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活动 UED Events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UED 天大建院专题

 刘方磊:一个有文人情怀的建筑师

 

 

本文是值天津大学建筑教育80周年华诞之际,UED对天大建院校友刘方磊的专访。

 


 

天大校友:刘方磊

入学时间:1989 年

毕业时间:1994年(获天津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

 

刘方磊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设计师

 

代表作品有 :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主会场、APEC峰会主会场、杭州G20峰会主会场、厦门金砖会议主会场 、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北京香港马会会所、天洋运河壹号等。

 

2014年APEC峰会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召开,这座建筑有一个更诗意的名字——“汉唐飞扬”。“如鸟斯革,如翚斯飞”,它的建造者刘方磊援引《诗经》里的一句话这样形容道。

 

△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

 

从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到杭州G20峰会主会场,刘方磊的建筑总与中国的古典文学、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建筑最后回归到美,美的最高表达还是文学。”

 

采访期间,笔者在刘老师的侃侃而谈中,深感他有别于常规的建筑师,更像是一个文人。

 

“我从小就喜欢历史和文学,那时我并不知道建筑和历史、文学的关系这么密切。”

 

少时,刘方磊对历史的喜欢是由历史的图书小说、武侠小说、评书……一点点拼凑起来的,这些历史多从英雄故事的层面铺展而来,爱画画的他画过《水浒传》里的一百单八将、《三国演义》……“理工科的,又喜欢画画,这两者结合起来我就学了建筑。”

 

求学

 

1989年,刘方磊入学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回顾那段求学的时光,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天大建院提供了很好的设计氛围,让学生们有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

 

我们二年级就搬到了新楼,新楼对着敬业湖,每个年级都有一个很大的开放教室,我们年级90个学生,三个班在一起互相学习、交流。你可以看到别人的作品,老师给学生讲方案时,大家可以围起来听,这种开放式的空间和开放式的教学模式鼓励大家相互学习,竞争很激烈,每个人提高的也很快。

 

当时优秀的作业可以在学院留图,你会发现上一届学生的平均水平很高,为了能留图,我就去阅览室看书,我们建筑系有个阅览室特别好,一到晚上就对学生开放,我总去那里看。那时候买不到外刊,但我们有这么一个窗口,能看到世界上最新的建筑实例,有彩色的很立体的照片,有平面图,我觉得这种资料和氛围特别好。在这种积累下,我在大四上学期新街口电影院的课程设计中得了全年级最高分。

 

△新街口电影院的课程设计

 

设计课无疑是每个建筑学子最重视的一门课,刘方磊除此之外最看重的就是建筑史。

 

我从一开始学就对建筑史感兴趣,尤其是外建史,让人眼界大开。原来你只知道有个金字塔、万神庙……后来你发现世界的历史、建筑都有个脉络,建筑的发展过程跟历史、政治、经济、军事等都有密切的联系。我不仅学世界建筑史,也对世界史感兴趣,这是开眼看世界的过程,这一点很重要。

 

在刘方磊的求学路上,有两位恩师不得不提。

 

王其亨老师

 

王其亨老师带过我们四年级的测绘课,当时去的是青海的瞿昙寺。我之前也听过几次他的选修课,他对中国古代史了解颇深,在文化层面上对我启发很大。

 

王老师推荐我们看《中国科技史》,英国人李约瑟写的中国古代的科技,这本书的信息量很大,建筑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后来我又找着看了哈佛大学出版的《哈佛中国史》、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写的《全球通史》、英国史学家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写的《历史研究》,还有李允鉌写的《华夏意匠》……这些书让我视野开阔,并知道了当时世界各国怎么看中国。

 

王老师给我的启发还包括从理学的角度看中国的文化艺术,比如他提到中国古代音乐的三分损益法,根据某一标准音的管长或弦长推算其余一系列音律的管长或弦长时,须按照一定的长度比例,因此艺术是有理学逻辑的,理学逻辑跟美学是共生状态,这一点让我深有感触。

 

段有瑞老师

 

段老师带我们的美术课,他自身有很好的美术感觉,对我们审美的提高影响很大。我们一年级学素描,二年级学水彩,三年级学水粉。二年级水彩结课需要去外地写生,我当时在天津市南开大学水上公园、泾源等地画画,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从业

 

1994年,刘方磊从天津大学毕业,先后在北京城建设计院、北京首都规划委员会和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

 

我个人的工作过程比较复杂,我先到北京城建设计院工作了一年半,做地铁是这里的强项,我参与过青岛地铁、沈阳地铁两个地铁项目;画过施工图,如日本设计的酒仙公寓;还做过一些小别墅,从方案设计跟到施工图阶段。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借调到首都规划委员会,待了一年半,这一年半对我也很有好处。当时为了在更高层面上管理北京的规划,成立了首都规划委员会,常驻机构叫首都规划委员会办公室,这是90年代一个很重要的机构。后来北京市规划委员会(首都规划委员会办公室)和北京市规划局合并了,合并后叫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简称市规委。

 

那时我主要分工参与北京市外围近远郊的规划审批。我们年轻人跟着组织听会议,时不时参与点意见,领导给最终意见,主要针对规划院做的规划提出意见,走审批流程,范围包括北京的近远郊城八区,原来城八区叫朝海丰石、东西崇宣,即朝阳、石景山、海淀、丰台、东城、西城、崇文、宣武八区,外围是昌平、顺义、怀柔、密云、延庆、门头沟这些。这个过程让我实操性的去感受这个城市的发展脉络,让我从城市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了。

 

当时首都规划委员会成立了一个机构叫首都艺术委员会(首艺委),十几个来自清华、部院、北京院的专家对北京重要项目的初步设计进行审批。我每个礼拜都去听,清楚地看到了北京市几个重要的项目由专家提意见再进行修改的规划过程,包括如何将民族特色、北京风貌与建筑进行结合。所以直至今天,我认为管理城市、对一些城市的空间有所要求从而让城市有一个整体风貌这个出发点是对的,这与单纯从设计师角度做一个项目和管理一个项目的出发点和思考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设计师和管理者都要换位思考,才能做出好的设计。

 

1997年,我去了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先在海南分院待了两年。我去的时候海南已经过了建设的热潮,到处是烂尾楼,满目疮痍。北京院在那边也有很多实践,我在那里整理过往的工程还有一些收尾的工作。我那时不是很忙,就整天看书,看了很多书。

 

1999年我回到北京院,做西京大厦、公安部710工程,还参与了首都师范大学文化大厦的投标,中标了,然后又做了香港马会、运河一号、广州南站、淄博的齐盛宾馆,这些都建起来了。香港马会的外立面是我设计的,建成的效果很好,它的屋顶是比较仿古的,我们把墙身做的非常工业化,跟屋顶去配合,这个项目获得了北京市优秀工程三等奖,但是在社会上的影响很大,通过这个项目我也了解了很多古建知识。

 

△北京香港马会

 

然后做的山东齐盛大酒店十万平米,我们做初步设计,当地院做施工图做完了效果也不错。我也做过很多方案设计,比如国家法官学院、通州的行政中心、中科院的地理馆、青年和平广场……

 

△山东齐盛大酒店

 

2010年的10月,刘方磊团队设计的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改造方案在国内外的竞争中中标并建成,这对于他是具有转折性意义的一年。紧接着,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的设计、杭州G20峰会主会场的改造、厦门金砖会议主会场的改造……很多项目接踵而至。

 

△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

 

△杭州G20峰会主会场

 

2017年“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召开,让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再一次引起关注。

 

三十个国家元首以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为背景合影,是对这个房子的一种无声的肯定。逐渐的我不仅思考建筑的技法问题,也开始关注建筑的文化、场景和氛围。在我看来,建筑师未来需要重视的、建筑最核心的应该是传递着理念内涵的美学,这种理念应该是正向、引导性的并能够跟整个城市的精神相契合。有的人不重视建筑师的文化属性,认为建筑师不应该有包袱。但我认为建筑师应该担负城市的文化责任。

 

在这连续中标重大项目的背后,偶然性中夹杂着必然性。刘方磊认为这是国家越来越重视文化传承的表现。

 

我们去国外参会,每个国家都在展示自己的文化,包括服装、餐具、家具、地毯、装饰、美术、雕塑方方面面,都是带有自己国家特色的,这是好客之道和文化自信的表现。本土化和国际化两手抓已经成为世界课题,我不赞成单一国际化,20世纪国际式建筑风格的蔓延,已经让“国际式”被诟病,科技引领下的建筑发展,更新速度快,同时又极易被复制而缺少了特色。所以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城市文化、建筑文化需要被传承,我们的文明具有持久生命力的“万年基因”。

 

刘方磊关注场境和情景设计,他认为建筑师不仅仅需要解决功能和技术问题,还需要为人们提供具有人文情节的空间,这就好比文学里所说的情景交融。

 

我总是用文学来思考建筑,建筑不是由砖头瓦块和混凝土简单堆砌出来的,建筑要关注使用者的心理感受,表达空间和文化。

 

寄语

 

UED:随着时代的发展,您觉得学校教育应该如何做出改变,以适应社会的要求?

 

刘方磊:我认为一定要加强国学和历史的教育,历史不仅仅指建筑史,也可以包括文化史、艺术史、政治史……国学则涵盖中国的字画、诗词、音乐、器物、家具等方方面面,中国古典的艺术博大精深,中国古典的美学意境高远,这是当下中国的建筑师经常忽略却恰恰应该追求的地方。比如中国古代的园林,都是由文人设计出来的,他们没有建筑学的背景,但有美学的意境和格局。因此建筑师不仅要解决功能、流线的问题,更要关注建筑所表达的美学意境。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科技已经能帮建筑师解决很多机械性的作业,并且比人类做的更快更准确,作为应对人工智能的策略,建筑师们也更应该关注文化、情感这些机器所无法取代我们的地方。

 

UED:您认为刚进入建筑系的学生应该怎样学习?您有什么实用的工作方法传授给学生?

 

刘方磊:首先,建筑师应该有敬畏心,要尊重自然和自己国家的传统文化。其次,要有国际视野,基本功要学,同时也要提高国学、文化、美学等方方面面的修养,提高美学审美,建立自身对建筑的评价标准,避免原生态审美。建筑师要有独立的审美观,做出的建筑要经得住公众的评判和历史的考验。

 


 

2017年

天津大学建筑教育喜迎80年华诞!

 

 

天大建筑80年的执著,形成了独特的风格与特色

80年的蕴聚,积累起雄厚的实力

80年的播撒,收获了最为宝贵的天大人

80年,是天津大学建筑教育一座闪光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