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UED活动 UED Events

 

竞赛主题:演变中的建筑

2017年竞赛题目:改变与重塑(夺回)

评委会主席: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注册截止时间:

20177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提交截止时间:

201783124:00(北京时间)

作品评审时间:20179

官方网站:

http://hypcup2017.uedmagazine.net

竞赛背景: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由霍普股份独家冠名的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竞赛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联合主办。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五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UED 论坛

 

国际美术教育大会建筑分论坛:

《挑战:反观建筑思想、教育与实践》

于中央美术学院北区礼堂开幕。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院长朱锫教授做主题陈述:

 

走向新生态

Towards a New Ecosystem

 

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国际论坛。今天,五十几位来自美国、荷兰、英国、瑞士、挪威、日本、中国各个地区与城市的建筑院校院长与学者、知名建筑师、策展人、艺术家齐聚于此,以“挑战:反观建筑思想、教育与实践”为主题,展开一系列的讨论,交流我们当下面对的境况,分享面对挑战的思考与应对,从而再次界定起点,厘清此刻,创造未来。

 

这次论坛发生在一个有着多重意义的百年纪念性时刻。我们首先要纪念的,也是这次论坛最直接的语境,是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1918年,杰出的教育家蔡元培先生倡导建立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开启了中国现代美术教育道路,这个学校也最终发展成为今天的中央美院。蔡元培的思想提倡科学教育与艺术教育相互渗透与促进,也提倡东西兼容,互采所长。这种兼收并蓄的理念融入了中央美院的基因中,百年来,央美汇聚了来自不同背景、形形色色的教育者,培养出大批独立的个体,并且在85美术新潮至今,愈发呈现多学科的繁茂兴盛,以及与世界对话的充沛活力。

 

另一个重要的百年,是一战结束的百年,以及即将到来的包豪斯创立百年。包豪斯的发展脉络当然不曾与央美有过什么交集,但在全球百年跌宕中,包豪斯与央美之间,竟然有着耐人寻味的呼应。在一战带来的技术理性悲观社会情绪中,作为包豪斯首任校长的格罗皮乌斯,试图通过设计教育实现大同。他提出“艺术与技术新统一”的理想,推行开放的教育体系,鼓励多样观点形成的张力,实验性地探索现代设计的方向。

 

两所学校的发展都以开放与兼容的教育理念,深深地嵌入百年社会与时代转型中。蔡元培的思想培育了大批中国新时代人才,而包豪斯的理念,在二战后通过老师和学生们的迁移传播,散布全球。我们甚至可以说,今天我们能够聚集在央美,他们是两条背后的历史线索。而在接下来我要说的“挑战”面前,这两条线索其实又交错在了一个一致的节点上,同面不确定的未来。

 

是什么样的挑战呢?

 

首先,是乌托邦的幻灭。这是在当下的时间节点上,我们面对的一个整体时代背景。社会发展变化的速度已远超过人类的经验范畴,技术进步的极速推进产生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我们的未来似乎无法再如百年前那样,被纳入理性控制的清晰规划中。人们对一个可预期的现代文明乌托邦的想象已然无处依托,传统主张进退失据。我们是否依然相信设计与创造的力量,相信能够迈向理性的未来?

 

其次,是共同体的崩解。全球化走向了出人意料的境地,全球政治空间与地理空间纷纷碎裂,世界局势的动荡令人不知所措。技术支撑下人们之间的联系愈发通达,但人们作为一个整体的愿望却在各种势力斗争中被消解。政治、经济、财政、制度等重重危机带来孤立与困境,我们是否会回到保守的世界结构中,相互对抗,甚至画地为牢?

 

建筑学作为一个古老而经典的学科,原本既有着塑造乌托邦的热情,又有着构建共同体的愿景。面对这样乌托邦幻灭与共同体崩解的时代,建筑学必然遭受根基上的致命挑战。我们的建造内核相较技术发展而言更新缓慢,我们的运行效率在快速迭代的社会中明显不足,我们经典的教育模型也越来越受到网络互联社会的冲击。如何使建筑学更加有效地介入时代发展,增进学科对于现实的理解与关照?建筑教育如何在不同地点应对不同的社会转型,而又共同面对爆炸性加速的连接、断裂、杂交与消解?建筑师的实践与理论生产如何迅速更新,又如何在自身的传统根源中生发出新的创造力?也是基于这些问题,我们将这次论坛的三大版块分别侧重于建筑思想、建筑教育与建筑实践,交叉探讨建筑学的挑战与应对。

 

更进一步,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超浓缩的现代化进程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发展速度与规模。现代性的作用与矛盾无论是在时间意义上、还是在空间意义上,都高度集中,迅速发酵,吞噬了许多经典建筑学与社会现实的勾连。因此,中国文明转型过程中,对于不确定性的感受更加强烈。也因此,中国突破了西方的发展模板,另辟蹊径。

 

以上我提到的这些,都是央美建筑学院切身处于其中的挑战。今天邀请到在座的各位,也盼求教于方家,相互学习。我们建院至今25年,还很年轻,已经有了一些成就,却也面对着严峻的未来。作为艺术类院校中的建筑学院,我们或许算是理工科传统下的建筑学教育体系中的一个异类。当社会的功利心理上浮,建筑在工程层面之外的意义被贬低,我们的文化价值、人文关怀、艺术追求是否还有生存空间?此为挑战之一。而中国现代建筑学教育体系实际上是西方教育体系被带回国后,在综合类和理工类大学中不断发扬传承的。在当下东西方教育建筑学均亟需大幅变革的情况下,央美建院很难再找到一个清晰的发展模板,我们必须主动参与到对未来的定义与探索的过程中去。此为挑战之二。

 

我们在座的大家,或共同、或各自地,都在面对着我所说的时代与学科的挑战。当我们欲砥砺前行之时,一个新的共同体生态应当被建立。

 

这个共同体生态,是一个良性健康的全球建筑教育生态。它的结构,将是一种多形态的、多孔隙的、弹性的、相互联结的、快速迭代的新型结构。这样的组织结构,在新时代的混乱与不确定中,使我们能重拾央美、包豪斯、还有许多其他伟大的学校在建校之初的理念,兼容并包,求同存异,相互尊重。

 

这个共同体生态之于我们的学科与社会,犹如森林系统之于全球整体生态。森林系统内部,是极高的生物生产力、生物量,以及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而对外,它的整体生态机制,又能为全球生态系统提供至关重要且无可替代的服务。我们的这个全球建筑教育生态,也应在内部生发出极高的生产力,保有极强的个体活力,包容丰富的思想、教育与实践多样性,并对全球社会生态释放出历史推动性的力量。

 

为打造这样的共同体生态,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积极有为的凝聚性内核,并使这个内核保持持续的活力。只有我们能够快速交流,深入沟通,相互关照,迭代发展,才能在新型的组织结构中生长出全球的生态共同体。在这中间,央美建筑学院愿意作为一个积极的组织者与连接者,促进社群生态的成型与运转。事实上,这次的国际论坛,便是我们为共同体生态迈出的第一步,也希望在座的、乃至更大范围的学界与业界中的节点,能够继续跨出第二步、第三步……

 

我们邀请诸位世界顶尖的学者、教育家、建筑师、艺术家来到央美,阐述面临的挑战,提出彼此的困惑,也分享具体的应对方案。这次论坛希望能够打破思想、教育与实践之间的壁垒,让大家充分展现自身,互相理解,培养共情。在这碎片化的时代,心中能够真正拥有大图景的人越来越少。希望在座的每一位,都是愿意为全球建筑生态负起责任的人,我们能够共同形成内核,应对挑战。在这个意义上,无论今天来到这里的各位在这次论坛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你们的在场的本身,就是很有价值的。

 

百年央美,世纪寰球。再次诚挚欢迎远道而来的各位宾客,期待我们这两天的所有交流与分享,最终成为能够供给整个生态的学术营养,并凝结成我们共同体生态的第一块基石。谢谢!

 

朱锫

2018年11月2日

于中央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