,我们读的时候犹如身临其境,记录得非常详细。因为纸张比较难保存,所以一般很难见到,机会特别难得。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要交的图,要把所有零部件的爆炸图手绘出来,又难又费劲儿,是个很大的挑战。虽然当时觉得又枯燥又吃亏,后来发现也挺有意思、挺有价值的,对中国的古建筑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1990年—2017年

 

 

从业廿余年

 

 

 

从业

二十多年来让我一直坚持下来的,是天大教会我的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1990年,我毕业后先去了国营的设计院——中国航空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我算委培生。我们那届就五个名额,里头有三个名额是正式的,两个是委托培养的,相当于单位给学校交了钱增加的名额。我在那里待的时间不长,好像一年后就走了,因为我被分配到三所做工业建筑,不是太适应。开始我提出要走的时候单位不放人,最后是我之后在深圳工作的公司帮我交了培养金,才算是“赎了身”。

 

从设计院出来之后我就去了深圳,之所以选择去深圳,因为在设计院时被派到广州做过一个自行车厂的项目,然后接触到深圳。本来只是临时在深圳干了一段时间,但是感觉挺好,后来就留在深圳了。直到1994年下半年,因为宏观调控,深圳的建设热突然踩了刹车,导致很多项目下马,自己觉得也没什么活干了,所以就回到了北京。1994年到1995年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在为出国做准备,后来因为签证老下不来,就干脆留在北京干了。

 

当时看着那些得到签证可以出国的人很是羡慕,觉得自己挺倒霉的,但十年以后发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年很多没有出国的同学在国内都做得很好,反而是那些出了国的回来没有太多的机会。

 

因为漂来漂去,没有固定单位,再回国营体系又太困难。所以到了1995年底,就和与我同届的清华毕业的王晖合伙创立了墨臣。取名墨臣,因为我们是热爱设计的人一起来做事,笔墨丹青,所以起了个“墨”字,代表设计行业。而“臣”则代表了一种谦恭的态度。

 

从1990年毕业至今,已经27个年头。在赖军眼里,这27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从1990年到1996年,毕业前5、6年,算是一个比较漂泊动荡的阶段,一直在找成长的机会,也有不少尝试,基本上两三年换个地方。

 

从1995年底成立墨臣到现在大概二十年,每十年可以分为一个阶段。前十年,墨臣从一个很小的团队变成现在具有一定规模的设计公司。这十年对于墨臣来说非常难,因为我们没有第一手的客户资源,所以一开始都不是做自己的项目,而是一直在做枪手帮别人投标,挣点保底费,当时的设计费还不够交房租水电的。这种入不敷出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三四年吧,之后公司的状况才慢慢稳定。

 

在墨臣的发展历史上,有几个具有转折意义的项目都完成于前十年。

 

王府井大街改造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虽然现在说起来规模不算什么,但当时我们只是一个小公司,而王府井大街又是在全国非常有知名度的,能够接触到这种项目就算很幸运了,给我们未来的资源和市场打开了局面,而且那个项目要和规划院以及一些老专家协同完成,我们受益匪浅。这是我们跟北京市东城区政府合作的一个重点项目,这之后墨臣的知名度算是打开了。项目合作完后我们与东城区政府有了很多后续的合作,后来几年我们大部分项目都是东城的项目,这算是一个转折点。

 

中关村西区修建性详细规划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除此之外,对于墨臣来说还有一个转折点,就是中关村西区修建性详细规划国际设计竞赛的投标。虽然当时初评时我们是第一名,但是在最后几轮跟清华的竞争中,清华最终中标了。但这个过程对于我们来讲,能够在这种国际招标中获得总分第一,并且在众多国营设计院参与的情况下脱颖而出,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虽然没中标,却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而墨臣后十年其实是在做品牌,所以我们不断地在跨界,去做一些尝试,不只是把品牌局限于建筑设计的专业之内,而是要让品牌真正融入到国家的产业升级中去,由传统的B2B模式向B2C模式转变。比如说盖房子这件事,因为中国土地产权不是私有的,所以甲方在委托设计时都不知道谁是最终的使用者,设计和最后的使用是脱节的,即使我们与万科这样专业的公司合作,他们也无法真正知道最后使用者的需求,所以我们只能做通用型设计,很难做出个性。

 

而在日本,情况就不一样了。在东京的小街上转一转,会发现很多设计特别精彩的小住宅,这是因为每一户是真正的使用者,都有他们真实的需求,再加上建筑师的创造力,才会得到理想的结果。所以我认为设计必须融入生活,去接触最终的使用者,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更接地气也更持久。

 

一路走来,墨臣已经从两个人合伙创办的小作坊,成为260人的专业设计团队。回想创业的那段时间,对建筑设计的热爱以及天大教会他的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成为他困难中坚持下去的动力。

 

在我毕业之后的成长路上,也遇见过很多诱惑,真正能让我一直坚持下来的,我觉得是天大教会我的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学校氛围很好,充满正能量,每个人都很上进、不甘人后,这种精神支持对于我们都很关键。到了社会也是一样,即使设计越来越难做,凭着对设计的执着与热爱,也就一直坚守了下来。

 

其实后来开公司碰到很多困难,比如2008年的时候合伙人转行出国,但我本身比较难割舍做设计。虽然做设计特别苦,经常熬夜加班,从收入来看性价比也不好,但实实在在地会为你带来成就感。建筑设计比较复杂,它是社会化的工作,当你设计的建筑最后落成,能够几十年传下去,这种成就感可能一般的行业很难提供。所以对于我来说,选择建筑设计行业是最佳的选择,即使面对再多困难,我都会解决它并且坚持下去。

 

如今,建筑师和企业家的双重身份在赖军身上如同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两部分。他认为企业家的身份让他更全面的理解建筑设计。

 

在我经营墨臣后发现,经营的思维对建筑设计是有促进的,二者相辅相成,自己原本的设计理念在不断地发生转变。原来我们总是把设计从其他影响中脱离出来,希望做得足够纯粹,现在想想,其实我们还是把设计太当回事了。生活本身有很多困难要去面对和解决,没有我们期望的那么理想的状态,这根本就

是不现实的。

 

寄  语

 

回顾二十余年的建筑成长之路,赖军给刚入门建筑专业的学生们提出了几点建议。

 

基本功

 

 

基本功的训练非常重要。

 

基本功的训练非常重要。现在有很多年轻的设计师太依赖于电脑,电脑反倒成了想象力的束缚,我在天大学习的时候都是通过画草图的方式把一个想法变成一种概念,再从这个概念落实到具体的形体,草图对于建筑师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有很多学生不依靠电脑的话,对体量、材质等判断是比较薄弱的,不上机想不出来,一旦上了机又被软件功能所局限,总是感觉放不开。画草图会先从大关系入手,而现在很多建筑师依靠电脑从细节入手,可能这是工作方法带来的差异,我认为比较好的方式是先切入大关系再逐渐细化。

 

当然不能完全依靠草图,有些更精准的表达草图做不到,草图形象思维结合现在的电脑软件的技术,我觉得这两方面都需要加强。现在好像在天大也有这种训练,但是肯定不如我们原来那会儿强度高,当时没有电脑,直到我们毕业的时候好像都没有专门用于设计的软件,所以在学校时我们做的所有的设计都是手绘的。

 

大师梦

 

 

毕业了拥有大师梦是好的,但是不能因此而变得不切实际,要知道大师也是要经历一番磨炼的。

 

单从这些年我们招收的毕业生来看,现在普遍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能够更好地融入到社会中去,这对于所有学校的学生都一样。现在的同学们思路和想法很多,但建筑可不光是把概念变成图纸,而是要把房子盖起来,对建筑建造的理解和认识,需要更多的知识储备,我觉得目前的教育模式在这方面还是不足的。

 

其实毕业了拥有大师梦是好的,但是不能因此而变得不切实际,要知道大师也是要经历一番磨炼的。

 

两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贝聿铭和扎哈,看他们在成为大师之前都做了什么。贝聿铭一开始也是给开发商做设计,了解项目具体应该如何落地,怎样能使团队在市场中生存,这是很重要的一步。因为没有经济基础是不行的,只有解决了生存问题,抓住机遇才有可能成长,所以其实像贝聿铭这样的大师都是非常强调建造实践的。扎哈好像五年时间里都还没有真正建造起一个作品,全是在画图,维特拉消防站可以说是扎哈正式的建筑处女作,正是她锲而不舍的慢慢从一个个小建筑中积累经验,才有了后来的发展。

 

不管设计师有多大才华,都需要一个艰苦的历练过程。在这个阶段,我认为第一需要的就是锲而不舍的精神,第二是扎扎实实的基本功。这特别重要,因为我看到有些学生毕业工作后碰到点挫折,动不动就撂挑子了。设计需要持之以恒的态度。对于建筑的理解我认为更多还是靠悟性,同时也靠勤奋地学习和思考。建筑设计不仅是对于建筑的理解,更是对于生活的理解。

 

北京首创定福庄齿轮厂改造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鸿坤西红门体育公园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北京麦语云栖精品度假别墅酒店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万通天津生态城新新家园“茧”会所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墨臣佟麟阁路办公楼 ©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天大建筑80年的执著,形成了独特的风格与特色

80年的蕴聚,积累起雄厚的实力

80年的播撒,收获了最为宝贵的天大人

80年,是天津大学建筑教育一座闪光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