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活动 UED Events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UED 展览
 
 

爱的艺术:亲密 

LOVELOVELOVE: Intimate 

 

地点 Location:北京今日美术馆2号馆 Today Art Museum No.2, Beijing

时间 Duration:2018.11.24 – 2019.2.24

 

参展艺术家 Participating Artists: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c、乌雷 Ulay、小野洋子 Yoko Ono、约翰·列侬 John Lennon、翠西·艾敏 Tracey Emin、黄炳 Wong Ping、 徐文恺 aaajiao、程然 Cheng Ran、蒋志 Jiang Zhi、刘诗园 Liu Shiyuan、刘唱 Liu Chang、侯子超 Hou Zichao、郭楚夕 Guo Chuxi

 

特别展映 Special Screening: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c: 艺术家在此 (The Artist is Present )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草间∞弥生》(Infinity, 2018) DDDream Presents

 

 

- 参展作品清单 -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剩余能量”,1980,有声单频影像,4分6秒

Marina Abramovic and Ulay, Rest Energy, 1980, single channel video, sound, 4min4sec

 

 ©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 Marina Abramovic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相识于1975年。两人的初遇带来了巨大的艺术能量与情感火花,使得他们此后十几年的生命、情感与艺术创作都紧密地交织在一起。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的行为实践多焦聚两性关系之中的张力,常通过挑战生理极限的行为探索亲密关系的边界。作品“剩余能量”为“自我(That Self)”系列作品中的第二件作品,“关系(relation)”是这一组作品的核心。在此件作品中,阿布拉莫维奇持弓,对面的乌雷拉着上弦的箭,箭头直指阿布拉莫维奇的胸口。当两人缓慢地向后仰倒,弓箭也变成了蓄势待发的状态,稍不留神就将飞射而出。两人穿戴的麦克风收集了衣物摩擦、心跳、以及乌雷不规则的呼吸声。四分钟后,乌雷缓缓放松弓弦,阿布拉莫维奇也脱离了危险。这个作品展现出一个令人惊惧的危险情境,映射着亲密关系的脆弱和不确定性,也表达了两性关系中信任与不安并存的状态。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恋人:长城徒步”,1988,单频影像,声音,65分32秒

Marina Abramovic and Ulay, The Lovers: The Great Wall Walk, 1988, single channel video, 65min32sec

 

 ©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 Marina Abramovic

 

1988年,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决定结束他们的关系,且以一次长城上的艺术行为作为分手前的最后一次合作。经过与中国相关部门的反复沟通,他们终于在长城的两端分别踏上此次旅途,预计在中途相遇且说出再见。阿布拉莫维奇从长城的东端出发,自山海关一路向西。乌雷从西侧的嘉峪关出发,向东边前进。在九十多天的艰辛行走之后,他们终于在陕西的二郎山相遇,拥抱之后挥别,从此不再联络。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早期的行为实践多具有强烈的仪式感和神秘性,并受到东方哲学的启发。此次长城上的行走既延续了他们历来的艺术理念,又因其深刻的情感张力进一步模糊了艺术与生活的边界,拓展了爱与亲密这一艺术母题。此次行为由穆瑞•格里戈尔(Murray Grigor)为BBC纪录拍摄。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在场”,2012,高清影像,106分钟

Marina Abramovic, The Artist Is Present, 2012, high definition video DVC pro HD delivered on a drive,106min

 

 ©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致谢Show of Force

 © Marina Abramovic, courtesy of Show of Force

 

“艺术家在场”是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于2010年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MoMA)进行的行为项目。在此次展览中,阿布拉莫维奇每日端坐在一把木质的椅子上长达8小时,等待观众轮流坐到她的对面。在展览进行的三个月期间,阿布拉莫维奇与一千多名陌生人相遇,许多观众在短暂的沉默中感动落泪。此次展览的高潮无疑是阿布拉莫维奇与其前情人兼艺术搭档乌雷的重逢。两人在艺术生涯的早期曾紧密合作,通过挑战身体与心智极限的行为艺术,质疑着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边界。1988年两人决定终止合作与恋人关系,他们从长城的两端分头出发,在中点相遇后永远挥别。失去联络二十几年后,两人在阿布拉莫维奇的展览中重逢,这一分钟的无言固然短暂,却通过泪水和紧握的双手传递出令人震撼的情感力量。

 

翠西•艾敏,“承诺爱你”, 限量电子版本,一组六件

Tracey Emin , I Promise to Love You, 2013, limited digital edition, 6 pieces 

 

翠西•艾敏,“承诺爱你”,电子限量版本 ©翠西•艾敏,致谢 www.seditionart.com

Tracey Emin, I Promise To Love You, digitallimited edition © Tracey Emin, courtesy of www.seditionart.com

 

《承诺爱你》系列是由翠西·艾敏于2013年2月为Sedition在纽约时代广场“午夜时分”上的展览而专门创作的。翠西·艾敏(生于1963)自九十年代初开始不断运用霓虹灯作为创作媒介,她将简单而私密的文字排列在一起,用霓虹灯这一在传统上更多用于商业或展现都会效果的媒介来进行表现。柔和的彩色灯管弯曲成艺术家手写字体的样子,拼写出发光的思想和感受:激情、爱、宣言、失望、恐惧,或侮辱。而主体永远是艾敏自己:我们读到她的失落、她的渴望、她的经历、她的迷惑,还有她的愤怒——霓虹灯是她手写的自白书。艾敏是位将私人生活放入艺术中的艺术家,这不仅使她的作品出奇地动人——因为坦诚和自我否定——也使她本人成为在以窥探和自我创造为本质的当代艺术界里的一种文化现象。以文字为基础的霓虹灯符号自六十年代开始在现代艺术中流行。然而,与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等艺术家运用方正的生硬大写字母和语句的方式不同,艾敏的作品里总是运用了她自己写的手稿,加强了这些文字的个人性。

 

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床上和平”,1969,单频影像,61分钟

 Yoko Ono and John Lennon, Bed-in for Peace, 1969, single channel video, 61min

 

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蒙特利尔“在床上”,1969,伊丽莎白女皇酒店,蒙特利尔,加拿大,摄影:艾弗•夏普 ©小野洋子,致谢 StudioOne

Yoko Ono and John Lennon, Montreal Bed-In,1969, Queen Elizabeth Hotel, Montreal,Canada. Photo by Ivor Sharp. ©Yoko Ono,courtesy of Studio One

 

小野洋子与约翰•列侬于1968年结婚,并将其1969年的蜜月旅行转化为一场反战行动。两人先后在阿姆斯特丹的希尔顿酒店和蒙特利尔的伊丽莎白女皇酒店里举行了“在床上(Bed-in)”行动,竭力呼唤“制造爱,而不是战争。” 在此次行为期间,两人所处的酒店房间被鲜花、标语和绘画填满。小野洋子和列侬以睡衣装束在床上与媒体、政客、粉丝等不同的人群会面,谈论社会、人权、战争等议题,宣扬他们鲜明的反战理念。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都是六十年代反战运动中的文化领袖,两人的“在床上”行动表达了爱、勇气和永不放弃的行动主义精神,将两人备受瞩目的甜蜜爱情转化为更为广泛的社会力量。

 

草间弥生,《草间∞弥生》,2018,高清影像,展览版本

Yayoi Kusama, Infinity, 2018, HD video, exhibition edition

 

《草间弥生》海报

Infinity, 2018

© 2018 TOKYO LEE PRODUCTIONS, INC. and SUBMARINE ENTERTAINMENT, LLC.

AllRights Reserved, courtesy of DDDREAMINTERNATIONAL and Director Writer &Producer : HEATHER LENZ

 

作为当今最有影响力的女性艺术家之一,草间弥生不断以其别具一格的艺术创作传递着爱与能量。在草间弥生跨越几个世纪的创作过程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童年阴影、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都不能磨灭她的创作激情。《草间∞弥生》这部影片全面记录了草间弥生的艺术生涯,为展览特别制作的“童年记忆”、“纽约时光”、“波点迷恋”、“爱的能量”、“艺术无限”五个短片章节回顾了她的一生。草间弥生将欲望与爱中的黑暗记忆转化为她创作的灵感源泉,并以跨越一生的创作热忱表达了爱与希冀。

 

刘诗园,“情诗”,2015,视频装置,20分钟

Liu Shiyuan, Love Poem, 2015, video installation, 20min

 

刘诗园,“情诗”,2015,影像装置,20分钟©刘诗园,致谢空白空间

Liu Shiyuan, Love Poem, 2015, videoinstallation, 20min © Liu Shiyuan, courtesy ofWhite Space

 

这件作品展现了一首以不同时代与文化的语言组合而成的现代情诗。艺术家通过大量的前期调查收集了以各种文字书写的古今爱情诗歌,将诗句全部翻译为英文,并从中选取了九个国家的不同诗人所作的经典情诗。艺术家继而将所有诗句打乱,再重新组织拼接为一首具有抽象叙事性的冗长诗歌。这首现代长诗被翻译为十三种完全相异的语言,最终以视频滚动播放的形式呈现。观众被邀请以观看电影的方式阅读该作品,作品在句与句之间处处透露了文化、时代和政治体系的差异给爱情带来的合法限制边界。艺术家藉由这件作品展现了一个“巴别塔”式的比喻,强调翻译的极限和误读的不可避免,以及人类不同文化之间交流的隔阂与无能。

 

刘唱,“随机漫步者 - 如影随形”,2018,双屏幕交互影像装置

Liu Chang, Random Walker - Alone Together, 2018, interactive video installation

2 screens, 38.8 x 22.3 x 2.3 in. each (98.5 x 56.6 x 5.8 cm each), edition AP of 5 +1 AP

 

刘唱, “随机漫步者-如影随形” ,双屏幕交互影像装置, 2 个屏幕,单个98.5 x 56.6 x 5.8cm,版数: 5 + 1 AP © 刘唱,致谢否画廊

Liu Chang, Random Walker - Alone, Together,Double-screen Interactive video installation, 2screens, 38.8 x 22.3 x 2.3 in. each (98.5 x 56.6x 5.8 cm each), Edition AP of 5+1 AP © LiuChang, courtesy of Fou Gallery

 

“随机漫步者 - 如影随形”是一部双屏幕交互装置。两部屏幕背对背地矗立在空间正中(如图所示)当观者站在装置一侧驻足观看时,屏幕却逐渐浮现出另一侧观者的肖像画,反之亦然。参与者们以这样的方式不期而遇,这种经历如同凝视自己时却遭遇陌生人而产生的自问,也有如人与人之间偶然相逢或擦身而过时的浅然一笑。在展览中,观者站在“随机漫步者 - 如影随形”面前,与不期而遇的互动者相遇。这部作品似乎偶然间暗合了情感间若即若离,飘忽不定的闪烁存在。

 

郭楚夕, “无人之境”, 2017–, 彩色无声单频影像,时长不一

Guo Chuxi, Human Extinction in Movies, 2017–, single channel video, color, silent, time varies 

 

郭楚夕,“色,戒”(2007),2017,彩色无声单频影像,47秒,致谢艺术家

Guo Chuxi, Lust, Caution (2007), 2017,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silent, 47 seconds,courtesy of the artist

 

内容 ﹣ 没有人类以及任何人类图像的电影。

方法 ﹣ 在一部电影中所有完整的空镜被保留下来未更改顺序的剪辑在一起形成一部视频。

目标 ﹣ 关于人类外观的一切信息都无法从视频中获得。

 

在这一系列的创作中,艺术家将经典电影中所有人物出现的镜头删去,让空镜头牵引观者的记忆,以呈现完全不同的电影解读。例如《泰坦尼克号》,一部众人皆知的爱情电影,在去除人物影像之后,剩下将近十分钟的时长基本都是海底搜寻和沉船的镜头,带来一种荒谬的诗意和奇妙的回忆错乱感。

 

黄炳,“太阳留住我”,2014,单频道动画影像,3分48秒,版本: AP (EMG1505)

Wong Ping, Stop Peeping, 2014, single channel video animation, 3min48sec, AP Edition (EMG1505)

 

黄炳,“太阳留住我”,2014,单频道动画影像,3分48秒,AP Edition (EMG1505) © 黄炳,致谢马凌画廊

Wong Ping, Stop Peeping, 2014, singlechannel video animation, 3min48sec, APEdition (EMG1505) © Wong Ping, courtesy of Edouard Malingue Gallery

 

“太阳留住我”关于主人公和邻居在劏房相处的一個夏天。劏房指的是一套公寓内的狭小隔板间,仅能让一人勉强容身。伴着如梦般的情感萌动和雷安娜的歌声,宅男的粤语独白静静展开一个既幽默,又荒谬,还裹挟着淡淡孤独与忧伤的故事。艺术家说:“每件作品都应该有不同维度的探索,总是涵盖一点爱、一点恨还有一点政治。”

 

程然,“信”,2014,录像装置

Cheng Ran, Always I Trust, 2014, video installation 

 

程然,“信”,2014,录像装置 © 程然,致谢麦勒勒画廊北京和艺术家

Cheng Ran, Always I Trust, 2014, videoinstallation © Cheng Ran, courtesy of GalerieUrs Meile, Beijing and the artist

“信”的缘起是一封程然收到的欺诈邮件。这封英文电邮以朋友的语气开始,充斥着暧昧不明的语句。以电脑随机生成的错乱的语句像是一首写给未来的诗,夹杂着自言自语式的呢喃和真假不明的回忆,却以一个情色的邀请结束,信末附上了一个在线视频聊天室的网站链接,并承诺提供几次免费服务。作品由刘嘉玲演绎,一个身着华服的艳丽女人在灯红酒绿的都市背景前自言自语,将这封欺诈电邮转化成一个女人的朦胧心事。艺术家说:“我希望去以一部电影装置的形式去重现这一从未出现的时刻,来说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间的关系。”

 

蒋志,“0.7%的盐”,2009,彩色单频影像,8分35秒

Jiang Zhi, 0.7% Salt, 2009, single channel video, color, 8min35sec

 

蒋志,“0.7%的盐”,2009,彩色单频影像,8分35秒 © 蒋志,致谢艺术家

Jiang Zhi, 0.7% Salt, 2009, single channelvideo, color, 8min35sec © Jiang Zh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0.7%的盐”由阿娇(钟欣桐)出演,呈现了一个从微笑到哭泣的过程。八分钟的影像中,每一帧的流逝都伴随着微妙的表情变化,丰富的情绪推移正如爱中的复杂滋味,充满苦辣酸甜的不同感受。

 

艺术家自述:我想找到一种东西,很简单,但是看似又有很多“表现方式”(我认为每个观众对作品都拥有自己的表现方式,有什么样的表现方式就有什么样的作品),于是它在人们的心目中变得很复杂。哭和不哭,都会带来无穷的怀疑,我尊重这种怀疑的权利,但是更尊重怀疑之后深入的思考,而不是简单地发出某个判决。抛弃我们熟悉的思维方式,用另外一种眼光观察一个事物固然很好,但我们还可以试着站在更多的角度来观察。现在看来,大家对这件作品的反应看来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单一片面,这是值得庆幸的,让我们看到了“民主”的观察。

 

aaajiao,“我憎恨人,但我爱你”,2016,单频彩色有声影像装置,25分4秒

aaajiao, I Hate People But I Love You, 2016, single channel video, color, sound, 25min4sec

 

aaajiao,“我憎恨人,但是我爱你”,2016,单频彩色有声影像装置,25分4秒 © aaajiao, 致谢艾可画廊和艺术家

aaajiao, I Hate People But I Love You, 2016,single 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color, sound,25min4sec © aaajiao, courtesy of AIKE andthe artist

 

单频录像“我憎恨人,但我爱你”里呈现着两个赛博格(cyborg)电子形象。其中一个是具有科幻电影感的仿真机器人,带有亚洲女子的面部特征;另一个则是无数视窗重叠后不断变化着莫比乌斯带的生物电脑,双方不停地进行着机械、呆板乃至冗长的对话:“……我可以当你的朋友吗?你看我像真的吗?我希望是的……” “我憎恨人但我爱你……” 这种所谓的“对话”在情感交流和语音重复之间游走,虚拟经验与真实情感的边界愈发不可分辨。这场关于科技、社交和孤独的探讨,不仅在今天社交媒体的生活中得以应证,也在用户和操作之间重新界定着人际情感的疆域。

 

侯子超,“绿洲”,2018,多媒体装置作品

Hou Zichao, Oasis, 2018, multi-media installation 

 

侯子超,“绿洲”,2018,多媒体装置作品© 侯子超,致谢艺术家

Hou Zichao, Oasis, 2018, multi-media installation © Hou Zicha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一片炽烈的火红在地平线上升起,仿若一颗跳动的心脏。侯子超的作品多关注人与自然之间的亲密互动,并在公园、绿地、盆景等人造景观中寻找暗藏的情感信息与文化范式。“绿洲”以沙漠日出作为意象,籍由虚构的自然景色表达内心的感性经验,带领观众进入一场热烈的爱之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