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UED招贤纳士
设计机构 Design Companies

人物—gmp

对话式设计——gmp 建筑师事务所:曼哈德•冯•格康与福尔克温•玛格于1965 年创立的gmp 建筑师联合事务所在国际享有盛誉。近十年来,gmp 在进行建筑创作的同时不断寻求融入中国市场的发展之道,成为一个成功本土化的国际事务所,并在诸多进驻中国的国际著名事务所中脱颖而出,以中国国家博物馆改扩建、天津大剧院、天津西站、青岛大剧院等重要建筑项目,获得国内众多甲方以及最终使用者的信任。

在建筑创作上,gmp 是少数进行全方位设计的建筑师事务所,对建筑项目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造直至室内装修全面负责。学术与商业、品质与规模,几者兼容,使得gmp 创作出来的作品具有强烈的空间感染力与细节品质说服力。最后,当所有因素综合一起,共同支撑具有中国文化的设计立意之时,建筑佳作就此产生。

本期专辑将通过事务所介绍、人物访谈、年表、经典项目、最新项目等不同形式,向广大读者呈现gmp 的国际视野与中国情怀,展示gmp 事务所设计背后的故事,使读者走近这样一所耳熟却未能详知的国际建筑事务所。

设计机构 Design Companies

锦联经典汇商业街

 

 

项目名称:锦联经典汇商业街
项目地点: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石油大街
委托人:锦联地产集团
设计单位:C+Z建筑师工作室
项目负责:崔岩、赵涛
设计团队:祁鹏远、冉旺龙、刘振洋
建筑面积:93431.44㎡
设计时间:2012年7月
建成时间:2014年12月
摄影:赵涛


文|祁鹏远 C+Z建筑师工作室 合伙人建筑师

     李汀蕾 大连大学 讲师



(西入口广场街景)


方案最初的设计思考是寻觅城市生长拓展进程中的一种自然样态,我们不难想象随着城市快速地拓张现象不断持续,城市的空间关系和比例尺度也逐渐和本土的自然肌理和人文地理相脱节。所以如何缝合城市肌理与本土自然人文之间的纽带成为该项目在方案设计上的重中之重。该项目地块位于城市横轴线的最东端,一方面延迟了城市的横向轴线,另一方面为城市东端的远景规划埋下一个伏笔,是一处继往开来、承上启下的地标项目。所以规划初期,我们选择了Voronoi(图1)这种取自于自然细胞晶格的图形肌理作为整个场地的图底关系,并选择了连续不规则的双坡屋面演绎了这个街区的空间场域。这些地面上的和天空中的灵动的折现,给了整个街区一种全新的自然感受,人们步行在其中的时候,不会感到城市街道的束缚,而是更加自由的漫游在整个街区场域里。

 

 (图1  voronoi图形)

 


   (庭院场地肌理)

 

编织的庭院商业

传统意义的商街空间通常具有更加明确的动线引导,一条主街两侧是排排商业这种模式。从城市总体的发展布局来看,这样的传统商街更加频繁的出现人口密集的老城区,街道尺度较小,人流密集。而针对该项目而言则并不适用,一方面位于地广人稀的城郊,另一方面则靠近尺度巨大的城市通道。所以在商业的空间布局方面,我们更加倾向于利用连续的不规则庭院空间来打造一处即宽畅而又可以流动的商业空间。(图3)从传统的北方围院中提取灵感,将庭院与建筑交叠在一起,使其构成一种建筑围院、院围建筑的套叠空间。置于庭院中的人可以感受到四周建筑立面所带来的围合感受,同时身居于建筑内部的人群又能感受到一种被庭院围合的气息。建筑的表达通过周边的庭院衬托出独立的主体,多个独栋之间又通过同一个庭院形成一组连续的组群。这就是自然错落的图底带给空间的特殊感受。也是我们对场地布局的核心思考所在。

 

 (图3  总平面图)

 


  (螃蟹沟一侧内街街景)

 


  (中心广场南入口街景)

 

起伏的不规则屋面

屋面的样态设计是该项目的又一处重要创新之一。这种连续的、不规则的屋面设计可以使空间变得更具流动性,提升整个街区的活力。在这部分设计工作中,我们试图对所有建筑的屋面进行宏观的整体设计。参数化设计工具的介入使得这部分工作的实现成为可能。在地块内,三处高塔限定了整体屋面的高点,二处广场和四个主庭院的中心则成为屋面的最低点。这样的起伏趋势一方面可以使得屋面的动势与建筑高点相互呼应,另一方面可以使街区开放空间的人们可以从更多的视角看到我们灵动的屋脊线。在参数化设计的思维里,每个屋面都不是独立存在,而是有一套完整的参数模型通过几处宏观的控制点在牵动着整个屋面体系向着一个统一的设计目标进行运算推演。这样形成的方案,看起来个体有些随意,但观其整体则仿佛有一种自然时间规律蕴含其中。现如今在很多建筑设计从业者看来,参数化设计已和复杂的形态、繁琐的构造绑定在一起,那么参数化设计手法在这个项目上的应用就可以说是计算机辅助设计回归方案理性思考的一次实践。
 
 


  (螃蟹沟一侧内街街景)

 


  (中心广场北入口街景)

 


  

技术保证屋面完成度

看似简洁的屋面收边其实并不简单,这也是在设计之处没有意料到的工程难题。因为每个坡屋面的角度都不是一样的,导致屋面和侧立面交接的位置都是一各各不规则的空间折面,而这里有恰恰存在着屋面排水用的檐沟。为了保证设计体量能满足方案最初设想的干净、简洁。我们尝试用屋面折板的构造将檐沟隐藏 与屋面之下。每处交接都是一个复杂的空间异形体,用传统的平面图纸方式很难逐一计算并表达出这些节点的具体工程数据。在这部分深化设计工作用,参数化设计工具再一次起到了关键作用。通过统一的构造逻辑和不同的屋面参数生成的参数模型,能够一次性计算出所有同类型节点的构造数据,并形成空间模型。大大简化了繁琐的三维建模工作,并减小了由于大量重复操作产生的错误率。

 

传统素材与现代工艺的结合

传统素材(砖、竹、木、瓦)其表面的肌理和质感更加容易去和自然融为一体,但应用于现代建筑设计之中的时候,就出现了一种简约和粗糙的对话, 这里无论是质感的搭配还是构造的交接都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难题。在方案的立面材料选择中,我们大胆了放弃了硬朗的石材,而选择了灰砖这种质地更加柔和的传统材料,一方面是为了表达一种对本土地域的尊重,另一方面是为了探究传统和现代材料如何混搭的设计方法。金属铝板的线脚和用现代工艺砌筑的镂空砖墙成为解决问题的重点,通过工程实地的打样,我们得出金属的收边可以使原本粗糙的砖墙重获视觉上的精细感,用这种手法绘制出来的几何线条搭配现代建筑的窗口、屋面可以使整个建筑体现现代风格气息的同时又有一种传统的自然和韵味美。在其间点缀一些非传统工艺砌筑下的传统灰砖材料,足以将建筑的感观画面达到一种穿越后的和谐感。

 

 

 

 

 

 

 

 

铺装-第五立面的延续

项目里的景观部分是用于衬托建筑的,而非修饰。建筑本体很吸引人的眼球,所以景观需要提升它们的气场,就好像茶具和茶盘之间的关系。景观太直白,建筑就显得头重脚轻,之间没有对话;景观太突兀,就会喧宾夺主,让整个街区的节奏变得喧闹、杂乱无章。所以在最初的铺装设计、材质选择上,我们都格外小心:线对线、砖对砖、木对木,按照建筑屋顶的机理和建筑立面的材质一点点的去缝合整个街区的场景。这就好像是在做一个没有顶的大空间,墙面的构成和质感映射到地面上,使整个空间浑然一体,形成一个完整的场域。


符号-场所的印记

一个特定的场所,总有一个特定的符号,它提示人们已进入到某个地方,也随时唤醒着人们对外界的记忆。树池里的大米、仿建筑外形的地灯、黑白的顽石……它们是这个街区特有的文化碎片。很少的一点点,但足以让整个画面变得活泼而生动。