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活动 UED Events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UED 竞赛

造就城市独特魅力的源泉在于公共空间的品质与活力,公共艺术在城市公共空间中扮演的角色不仅是物化的构筑体,它还是事件、展演、计划、节日、偶发或派生城市故事的城市文化精神的催生剂。

“为美丽河北而规划设计——趣城秦皇岛国际大学生竞赛”尝试在城市公共空间中带来新的微型趣味空间,解决城市问题并提升公共空间品质。点击阅读原文,登录官方网站即可报名。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导、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提出的“60%公共艺术计划”思考公共艺术激发城市活力的可能性,这对“趣城秦皇岛国际大学生设计竞赛”的参赛选手们具有创作思路上的借鉴意义。

 


王中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导、城市设计学院院长、城市设计与创新研究院院长、中国公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全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


“公共艺术”除了具有特殊的艺术价值外,更重要的文化价值在于它的“公共性”。公共艺术之所以是“公共”的,绝不仅仅因为它的设置地点在公共场所,而是因为她把“公共”的概念作为一种对象,针对“公共”提出或回答问题,创造公众交互的平台,对大众生活和人文精神带来富有创新价值的推动,并培育公众艺术审美和创新精神。

由于更注重大众的参与互动,更强调公共艺术的引发过程,公共艺术成为公共生活的起搏器。当公共艺术定位由公共空间的“艺术品”提升到较多元的“公共艺术计划”, 推动艺术与自然、城市、乡村、社区、公众之间的新的可能性,通过广泛的合作、多维的空间延展使之超越艺术作品本体的物质形态,将公共、大众和艺术联结成一个新的领域,成为集艺术、公共事件、社会话题、市民互动、媒体传播、创造活力和文化节日的媒介和平台。

 

费城现代艺术协会主席卡登(Janet KarDon)评价公共艺术:“‘公共艺术’不是一种风格或运动,而是一种联结社会服务为基础,籍由公共空间中艺术作品的存在,使得公众福利被强化。”

 

“60%公共艺术计划”基于一种特定的理念——百分之六十由艺术家完成,百分之四十由艺术家引领公众或与自然气象形成发酵生长的艺术策划或创作。策划人或艺术家是乐队的指挥,负责串联这些乐章,在计划呈现的时候,大众往往会惊喜于自己的片断被放大并呈现于公共视野,甚至自己也是作品的一部分,只是每个人只保留了一段乐谱,这段乐谱有可能在组装后形成艺术的整体,也有可能仅仅是一个片断性的乐思或者动机。

 

“60%公共艺术计划”的意义是将公共艺术从一个单纯艺术领域中飞越出来,使艺术成为植入公共生活土壤中的“种子”,大众成为公共艺术“发生”过程的一部分,让艺术成为公共生活的精神佳肴,延伸喜悦、激发创意,诱发文化的“生长”,使艺术之花盛开。

 

交换思想,启迪文明

 

书之帕特农神庙

THE PARTHENON OF BOOKS

01
 

这个名为“书之帕特农神庙(The Parthenon of Books)”的大型艺术装置是阿根廷著名艺术家 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 )的作品。
 


弗雷德里希广场上的“书之帕特农神庙”

 

一座与雅典的帕特农神庙相同尺度,用钢架与 10 万本书搭成的“帕特农神庙” 德国卡塞尔市的弗雷德里希广场上,这是2017年第 14 届卡塞尔文献展上最引人注目的项目之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自发捐赠的10 万本书,其中的许多书籍曾是禁书,甚至至今仍被禁止在一些国家传播。
 


与雅典的帕特农神庙相同尺度公共艺术装置作品“书之帕特农神庙”

 

作品所在的地点曾经是德国青年的焚书场所之一,1933 年纳粹夺权并鼓动发起“对抗德意志精神”运动之后,大约有 2000 本不符合纳粹理念的书籍被焚毁。德国批评家福尔克尔·魏德曼在《焚书之书》中详细记载了纳粹焚书的起因令人震惊。最早倡议焚书的并不是希特勒,而是一些有组织的德国大学生,他们宣布:“由于无耻煽动世界犹太人反对德国,由高等学校的大学生把对犹太人起败坏作用的文献公开烧毁。”德国大学生组织在国家机器的推动下公布了“反对非德意志精神的12条论纲”,公开宣扬对犹太人和希伯来文书籍的仇恨。
 

84 年前这场文化浩劫爆发时,美国著名作家海伦·凯勒的著作也在被禁之列,她曾给德国的学生写过一封信:“如果你们认为自己可以扼杀思想,那么只能说你们不懂历史。暴君们已如此尝试过数次,但是那些思想只会凭自身之力直起反抗,并摧毁他们。你可以焚毁我的书以及欧洲最伟大的思想家们创作的书籍,但是他们的思想已通过百万条渠道渗透而出,并且会继续激励其他的头脑……”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自发捐赠的10 万本书成为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 受到这封信的启发,在阿根廷军人独裁体制终结的 1983 年,她用 2 万多本曾被军政府划为禁书的书籍,在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搭起了第一座“书之帕特农神庙”。
 

今年,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带着这座抵抗政治压迫的神庙以更浩荡的规模来到了的卡塞尔文献展。这次的展览结束后,这些书也会像当年在阿根廷时那样,被发放到人们手中,作品的意义已经超越艺术领域,成为点燃光明的火炬,让思想可以交流,让文明得到启迪。

 


激发活力,绽放表情
 

让人跳起舞的金色街道

DANCE FLOOR

02


在2016年夏天,加拿大建筑师让·弗维尔(Jean Verville)在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大道上完成了一项能让市民、游客充分参与到其中的艺术。

 


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大道上的游人们

 

“DANCE FLOOR”(舞池)提供了一个生动活泼的城市舞台,游客和市民用不同的舞步谱写了丰富多彩的华丽篇章,为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区带来新的活力,使城市绽放出友善表情。

 

镶嵌金属,令人联想到锤金,这样的设计恰好呼应了蒙特利尔博物馆里庞贝遗址的展览

 

让·弗维尔(Jean Verville)希望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大道上可以发生各种各样不受任何现实条件的约束的有趣的故事、活动, 行人们可以观看到各种令人难忘的“表演”。 这样令人耳目一新的设计无时不刻邀请路人即兴在这个巨大的金色跳舞地板上起舞。

 


枯燥无味的步行街成为一个巨大的互动空间,使城市释放出愉悦感

DANCE FLOOR用镶嵌金属铺设了超过五千个脚印,令人联想到锤金,这样的设计更好的呼应了蒙特利尔博物馆里庞贝遗址的展览。建筑师Jean Verville将枯燥无味的步行街改造成一个巨大的互动空间,为蒙特利尔市中心带来亲和力,同时鼓励游客们自己规划游览线路,这也带来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的区域活力,创造了艺术都市的独特魅力。
 

联结大众,诱发喜悦

 

超大章鱼互动式娱乐空间

KRAKEN

03
 

香港维多利亚港湾的“大黄鸭”

大黄鸭“Rubber Duck”想必大家一定很熟悉,当“Rubber Duck”风靡世界各地的同时也成了荷兰艺术家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的经典代表作,而后霍夫曼继续制作大型动物雕塑并在不同地区进行展出。

 

互动性极强的设计受到游客们的青睐与追捧
 

这次他带着新的作品“kraken”来到了中国深圳。“kraken” 坐落在公园的中心,继温柔、友善的“Rubber Duck”后Hofman仍然采取面相友善的动物为原形---章鱼。

 

霍夫曼的作品以他的大型动物雕塑而闻名,这些雕塑无论是伦敦还是上海都曾展出过。“kraken”是由Hofman的与上海的UAP团队合作共同完成,构建了这个巨大的互动式的公共娱乐装置。
 

孩子们爬过一个网状的深渊,在到达顶部时,等待他们的是一个巨大的可玩空间——“kraken”的圆圆头

 

2016年在,王中策划的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上,霍夫曼在他的专访中曾说:“我想做的是把人们日常生活中所熟悉的事物,放置在一个奇怪的或者不同情景下,尝试让它一下子改变人们的视角,并影响它所在的环境。”

 

 “kraken”对于儿童和成年人来说是一个具有强吸引力和高互动性的理想娱乐空间,霍夫曼在项目的设计、开发和制造过程中与UAP团队紧密合作,为家庭探索提供了一个富有想象力的互动空间。

 

霍夫曼曾经说过:“一个城市地标性建筑往往能够代表这个城市的文化内涵、刻画这个城市的性格、特别是时代的特征,所以对它的要求是很高的。”而超大章鱼互动式娱乐空间就是Hofman对深圳性格和时代特征的一个表达。
 

艺术节日,创造价值

 

浮动的码头

FLOATING PIERS

04

2016年6月18日,意大利伊赛奥湖(Lake Iseo)上出现了一个长达3公里的“浮动的码头”。

 


3公里金色布匹覆盖的水面人行步道

 

艺术家克里斯多 (Christo)创建的“水上浮桥floating piers”公共艺术装置正式向公众开放。艺术家用200000块吹膜聚乙烯的立方体,搭建了一座宽50英尺总长3公里的水面浮桥,近十万平方米闪闪发光的黄色尼龙材质面料覆盖在水面的人行步道,并连接巷道和广场,游客从陆上的 sulzano 小镇启程,沿着金色步道穿过水面抵达 monte 岛,一直通向居于湖中的 san paolo 小岛。
 


金色步道随着光线的变化变幻出不同的色彩,呈现惊人的视觉魅力


创作这一水上奇观的艺术家克里斯多,主张将艺术项目转变成身体力行的活动,游客带着惊奇和兴奋走上去,惊奇的发现此前彼此隔水相望的小岛,被一条黄金大道连为一体。
 

随着水波晃动的金色步道为人们带来新奇的体验
 

当游客置身其中,走在水中这条黄金大道上成了艺术的组成部分,与山、天、水、倒影、阳光融合在一起时,感受到节日般的喜悦。

 

这个公共艺术活动从6月18号开始,持续向公众开放了16天,整个艺术项目是完全免费开放,让公众参与、体验并享受的同时,也为在地带来了美誉度和可观的经济价值。

 

讲述故事,传播记忆

 

北京-记忆

艺术植入公共生活土壤中的“种子”

05
 

“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爱默生
 

南锣鼓巷始建于元代,是北京老城区的核心,有着原汁原味胡同风貌和众多趣味盎然的生活场景。
 

公共艺术作品“北京-记忆”位于北京地铁8号线南段的南锣鼓巷站站厅层,作为北京地铁线网的重点站,其公共艺术创作必然承载城市的传承与创新,在重建鲜活的北京记忆同时,更加注重艺术的延展价值,让作品讲述城市动人故事,承传城市创新精神,绽放城市友善表情。
 

作品强调地域识别性和互动参与性,超越了艺术作品本体的物质形态,将公共、大众和艺术联结成一个新的领域,成为集艺术、公共事件、社会话题、市民互动、媒体传播的新型艺术载体。
 


《北京-记忆》  作者:王中 武定宇

 

《北京-记忆》的整体艺术形象由4000余个琉璃铸造单元立方体以拼贴的方式呈现出来,用剪影的形式表现了老北京特色的人物和场景,如街头表演、遛鸟、拉洋车等。每个琉璃块中珍藏着由生活在北京的人提供的一个个老物件,一个纪念徽章,一张粮票,一个顶针,一个珠串,一张黑白老照片……。
 

这一个个时代的缩影在不经意间勾起了对北京的温暖记忆。封存这些呈载鲜活故事的物件并在临近的琉璃块中加入可供手机扫描的二维码,大众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阅读关于该物件的介绍及其背后的故事、观看提供人的访问视频或文字记录,并与网友通过留言进行互动。
 

通过这些延展活动,也借助地铁庞大的人流形成的影响力,将北京记忆的种子植入人们的心中,让城市的历史文化从鲜活的日常生活中彰显出来,让城市记忆以动态的方式保存、流传,并与当下生活发生关联,唤起人们生活的情感与回忆,使每个市民成为艺术的参与者,在产生自豪感的同时激发市民的责任感和归属感,也唤起各地乘客对这座城市的喜爱和记忆。
 


琉璃中包裹着老北京的物件,通过二维码扫描则可以让观众了解更多的背后故事

南锣鼓巷站公共艺术的呈现,比结果更为重要的是采集物件的发生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众多的个体记忆被集合、放大、发酵,最终升华成为城市的集体记忆。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本质上零散的“个体记忆”转化成为“被收集的集体记忆”,通过作品的多元传播延伸成“传递性回忆”。

 

针对老北京故事和物品的信息采集
 

值得强调的是,在地铁公共艺术作品中以“60%公共艺术计划”的形式,并综合运用网络等虚拟空间与观众沟通互动,通过媒体的介入和推广引发广泛的社会话题,为这些老物件和老北京的文化找到了新的载体的同时,将整个过程酝酿发酵为一个文化艺术事件,从而为北京文化的传承和衍生带来了全新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